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3.第443章 靠自己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阳,你要买啥?”

    街上的丧葬用品店老板认得我姥姥,所以也认识我,看着我微微的有些惊讶地样子:“你要买纸钱?”

    我点点头,看着他身后店里的那些鲜艳的的纸人,“我要买纸钱。“

    “你咋自己来了呢,你姥姥呢,谁家要用啊。”

    一听到他问我姥姥,我心里就难受,眼圈红了红:“我姥不能来……”

    丧葬店的老板满是疑惑的看着我,“你姥让你来买的吗?”他显然没听懂我话里的意思,还以为我姥姥现在给人看事儿不能过来。

    我知道跟他说太多也没用,随即点了点头:“嗯,我姥姥让我来买的。”

    丧葬店老板反倒笑了笑:“丹阳长大了啊,都会出来帮着姥姥买东西了,不过你今天咋没去上学去啊。”

    我垂下眼:“我请假了。”

    “不上学可不好啊,得好好念书,你姥姥可跟我念叨过你,说将来还要供你上大学呢,来,要买多少的。”

    我看向那厚厚的一摞子黄纸,我对这东西没概念,把一张绿色的百元大钞递给他,张了张嘴:“要一百块钱的。”

    “啊?”丧葬店的老板看着我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丹阳啊,你姥姥是有多急啊,没告诉你要买多少钱的啊,这要是买一百块钱的,你都拿不回去啊!”

    “那买多少的。”我囔囔的,没什么精神头,我怕买少了送不走。

    “你姥姥要干啥用啊,要是简单的打点打点小鬼儿就买个五六块钱的就行,你姥姥之前买都是买八块八九块九的,图个吉利,好送一些。”

    我看着那个丧葬店的老板:“是要送个东西走,一个很厉害的东西。”

    “哦。”

    丧葬店的老板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他明白一些,再加上知道我姥姥是干啥的,所以也没有多问:“那就买二十块钱的吧,送到下面之后都好几百万了啊,但是这样不行啊,你也抱不动啊。”说着,他挠了挠头:“你家有别的大人不,给谁看让谁家里人过来拿啊,这玩意儿我不能帮你送啊,你姥姥讲究多,要是看我一个外人把这玩意儿抱家去了,她肯定得不乐意啊。”

    我明白他的意思,一般不是迫不得已没有把这玩意儿拿回家的,万般无奈才会往自己的家里拿,要是有外人拿着冥纸上门,寓意特别的不好,都容易挨揍。

    “我能抱动,我抱两趟……”我看着那个丧葬店老板,把钱递给他:“叔叔,你给我二十块钱的烧纸吧。”

    他借过钱,摸了摸我的头,一边给我找钱嘴里一边念叨着:“丹阳真是长大了,说不定以后都能接你姥姥的行当了啊,那你姥姥的本事可大了去了,我们这片儿我就佩服她。”

    我忍着不想让我自己哭出来,我要是有一点我姥姥的本事哪里会这么废物啊!!

    二十块钱的烧纸的确是很多,我抱着艰难的往家走,一路上好多邻居都看向我,不知道我抱这么多烧纸干嘛,但是他们也没多问,都是知道我姥姥是干嘛的,虽然有的喊我慢点,并没有过来帮忙,我也知道他们不是故意不帮的,因为这个烧纸的确是很晦气,我那天觉得自己特别的懂事,真的很像个大人一样,很能为别人着想,一丁点小孩儿的心思都没有,把烧纸扔到院子里以后又去抱了第二趟,丧葬店的老板在后面嘱咐我:“丹阳啊,那都是没打铜钱儿的,你姥姥知道,回去让她自己印上钱啊!!”

    我嗯了一声,明白他的意思,印钱这个我见姥姥做过,自己也会,等纸都扔进了院子里以后,我关上大门,表情特别的平静,我知道哭也没用,闹也没用,我只能靠我自己了,我先把两厚摞子烧纸分成薄厚均匀的十几份,姥姥曾经说过,太厚了,下面的纸就印不上钱了,到下面就没用了,所以我哪步都不敢出了差错,分好摞后,我拿出那张剩下的绿色的一百元钱,展平,然后对着烧纸开始往上缕着贴,贴一个,空出一张百元的距离,再在旁边再贴一下,一定要认真注意,因为这些印子贴完后也没有记号,所以就不能贴重了,贴重了下面就花不了了,第一趟还好贴一些,但是第二趟就比较难了,因为怕留出来的长短不够,所以我特地往后面稍微的窜了窜,哪怕这一张摊开的烧纸我贴的钱不多,也不能把钱给贴重了,这样,这一摞子都是重的了,到下面就成了假钱了。

    姥姥做这个速度很快,但是我做的很慢很慢,直到中午了,还没有把钱给贴完,姥爷走出屋子看到我跪坐在地上我以及满院子摊开的纸钱不禁怔了一下:“丹啊,你这是干啥啊!!你姥姥还没事儿呢!!!”

    我想大概是姥爷以为我不懂事儿呢,我抬起眼看向姥爷:“姥爷,我要把那个鬼树送走。”

    “啥?”

    “我要给它送走,送走了它就不会在害人了。”我张嘴看着我姥爷应着,低下头继续贴着印子,姥爷几步蹲到我前面:“你要咋送啊,你是小孩儿啊,丹阳啊,你可不能再有事儿了啊,姥爷现在出去找明白人去,你别让我担心啊。”

    我摇摇头:“姥爷,没事儿的,它收钱了就不会伤害我了,姥姥之前看事儿也送钱的,我会送的,我不会让姥姥有事儿的。”

    “你……”姥爷看着我,忽然又哭了,直接坐到地上:“作孽啊,老婆子啊,你可赶紧醒醒吧,把孩子都弄成啥样了啊。”

    我没哭,也不能再哭了,我知道,就算姥爷去找明白人也不能说找就找到的,所以我没多少时间,必须今晚就把这事儿给处理完了。

    姥爷大概是紧张姥姥所以有些悲伤过度,他甚至都没问我那钱是咋回事儿,这在当年可是实打实的大票,他没问,我自然也没说,等到下午的时候我才大汗淋漓的贴完纸钱,又开始出门,我去买了一堆好水果,之所以说是好水果,就是我之前特别的馋但是姥姥很少给我买的,因为比一般的都贵一些,她说我是小孩子只要营养吸收好了就行,吃啥水果都是一样,有些水光溜滑的未必就是好的,但是我这次要买好的,我又花了二十块钱,买了几个红富士大苹果,还有黄橙橙一个黑点都没有的香蕉,拳头那么大的桔子,就连水果店老板看着我都问:“丹阳,你家这是要上啥大供啊。”

    我没应声,只是接完找我的钱就回去了,要是以往我看见肯定会馋,但是那天没有,我好像一直都没吃饭,但是自己也不饿,回家后我把东西都归置到一起,因为烧纸太多,我没法拿,最后还是姥爷去仓房里翻出个小的手推车这才能让我一次性的都运过去,姥爷要跟着我一起去,我不让,因为家里必须有人看着姥姥,姥爷又说他去,我还是不让,我说你看不着,我能看见,我能交流,我给它钱,它就不会伤害我了,那天我成熟的都不像我了,就连姥爷看着我都说:“丹阳啊,你真的长大了啊。”

    长没长大我不知道,但是我那天倒是真的不怕,毫不畏惧,好像是到了一个顶点后开始反弹,就是那种,反正我姥姥要是不在了我也活不了,那我还怕什么的感觉。

    夜幕降临……

    我开始收拾东西,先把书包里的书都拿出来,把香还有姥姥之前收在盒子里的朱砂都一股脑的装进我的书包里,然后再把烧纸摞在手推车下面,最后再把水果袋子系到手推车上,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我推着车背着书包出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