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0.第440章 找上门去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来我才知道,我跟着那个假姥姥走到那棵榕树就是我眼里的漂亮房子时,与很多邻居看见我了,他们还纳闷,我无端端的怎么会在树下面自言自语,当然,其实我是在跟那个假姥姥说话,然后邻居们就喊我,让我赶紧回家,但是我好像谁的话都不见,上去自己把系在榕树上的红色粗布条子解开了,之后还把自己的头给伸了进去,那些邻居见状吓坏了,都开始过来拉我的,但是我好像忽然开始力大无穷,谁都拉不住我,就看着我像个犟牛似得把自己的脖子给勒住了……等我好了之后,再看见那天的那些邻居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句话都是,丹阳啊,你那天可吓死人了啊,幸亏你姥姥来的及时啊,要不然我们都扯不住你啊!

    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姥姥只喊了我一嗓子我就晕过去没反应了,但是我心里清楚,姥姥不可能只是喊我的,肯定是做了什么的,但究竟是做了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董发还在安慰着董玲玲,因为今天这事儿的确是给董玲玲吓到了,这事儿真不能合计,就像个大活人似得,你回头忽然发现这个大活人其实不是个人,那竟惊恐感连大人都不寒而栗何况只是个孩子呢,:“大姨夫啊,胡大姨儿呢,这事儿肯定是遭邪了啊,咋解决啊!”

    姥爷指了指老仙儿那屋:“在那边儿上香呢,肯定也是想主意呢,没事儿啊,俺们老两口咋得都不能让孩子出事儿了,要不然燕子那边儿那没法交代啊!”

    董发点了点头,“是,我听着那些邻居说完,我心里也挺膈应的,先是李叔那件事儿就够让人多合计了,现在又加上小丹,哎,这咋就不太平了呢。”

    “因为龙走了……”

    我也不知道了,自己忽然来了这么一句,默默的重复着:“因为龙走了……”

    “啥?”董发不解,看着我:“啥玩意儿走了?!!“

    我眼睛直看着一个地方,嘴里又念了一遍:“龙走了……“

    “龙?”

    姥爷摆摆手,看向董发:“发子啊,孩子可能是吓到了,你先回去吧,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啊,你放心吧,有你胡大姨儿在这儿呢,这一片儿不能在有事儿了啊。”

    董发仍旧是面带疑惑的看了看我,但也没有再多问,跟着董玲玲安慰我两句就走了,等他们离开了,姥姥也从老仙儿那屋出来了,神情绷绷着,脸色差的要命,姥爷见她出赶紧追问:“老婆子啊,这事儿咋办啊,你能不能去那棵树谈谈判,让别找咱们家小丹的麻烦了啊!”

    姥姥上炕给我铺被子,扫了姥爷一眼,没有应声。

    姥爷急了,撵着撵着问:“老婆子!你倒是说话啊!以前我不咋信,你非得让我信,行了,我现在是信了,这遇到事儿了你又不吱声了,你还能看着自己外孙女儿出事儿啊,这几天丹阳都被那玩意儿折磨了多少回啊,别说她一个小孩儿啊,大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行了!!“姥姥一声呵斥打断了姥爷的话,脸黑的要命:“这事儿你不用跟着掺合!!我心里有数!!”

    姥姥这是要大怒的征兆,见状,姥爷当然不敢再说什么,否则两个人都容易打起来,我也被姥姥这态度弄得害怕了,姥姥呵斥完姥爷就躺下抱着我睡觉,但是我哪里能睡的着啊,也不敢多问,她让我闭眼睛我就闭眼睛,但是一闭眼睛就能看见那个像我伸过来的树岔子,我害怕,还不敢说,就那么生挺着,后来自己也不知道是咋得了,就闭着眼睛哭上了,一边说一边念叨着害怕,姥姥抱得我特别的紧,没有像以前一样连声的安慰我,只是用拥抱来给给予我回应。

    一直到半夜,我不哭了,姥姥可能是以为我睡着了,随即起身下地了,当时姥爷也没睡着,欠起身子小心翼翼的问姥姥大半夜要干啥,姥姥‘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多问,随即自己打开了抽屉,我半眯着姥姥想看她能做出啥事儿,只见姥姥把之前剩下的红布都给拿出来了,然后看着红布半天,随即抿了抿唇,走到厨房自己把菜刀给拿出来了,那菜刀在灯光下银晃晃的,给姥爷吓了一跳,压低着声音问:“唉呀妈呀,老婆子,你大半夜的拿菜刀干啥啊。”

    姥姥还是不多说话,刀刃对着自己的手指头就割了下去,然后把流血的手指头摁倒红布上止血,等感觉自己的手指头血止住了,在将红布一层一层的裹在刀把上,转过脸,姥姥的眼神凶的要命,拿着自己烟就看向姥爷:“你在家陪丹阳,我出去一趟。”说完,抬脚就走。

    “哎……”

    姥爷的声音好没等发出去,姥姥大步流星的就走了,我也急了,一屁股坐起来:“姥姥,姥姥去哪啊。”

    “丹阳,你没睡着啊。”

    姥爷见我坐起来也愣住了:“你咋还起来了,快躺下。”

    我哪里还躺的下啊,看着姥爷:“姥爷,姥姥去哪了啊。”

    “她,她可能是……”姥爷说了半天,随即看着我摆了一下手:“她可能是解决那树的事儿去了,以后你就不用怕了啊。”

    我摇摇头:“姥爷,那树可厉害了啊!”说着,下地就要穿鞋,我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以前姥姥去做这些事儿的时候我心从未有过什么异样的情绪,也可以说不觉得姥姥会有什么事情,但是这次却不一样,那担心的感觉别的明显,所以我根本待不住了,穿上鞋就要往外面跑,姥爷急的追我,拿了件外套让我披上,后来可能是见我想去找姥姥的心有些坚决,再加上他也有些担心,所以扯着我的手直说着:“你别着急,姥爷带你去找!!”

    说完,我们俩就急匆匆的走出院子,直奔后街的榕树而去,大半夜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天冷的要命,我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紧张打了好几个激灵,等走到树那里的时候,我跟着姥爷都愣住了。

    那棵大树的树叶被风吹得簌簌的响着,姥姥手里拎着一个菜刀,眼睛通红通红的对着树干正在狂砍,嘴里大声的喊着:“你个老东西!是不是真觉得我们好欺负!!还敢这么吓唬我的孙女儿!!我今天就是把这条命答你这儿也要跟你拼了!!!”

    ‘锵锵锵’的砍树声异常的刺耳,姥姥完全不是她平常的样子了,此刻,更像是一个杀红眼的人,树皮被姥姥砍得倒出乱飞,姥姥手下却丝毫没停,紧接着,我居然看见被姥姥坎开的树干里流出了黑乎乎的液体,姥姥更加激动,嘴里大声的嚷着:“来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出来!!来啊!!我这辈子啥没见过!!还没见过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给你面子你真以为我怕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