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2.第442章 帮帮我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真的吓得不行,姥姥是我的天是我的地,是我所有的依靠,在我心里姥姥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英雄,我小时候不知道啥是超人,啥是蜘蛛侠,更不知道什么美国队长,我儿时的唯一崇拜,就是我的姥姥,所以她一有事,我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想让姥姥像以前一样,至少给我些启示什么的,但是姥姥除了‘额额’的声音什么都发不出来了。

    一把年级的姥爷居然也抹起了眼泪,也许是见我把姥姥的手指全都扎破了有些心疼,他抓住姥姥的手,在我的印象里还是第一次跟姥姥如此亲昵:“老婆子啊,你可别吓唬啊,你赶紧睁眼睛把,我们这一老一小可都指望着你活着了。”

    见姥爷哭了,我也忍不住的肩膀抽搐,:“姥姥,你醒醒吧,或者你告诉我咋做也行啊,丹阳笨啊,学不会你的那些东西啊,我真的不会啊,姥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啊……”

    “换……换……”

    姥姥忽然又发出了声音,我跟姥爷对看了一眼,同时都是满脸惊喜的看向姥姥:“姥姥,你说什么,我们都在这儿呢,你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啊!!!”

    “换我……换我……换我去死……别……别带走……我孙女……”

    我瞬间就崩溃了,趴到姥姥的身上:“你不行死!姥姥你不行死!你要是死了我也去死!!”

    “老婆子啊,你说的是啥话啊,你是先生啊,你不是说这辈子你啥东西都不怕嘛!!你咋还能服软呢,你给我起来啊,你给我起来啊!!!”

    姥爷也是哭着冲着姥姥大吼,一瞬间,屋子里的哭声震天,我跟姥爷都被姥姥这一句断断续续的话给弄得心酸崩溃,我压根儿就不敢想象,要是姥姥死了我会怎么样,但是可以肯定一点,要是姥姥不在了,我跟姥爷两个人就算是不死也得折半条命了,更何况姥姥是为了我去死,那我更加觉得内疚无比,我还没有长大让姥姥享福,就这样让姥姥代替我去死了?!!

    这样的事情我决不允许发生!!想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一边吸着鼻子一边从姥姥的身上直起自己的身子,姥姥的眼角也在往外面流着泪,她应该是能清楚地听见我跟姥爷的说话的,所以她会有反应,只是她睁不开眼。

    思及此,我看着姥姥像个大人一般的咬了咬牙,同时恶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姥姥,丹阳长大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说完,我就下地去穿鞋,姥爷本能的伸手去扯我:“小丹啊,你要去哪啊!你可不许往那棵树那跑,你姥姥都不行,你去了就得跟你李大爷一样被吊死了!!”

    我甩开姥爷的手,转回脸看向他满脸的泪痕:“姥爷,我不去那棵树那,我去求老仙儿想办法,我肯定要救姥姥的!!!”

    姥爷看着我点了点头,伸手给姥姥擦了擦眼角的泪,“老婆子,你听见没有啊,咱们的孙女儿长大了啊,她要去给你想办法了,你可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了啊,你要是心疼俺们你就赶紧睁眼睛醒过来吧……”

    剩下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直接到了老仙儿那屋,拿起香点起,然后插到案头对着老仙儿的排位开始‘哐哐哐’的磕头,一边磕着嘴里一边念叨着:“求求胡家太爷太奶救救我姥姥吧,求求老仙儿救救我姥姥吧,以后丹阳再也不淘气了,一定会听姥姥的话的,丹阳求求老仙儿了啊!!”

    抬起眼,我看向香头,两短一长,这绝对是不好的预兆,我心里更加的发紧,生怕姥姥在那屋出了什么事情,香烧完我就再上,然后磕头,念着重复的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把姥姥剩下的半盒香都烧完了,天快亮的时候我脸上挂着泪,跪在那里,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朦胧中,我看见有人好像走到我的身旁,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随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猛地一个激灵醒了,四处的看了看旁边并没有人,再看向老仙儿的排位,那几个供奉在哪里的神像仍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我的膝盖已经跪的没有知觉,等再想起身想找找香去上的时候却觉得眼前发黑,一头栽了过去。

    我以为我会昏很久,至少是会像以前一样在姥姥的轻呼声中醒来,但是没有,我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还在老仙儿的屋子,身子仍旧靠在老仙儿身下的桌子上,睁着眼睛,我有些干涸的泪再次流了出来,姥爷要照顾姥姥顾不上我,而我却又是如此害怕姥姥就这么不知不觉得离开,黑暗,人生中从未有过得黑暗。

    那大概是我从小到大所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挫折,我的惊恐感是从未有过得强烈,甚至身体里本能的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只是这么徒劳的等待的话,那最终就要被迫接受姥姥离开我的现实,但是我没有办法跟老仙儿交流,因为我从未接过仙儿也不会接仙儿,老仙儿虽然是家里的神仙,但真正的能沟通并且能求请问事的只有姥姥,我悲哀的发现,我除了依附于姥姥,剩下的时候都只是个废物,我当然不能这样,也不允许这样,我坐在哪里缓了很久,找到膝盖了有了一丝知觉,我慢慢的站起身,看着老仙儿,“胡家太爷太奶,我该怎么做啊,我到底要怎么做啊……”

    当然,没人应声,就在我的失落感伴随着焦灼无以复加的时候,一丝风忽然吹进了屋子里,姥姥放在抽屉里的一张红色的一块钱居然被那丝风吹了起来,我看着那张钱在空气中转了两圈,随后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蹲下身捡起来,我看着那钱,抬起眼又看了看老仙儿,忽然要知道怎么做了。

    嘴里默默的念叨着,“送,我也可以送,我可以学着姥姥去送……”

    那天我没有去上学,当然,也没精力和心情去上学了,让董玲玲帮我请个假后我就出门了,临行前特意去姥姥那屋晃荡了两圈,看见姥爷好像也是熬夜熬着了,坐在那里头就开始不停的点着,我没叫醒他,而是从姥姥的衣兜里翻找出两张大票,绿色的一百块,紧攥在手里后,回头看了一眼呼吸发沉的姥姥,抬脚就直奔街上的丧葬用品店,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叔叔,我要买纸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