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3.第433章 冷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没有应那些邻居的话,而是直接走到李奶奶家的大门口,在刚才那个李大爷上吊的地方,伸手摆弄了两下红布仔细的看了看,围观的邻居一看姥姥的举动有些反常,又纷纷的围了上来,张着嘴问着:“胡大姨儿,是不是这挂红没挂好啊。”

    “是啊,怎么偏偏在李大姨儿家的门口吊死了呢,这是有啥讲究的啊。”

    “哎呀,胡大姨儿,这个是不是也是跟前段时间的下雨有关系啊,就是地底下的那条龙啊!”

    越说就越远了,再加上晚上天凉,小风阵阵,你说啥旁边都有人应着,越听就越渗叨,姥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行了,这都几点了,赶紧回家吧,这不是啥好事儿,咋还在这儿围着呢,回去吧,回吧啊。”

    围观的邻居还是不甘心,总是想总结出个四五六来,看着姥姥:“胡大姨,你是不是心里明白这是咋回事儿啊,那个老李大哥到底是被啥给迷了啊,这玩意儿得咋破啊。”

    姥姥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什么破不破的,大家就别在这儿以讹传讹了,赶紧回家吧,这刚死过人的地方可晦气的很,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到时候自己的运势受了影响,耽误挣钱是小回头生病了就不值当了。”

    一听姥姥这么说完,这些个胆子大的邻居相互看了看,可算是知道害怕了,转身不一会儿就都回家走干净了,董发倒是一直没应声,等人都走了,他才走到姥姥的身边小声的开口:“胡大姨儿,这种事儿是不是挺邪性的。”

    姥姥转过脸看了董发一眼,随即叹了一口气:“是不咋好。”说着,好像是想起什么,看了看董发的脚,指了指刚才李大爷吊死时依靠的门:“来,你把脚抬起来,踩踩这里。”

    “啊?”董发被姥姥给弄得愣了一下,“我踩这里?踩这干啥啊……”

    不过想他肯定也是胆虚儿的,毕竟那地方刚才还靠着一个死人,现在就让他踩,就是胆子再大的人都得犯犯合计。

    姥姥则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对,你踩,狠劲儿的踩两下,没事儿的,你咋踩这事儿都跟你不发生关系。”

    董法表情还是有些发懵,不过还是乍着胆抬起脚对着李大爷刚才倚靠的地方用鞋底轻触了一下:“行不?”

    我是看出来了,他是真的不敢使劲儿啊!那感觉就好像是李大爷还靠在那里,他一伸脚,就会被李大爷给一把抓住似得。

    “使劲儿,你使劲儿踩,踹两脚就行了!”姥姥看着董发的样子微微的有些着急。

    站在门口一直没说话的红红妈有些发蒙了,看着姥姥:“大姨,这是干啥啊。”

    姥姥摆摆手,示意她先不用说话,只是看着董发:“你就放心大胆的踹吧,我就是要借你的气压一压。”

    我想董发现在肯定后悔自己刚才没跟着那些人一起回去了,他挺在哪里站了半天,咬了咬牙抬起脚对着林奶奶家的大门‘砰砰砰’的踹了三脚,随后看向姥姥:“胡大姨儿,这样行吗。”

    姥姥点了点头:“行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别在这儿外面待时间太长了。”

    董发还是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红红妈一眼,张了张嘴只能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啊。”

    姥姥‘嗯’了一声,看向红红的妈妈:“我也先回去了,你不用多合计,今晚没啥事儿的,要是不敢睡觉就把灯开着,啥事儿都没有啊,自己也别瞎合计。”

    红红的妈妈本来也不是很相信这些,我感觉她刚才看董发踹门可能是都觉得挺莫名其妙的,所以看着姥姥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只是刚死过人,胆子再大的人心里都有些犯合计,所以她还是有些膈应的看了一眼她们家的大门,回手就直接关上了,姥姥这才转过脸看向还站在原地的我,眼里微微的惊讶:“丹阳啊,你咋还在这里啊,我刚才不是让你回家吗!!”

    我冻得哆哆嗦嗦的看着姥姥:“姥,我自己不敢回去。“

    姥姥疾步走到我的身前,扯住我的手往院子里走:“你说说,刚才这我也没顾的上你,你要是冻出点毛病来了可咋整,回家,赶紧回家!”

    冻没冻出毛病我不知道,但是吓到了是肯定的了,进屋后姥姥先是给我换了一条干净的秋裤,然后让我进被窝躺着,她抬脚直接去老仙儿那屋开始上香了,我躺在炕上这才觉得能热乎一点儿了,但还是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特别清楚的能看见那个李大爷当时的样子,所以压根儿也不困,更不敢睡觉。

    姥姥上完香看着我的样子连连叹气:“丹啊,还冷不?”

    我摇摇头:“不冷了,但是我害怕。”

    走南闯北看见这些事儿的时候我虽然当时觉得很害怕,但是过后都能很好地自我调节过来,因为回家不合计了,但是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能给我吓成这么样,还挺丢人的尿裤子了,也许是因为这事儿就在自己的家门口发生的吧,而且毫无依据,一点儿都推理不出来这是为什么,因此就更加的显得耸人听闻,再加上当时围观的邻居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推理,心里想不觉得有事儿都难。

    最重要的是我当时站在外面还有一个特别真实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想多了,还是怎么的,就在我刚刚站在人群后面的谁时候,我再看那些邻居,同时特别清楚地感觉到有人在看我,但我一回头身后却谁都没有,但这个感觉真的特别的强烈,好像是五脏六腑都要被看透了,因此当时站在原地没敢动的很大原因就是这个。

    但我没跟姥姥说,我知道这事儿说也没用,因为姥姥肯定会说是我的心里原因,害怕之类的。

    “丹啊,没事儿啊,不害怕啊。”姥姥躺倒我的身边抱着安慰我:“没事儿,你这都见识多少这样的事情了,我孙女儿的胆子大,不怕这些的啊。”

    我没应声,却渐渐地有了一种热乎的身子又有些微微变凉的感觉了,那感觉说不出来,好像是知道自己要得病似得,脸也开始慢慢的变麻,浑身都不舒服:“姥,我难受。”

    姥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是不是着凉了要发烧啊,等会儿啊,姥姥给你弄点热水,喝点发发汗。”

    我却觉得眼皮子开始渐渐的发沉,等不及姥姥去给我拿水,直接沉沉的睡过去了,其实也不是睡,就是沉,想睁眼睛睁不开,那感觉就跟鬼压了差不多,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就站起来了,我想自己是做梦了,因为身子特别轻的就起来了,还很清楚地看见姥姥躺在炕上,外面的天儿有些阴沉,但是已经亮了,我推开房门往外走,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哪,好像是有着某种指引一样,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走的很快,没过多一会儿,等我一抬起眼来,居然看见了后街那棵粗粗的大树。

    脚步随即停住,我自己觉得猜不透我为什么会走到这棵树这里,就这么看着它,眼里微微的不解,幕地,阴沉的天儿居然起风了,树叶开始哗啦哗啦的响,我心里却有了那么一丝的惊恐的感觉,脚步凌乱的退后了两步,本能的想回家,但是却好像有股气吸得我跟那棵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开始挣扎,但是显得特别徒劳,耳边隐隐的听见一记阴凉凉的声音:“下一个……就是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