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6.第436章 大路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天啊,原来这个龙是真的啊,那那阵儿问你你还啥都不说呢!”

    李奶奶激动的不行,大概今天一下子知道了太多不好消化,就像我似得,忽然就知道了这个榕树还有‘左李右王’什么的不是一般的吃惊,心里也算是终于清楚为啥这段时间以来姥姥总是看起来那么紧张了,原来都是为了我的事儿啊。

    “这话能随便说吗,老姐姐啊,今天我虽然把这些告诉你了,但是你也得记住,一定要把这些话给烂在肚子里,拆迁这事儿都过去了,龙也走了,别再让邻居们说些杂七杂八的了,一定要记住啊。”

    “哎,我不说,我就是合计着,那,那这龙还能不能再回来了啊,这要是不回来,那树咋整啊,那今天过去了,那明年呢?”

    李奶奶又发上愁了:“能不能想想办法,或者是上点香咱们弄个龙王庙什么的。”

    “哪有那么简单啊,龙眼明耳聪,咱们念叨啥它心里都清清楚楚,能不能回来这个咱们都说不准啊,你也别合计别的了,先把眼下的事情给解决了,就是你家的那么门框子,别的事儿啊,急不得啊。”

    “行,大妹子啊,你说我这心里咋那么不得劲儿呢,虽然我这把老骨头没事儿了,但是想起老李,我这就难受啊,我听说那晚上老李还跟你家那口子一起打麻将呢,好端端的,这就……这就给自己吊死了,我现在就是回家的时候路过俺家门口,我都浑身发凉啊。”

    “别想这些了,我家小丹她姥爷今天心情也不好,也一直念叨这些事儿呢,但是已经赶上了,人也送到火葬场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想这些不是让自己伤神么,人哪,就是活这一口气儿呢,咱们这岁数大了,要是想好好的,就别老想这些事情,要不然就算是你不想看见啥,都容易产生幻觉,你知道了吗。”

    姥姥说的这个我懂,就是说人的精气神儿要足一些,假如有谁家的亲戚去世了,年轻人可能悲伤那么一段时间也没有啥大碍,因为年轻人本身的身体就好,阳气旺盛,就算是做点恶梦啥的也没啥大事儿,不至于招来大病大灾。

    但是老人跟小孩儿就不行了,小孩儿大家都知道,那是因为没长丁甲特别容易看见,而老人则是因为气弱,本来气就弱了,在老想自己让自己上火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就容易做病,最最忌讳的就是上火,到时候真真假假的总会看见一些不该看的,小孩子人生观不健全,被大人哄哄就过去了,但是老人要是看见这些,难免觉得是自己气数尽了,兴许本来没啥事儿都能给自己吓得提前去了。

    多说一嘴,这也是我长大之后发现的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总有一些病重的老人在临去前念叨谁谁谁来看她了,谁谁谁要他走,家人听了都无比的恐慌,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个老人就真的会走了,最后大家在念叨起这些的时候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其实这个就是气弱造成的,有时候老人未必会看见这些,只是病重的老人想得多,再加上受病痛的折磨有些心如死灰,感觉自己真的活不下去了,活着也是遭罪,或者是给儿女添麻烦抑或者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多多少少会出现一些幻觉,一般是潜意识里想的去世的老友啊,亲人之类,越想自己不行了,真就是越能看见,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儿女的多加鼓励吧,或者是早预防,人的岁数越大,越是要心情愉悦,否则,身体上的病一旦过度成心病,那真的就是无药可医了。

    李奶奶跟姥姥聊着聊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我隐约的听声音大概是去院子里聊了,知道姥姥不在屋子了,我就想睁开眼睛醒来,但是怎么都睁不开,好像还困,便翻了个身继续的睡了,这一次睡觉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做梦走到后街的榕树那里,而是走到一条特别宽特别宽的马路上,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路特别的特别的平,有点像现在的告诉公路,但是奇怪的是这条大路没有马路牙子,两边好像是无限展开的,我当时的脑子不知道咋得了,就一根筋儿得往前走,好像心里有个想法就是想走到前面看看尽头是啥样,就这么走啊走啊,因为路特别的平我也不知道累,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我看见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看着我张嘴便问:“你是叫王丹阳吗?”

    我怔了一下,随即点头:“嗯,我是王丹阳。”

    她‘哦’了一声,冲我摆了摆手:“回吧,往回走,你姥姥叫你呢,别往前面去拉,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我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很听话的转身往回走,没走两步,我就醒了,一睁开眼,就看见姥姥在叫我的名字,一脸着急的模样:“丹啊,咋又做梦了啊。”

    “没啊。”我有些发懵的看着姥姥,起身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还是上午十一点多,这么说,我其实没睡多一会儿?

    “姥姥,我就是在一条溜光的道上走呢,可光溜可光溜了。”我说着,挠了挠头:“姥,是不是咱们家的钟坏了,我刚才躺下的时候还是十一点多点现在咋还是十一点多点啊。”

    姥姥有些担忧的摸了摸我的头:“傻孩子,你说的都是昨天的事儿了,你这又睡了一天一夜啊,咋都叫不醒啊,哎。”

    一听姥姥这么说,我吓得不轻,“我睡了那么久?”

    “可不是吗,吓死我了啊。”姥姥看着我满脸的紧张:“在走下去,就回不来啦!”

    我听着心里凉嗖嗖的,想起那个人死的时候唱的那个歌,什么顺着大路往前走之类的,那个大路可能就是我在梦里走的那个大路,心里不是一般的哆嗦。

    随后姥姥拿出个好几条红绳,在我的腰上缠了一个,还有手腕脚腕都给缠上了,一边缠嘴里一边说着,“死东西,再敢打我家孩子的主意我就跟你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