正文 447.第447章 留在这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傻孩子,这就叫孝感动天啊。”

    姥姥也没睡,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念叨着,手还在我身上轻轻地拍着,就像是小时候哄我睡觉的样子,我傻乎乎的张嘴:“姥,啥叫孝感动天。”

    “就是你对家里人好,老天爷都看见了,所以,老天爷也不舍得让姥姥走啦。”

    我听完姥姥的话翻了个身跟姥姥腻呼着:“姥,那我一直都得对你好,一直就感动老天爷,还要对姥爷好,对爸爸妈妈好。”

    姥姥轻轻的笑着,摸着我的脸不停的应着,好,好孩子啊。

    在这里多说一嘴,古人常讲孝道,其实这里面的门道很多,若是一个人想要气运好,首先得一点就是要做到长辈有序,孝敬家里的长辈,这个绝不是空穴来风,首先,我们任何一人来到这个世上,肯定都是父母给带来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是有长辈的,但若是子女不孝,首先家庭就是不和睦的,试问,一个家庭都不和睦,去到社会上又如何能做到事事顺心呢,只有家事都处理明白了,在工作中也算是能全心全意的,我经常看见一些新闻,说老人老年的时候如何如何凄惨,子女不孝,子女也是一堆的借口,例如老人在年轻的时候偏袒哪个子女啦,或者说老人自私了啊,其实人都自私,但是你该做到的还是要做到,否则,老人要是含怨而终的话这个是会则损隔辈人的运气的,因此,该尽的孝道一定要尽,哪怕老人岁数大了有些得理不饶人,或者说是有些难搞之类的,但是自己只要把自己该做的做到了,这个绝对是没有坏处的,则绝对是功德一件的,其实话说白了,家和才能万事兴。

    “姥,你做梦的时候跟那棵树打架了吗。”

    姥姥虽然是醒了,但是对她昏迷那两天的事情决口不提,我还是挺好奇的。

    “姥姥不记得了,姥姥就知道你说你要去,姥姥急啊,不想让你去,但是身子沉,实在是起不来。”

    我微微的呼出一口气:“姥,那棵树真那么厉害吗,你都弄不过它的啊。”

    姥姥也有些无奈,“丹啊,你要记着,这个世上没有谁是最厉害的,不要被什么功名利禄给遮住眼了,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这世上大了啊,姥姥也是一个凡人,比姥姥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啊。”

    我瘪了瘪嘴:“可是我觉得姥姥是最厉害的。”

    姥姥笑了:“丹阳觉得姥姥是最厉害的就行啦,姥姥自己也不想当啥最厉害的,姥姥就是想你啊,好好念书,将来让姥姥待在你身边别嫌弃姥姥就行了。”

    “我不嫌弃,要是以后跟我结婚的那个人不跟你们一起住,那我就不跟他结婚了。”

    “噗!”

    一直没有应声的姥爷忽然在炕那头笑了起来:“丹啊,姥爷听你这话就知足了啊。”

    我不明白姥爷为什么笑,而且姥爷笑完之后姥姥也笑,我觉得我是很认真的说出这番话的,将来我是肯定要结婚的啊,人不是都得结婚才能生孩子么,我忘了我是听我们班的哪个女生说的了,她说女生以后长大结婚不能跟自己家里的人住只能跟结婚那家人住,我还挺激动的跟她说,我必须得跟我姥姥一起住,要不就不结婚了,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

    “哎呦,我的丹阳哦,真的长大了,都知道结婚了啊!”姥姥笑完了,看着我满是感慨的开口:“不过你将来结婚不用跟姥姥一起住,咱们住的近面点就行啦,姥姥就想能看见你,别让我看不见摸不着的就行啦。”

    我听着姥姥的话,兀的张了张嘴:“姥姥,我想接仙儿了,你让我早点接吧。”

    姥姥怔了一下:“为啥啊。”

    “不为啥,就是想接仙儿了。”其实我是真的怕了这种事了,我想这次是我的运气好,很怕以后就这么抓瞎了,那我要是再哭老天爷看不着可咋整啊。

    “丹啊,不急啊,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姥姥轻声的说着,拍着我的背:“睡吧,早点睡吧,以后这种事儿不会在发生了啊,别怕……”

    我知道姥姥是吃透了我的心思的,她知道我想接仙儿只是害怕以后再遇上这种事情,但是她也说得很清楚,我在小的时候她是不会让我接的,因为这东西怎么说都是耽误学习的,而且我将来就算是接了仙儿了也不会像她这样以这个为营生,必须要有稳定的工作。

    因为怎么说呢,这个行当本身不是为了赚钱才做的行当,你要是图财的话,那仙儿会越来越不准的,因为他们出马的目的要是为了自己的修炼,你供奉的动机不纯,那肯定也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只是在这里提醒诸位,真正的家仙没有张口先要钱的,尽管到了现在,看事儿的话也是十块二十块,撑死了百八十,这钱就是压得堂口钱,得看完了才给,也就是看事儿的人看着给压得,乐意给多少给多少,要是张口先要价的,一定要自行斟酌。

    书归正传,那年不是很太平,因为我吃了两个大亏儿,一个是腿上被那个狐狸给咬了一口,另一个就是脑袋上撞树留下的疤痕,仔细想想,我身上的疤倒真是不少,不过姥姥也放话了,说我这年伤了两大次,次年就不会再有事儿了,果然,一直到我升了初一,也没再添上新的疤痕,不过我觉得这事儿其实跟姥姥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她属于半隐退的状态了,来我家的人急剧的减少,一般除了特别相熟给介绍的,姥姥都不给看了,更别说去外地了,她压根儿就不会领我出门,尽管如此,过年回来的妈妈还看着我直呼心疼,跟姥姥又吵了一架只是因为我头上的疤将来不能把头发梳上去,就是以后留长头发不能露额头了,妈妈有点怪罪姥姥的意思,感觉姥姥没给我看好,我当然不觉得这是姥姥的问题,这是我的问题,那狐狸也不是姥姥让它咬我的,那树也是我自愿撞的,只是我一些说这些妈妈就难受,感觉我跟她不亲了,弄得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讲真的,母女吗,肯定是天生的亲了,但是跟姥姥比起来,还是差点,我乐意跟姥姥撒娇什么的,但是跟妈妈就得分情况了,妈妈大概是意识到了危机,那年过年的时候直接做出个决定,要让我直接去沈阳念初中。

    我当然不干了,姥姥也不同意,张嘴直接回道,孩子放假去行,十六岁前绝对不能走远,要不然我照看不上,孩子容易吃大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