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5.第425章 下面有东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的话让我发懵,不禁开口问道:“姥,谁没走啊。”

    “咱们这叫什么。”姥姥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嘴。

    我挠挠头:“哈尔滨市呼兰……”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咱们这是什么省。”姥姥打断我的话,有些无奈的看着我:“上学肯定学过这些了吧。”

    我点点头:“黑龙江省。”

    姥姥随即笑了笑,“所以你说地底下有什么。”

    我那阵儿的确快被姥姥给我绕蒙了,不过还好,虽然迟钝了一些还是反应了过来:“龙,姥姥地底下有龙吗。”

    姥姥点了点头,随即叹了一口气:“是啊,还在这下面好久了,轻易不能挪窝的,这个地方动不了啊。”

    我那时候对龙特别的好奇,因为我就是属龙的,但是十二生肖里的动物我都见过活的,唯独没没见过龙是什么样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大人为了安慰我,有很多大人会问我属什么的,我一说属龙,人家都说,哟,属大龙的啊,属大龙的好啊。

    那时候我不懂,我就问姥姥,为啥属大龙的好啊。

    姥姥就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跟我说,因为龙不是凡物,是既可以飞天又可以遁水的,所以大家喜欢说属大龙的好。

    我当时傻笑的看着姥姥,那我将来是不是也可以飞天啊。

    姥姥看着我有些无奈的张口,说,一个人的总体运程跟属相其实是没太大的关系啊,可以说十二个属相每个属相都有其优缺点,主要是要看其八字,后来说着说着就有些职业病了,因为说的很详细我也不是很懂,总结起来,姥姥想跟我表达的意思就是不要被一个属相给弄得沾沾自喜,那个其实跟运程没有太大的关系的。

    因为我是卡的年纪正好上学的,所以我们大多数的同学都是跟我同岁,也就是说大家都是属大龙的,而还有一部分是属蛇的,也叫小龙的,我一直以为小龙是大龙的孩子,也就是说蛇是大龙的孩子,还特意的问过姥姥,因为一些神话故事也说蛇是龙的干儿子,但是姥姥否定了我的这个观点,姥姥说人之所以管蛇叫小龙是因为想要讨点喜气,就好像是在古代,皇帝的儿子都叫龙子,所以大家都希望能讨个好彩头。

    话说回来,既然姥姥说这地底下有龙,我自然就是好奇上了,我想知道它们是长啥样的,这要是能知道龙长得啥样,那不用说了,将来在哪里都够呛能有人比过我了。

    可惜姥姥听到我的这个想法后呵呵的笑了两声:“人啊哪能看见龙呢,它们啥都知道,一听到信儿啊,不是上天就是遁地了,你看不着的。”

    我不甘心,:“姥,我就是想知道长啥样的么。“

    姥姥看着我:“就跟蛇一样,只不过长角了,你知道这些就行了,也不用特意去看。”

    那不跟画上的一样吗,我感觉姥姥这话好像是没说一样,但是我要么姥姥也够呛能知道,所以我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待了一会儿,姥爷就搓着手满脸兴奋的回来了,看着姥姥直接张口:“老婆子,咱们家能要是按面积算至少能得到两个两居室的楼房呢,承志跟燕子也能在这儿有家了!要是他们不要,将来就给丹阳留着,老李家大姐说多出来的房子给红红当嫁妆,咱们家多出来的也给丹阳当嫁妆。”

    姥姥扫了他一眼:“你跟着凑凑热闹就行,最好别抱着这样的心,人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你不合计咱们这日子过得还挺好,你合计那些没用的,最后还得上点儿火。”

    姥爷听完姥姥的话后不禁皱眉:“这是啥意思啊,你是说咱们这片儿拆不成啊,为啥啊。”

    “我可没说拆不成这话,你也别出去跟着李大姐他们瞎说,只是这事儿成的面儿不大,咱们就跟着正常的步骤走,也别多说的别的没用的,你就听我的就行了。”说着,姥姥直接去厨房忙活上了。

    姥爷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你这话到底是啥意思啊,大家都说是八九不离十的,你咋净是泼冷水呢。”

    我偷偷地扯了扯姥爷的手,小声得张口道:“姥爷,下面有龙,不能拆的。”

    “龙?”姥爷看了我一眼,随即挑眉:“净是扯犊子,我活一辈子还没见过龙长啥样呢,下面咋还能有龙呢,就是有龙也是在海里待着了。”

    “死老头子你瞎说啥话!!”

    姥姥随即就怒了,拎着个饭勺子从厨房奔了过来:“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你忘了自己吃过的亏啦,嘴上再没个把门儿的看到时候谁还帮你!!”

    姥爷随即就有些悻悻的模样,坐在炕上也开始一声不吱了。

    我也不敢在多言语,感觉姥姥跟姥爷的这次吵架是因我而起的,因为我多多少少还是起了一些导火索的作用,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因为姥姥在家里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把家里的事儿出去瞎说,就让我们顺其自然,当然了,这类事情只要是姥姥一嘱咐,我就不会说的,只是看着左邻右舍每天都贼拉兴奋地有些但古人之忧的架势,很怕他们白高兴了一把,因为董发那阵儿带着玲玲来我家说以后他们家的日子能不能大火起来就要看这次拆迁了,那一脸的高兴的劲儿我真怕打击到他,还有董玲玲,她也特别开心的跟我说,以后她爸爸说有钱要送她出国去念书,我不知道出国是上哪,我没概念,但要是我肯定不去,离开姥姥太远不干,但是她那个开心的样子我也记得呢,所以我很怕,很怕他们因为拆不成就不这么高兴了。

    这事儿我担心了能有一个星期吧,每天放学的时候我都合计今天能不能来个通知说不拆迁了,但是好像是姥姥说错了,因为路头的几家已经被用白色的油漆画上‘拆’字了,然后还有一些号称什么工作人员,来我家量尺寸,让姥姥签什么字,邻居们这次更是亲如一家了,每天晚上都在外面集体开会,说进度到哪了,什么时候该拆了,他们要搬家了先去那个亲戚家住之类的。

    但还没等我去跟姥姥发出我的质疑,十月中旬的天儿就开始下上大雨了,真的是大雨啊,从早下到晚,一点儿停的趋势都没有,一开始大家还都没在意,可等到大雨下到第三天开始把路面阉了,我上学都很困难的时候,大家怕了,再见面总要说一句,这天儿怪啊,怎么雨下起来没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