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6.第446章 回来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咔咔’~~!!

    又是一记惊天动地的声音,我已经浑身都虚脱了,当时真的有一种是死是活都无所谓的感觉了,只觉额头那道热乎乎的液体慢慢的顺着我的鼻子淌到下巴上,我伸手一摸,顺着这大亮的天儿一看,猩红的一片:“血……是血……”

    我看着血毫无感觉,像傻子一般的念叨了两声后,倾盆大雨忽然顺着头直接浇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记轰隆隆的炸雷,姥爷忽然大喊了一声:“走啊!!丹!在树下危险!!快走啊!!!快走啊!!!”

    我已经没力气了,坐在那里循着姥爷的声音望去,看着他脖子上的树枝一松,几步奔到我身前,一把拉了我,往一旁没等跑几步的时候,一道大雷居然直接劈到了树上,我惊恐的回过头,看着那棵由几人才能围住的树,剧烈的摇晃了两下,随即居然从中间炸开了。

    炸开的那一瞬间,树中间登时就飞出好多黑色的影子,它们的速度飞快,几乎是一闪而过,不过我看的最清楚的居然是李大爷,他骑上了他那辆自行车,看着我一边笑着一边从我的面前急速离开,我懵住了,在这大雨里,不知道自己看见这些东西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丹阳啊,姥爷带你回家啊,老天爷开眼了,老天爷开眼了啊!!|

    姥爷大声的喊着,直接把我放在那个手推车上,推着我就要往回走,我的精神头到好像是回来点了,回过头看着那棵被霹开的树,因为闪电的关系,现在的景象就像是白天那么亮,所以我看的特别清晰,雷声‘轰轰’如放炮一般无比震耳,一记长长的闪电并没有因为大树已经被劈开而显得手软,接二连三的闪电对着树‘咔咔’的又打了上去,大树开始冒烟,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吗,一棵大树在漫天的雨中被打的冒黑烟了,空气中又是一股焦糊的味道,我抬起眼看向天,雨点很大,我有些睁不开眼,但是隐隐的,居然看见了一条黑色的长长的东西,我忽然就明白了,心幕地一放,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是龙,是龙回来了……龙回来了……”

    龙回来了,那棵树就会被压住了……

    随后,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出现了很多人,很多画面,我没太记住,只记得梦到的其中一个人有李大爷,他骑着自行车在一条道上越走越远,但是声音却在我的耳边让我听得很清楚,而且他是一直重复着的,不停的说着‘谢谢你啊丹阳,谢谢你了丹阳’,我当然不知道他谢我什么,老实说我并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但是我在梦里却显得特别的高兴,一直在笑,还跟李大爷喊着说,‘你去的地方特别的好,以后都再也不用遭罪了,你走好啊’

    其实喊得时候我自己心里还嘀咕着呢,我怎么会知道李大爷要去哪儿呢,但是当时就是有那种感觉,就是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那种感觉真的怎么都解释不清楚。

    再次醒来,我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在姥姥的轻呼声中醒了,一开始我不信,还不太敢睁,等到反复确定姥姥的声音后我才知道这不是梦,醒来的第一句话本能的就是看着姥姥张嘴问道:“姥姥,你不会死了吧。”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不会那么顺耳,但是我这一句却直接给姥姥弄得掉眼泪了,她抱着我说她没事了,我们一家人以后都没事了,谁也不会死的,姥爷就在旁边抹着眼泪,也不多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后才拍着我的胳膊张口:“丹阳啊,这次的全靠你了啊,你是咱们家的福星啊!!”

    一开始我没明白姥爷的意思,也没想自己是不是福星啥的,只是一心的沉浸在这种全家都没事的喜悦当中去了,后来才觉得头上不舒服,一摸才发觉额头上方的一撮头发给我剪没了,还包着厚厚的纱布,我知道这肯定是撞树的时候撞的,赶紧问姥爷那棵树咋样了,姥爷看着我一脸的舒心:“那东西被天收啦!”

    后来过了两天,等我的生活节奏彻底恢复了的时候,我一点点儿的把这件事情也了解清楚了,那天晚上的雷鸣电闪风雨交加,这一片儿没有一个人没听到,不害怕的,因为那雷声太大了,年轻一些的只当是个异常的天象来看,因为深秋的天儿下这么大的雨着实不正常,而年老一些的有的稍微懂点乱八七糟的讲究,在加上不懂这些讲究他们也喜欢说些神神叨叨的话,以显得这次的大雷更加的神秘,我听他们讲说那雷声是不对劲儿,是奔着什么东西去的,闪电的颜色也不对,肯定就是老天爷发威了,派雷公电母下来捉拿妖物来了,再加上那棵被劈坏的树,此种说法不胫而走,大家都说那棵树是害人性命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被劈死了活该!!

    那棵树在我醒来时已经不见了,我再去看时只能见到好大的一个坑,听说是因为它的根太深了,所以挖的时候很费劲,而有些参与挖这棵树的人还说,挖树根的时候从下面爬出来了好多条的蛇,特别的吓人,当然,也有人说是钻出来了数十条的耗子,但我不管究竟钻出来的是啥,我只是觉得这棵树没了,俺们这块儿以后就消停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轻声的问姥姥:“姥姥,是不是那条龙回来了,所以那棵树才折腾不起来了。“

    姥姥嗯了一声,胳膊还搂着我:“都是你的功劳啊,要不然姥姥就得这么去了啊。“

    “可是我也没干什么啊,我也没去找龙啊。“

    “傻孩子,人家都是能看见的啊,你孝顺,人家都看见眼里了啊,唉,没白疼啊……”

    我久久都睡不着,睁着眼睛想着姥姥的话,也就是说那条龙一直都能看见我,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感觉,或者说烙下个毛病,,总觉得一到下雨的时候就跟那龙有关,或者说,总觉得自己做什么那条龙也是在默默的关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