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8.第418章 牙上邪气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阳,丹阳这腿是咋的了!”

    一听见我在这儿叫唤上了,四舅姥爷随即看了过来,一瞅见我的腿,他也是满脸的大惊,“这咋的像中毒了似得呢!!”

    “还不是那狐狸给咬得啊!”三舅姥爷随即气哼哼的应着,凑近看了看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姥姥张口:“大姐啊,丹阳这样没事儿吧,这咋都黑了呢。”

    姥姥没有应声,而是看着我的腿伸手用指甲在我发黑的皮肤上一划,痛的我差点没背过气去,“姥姥!疼啊!!!”

    感觉上姥姥是没用力的,但是那一瞬间却有一种姥姥的指甲是刀片一样的感觉,冷汗顺着脊梁骨大颗大颗的涌出,我牙齿打着战看着被姥姥划了一下的皮肤居然慢慢的开始裂开,就跟那个剥皮的桔子似得,黑皮慢慢的起开,;露出红色的挂着黑水的肉,我疼的恨不得满地打滚,当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嘴里大声的喊着:“姥姥!我不行啦!我要疼死啦!!你快救救我啊!我真的不行啦!!”

    姥姥的表情随即严肃起来,看了三舅姥爷一眼:“赶紧把丹阳抱回家!那东西牙上的邪气太毒!!!”

    三舅老爷不敢怠慢,抱起大声惨叫的我抬脚就向屋子外冲去,四舅姥爷还在后面喊道:“丹阳啊,你可别有事儿啊!是四舅老爷害了你啊!”

    生舅小跑着跟在三舅姥爷身边,看着我也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满脸歉意的说着:“丹阳,都是生舅不好,是生舅的错,要不是生舅被迷了,你也不能被咬,别生生舅的气啊!”

    我当时是想说些什么的,但是这个疼痛来的特别的突然,而且极其的剧烈,我根本就承受不住,别说是说话了,当时感觉自己都要被疼晕了。

    长大后曾听人家说什么疼痛分好几个等级,说最疼的就是女人生孩子,那疼的就是活脱脱的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才能回来,后来我就一直在想,我当时疼痛的感觉是有几级,如果要是没到生孩子的那个等级,那我生孩子的时候打死都不会自己生的,因为这个罪我都遭不动,要是真的让我生孩子,我觉得自己就得彻底的疼死过去了。

    一开始,我疼的是哇哇大叫的,甚至把村里的狗都给引得叫唤起来了,但是后来我就叫不声来了,感觉自己一叫就会扯着腿从而更疼,等到三舅姥爷给我抱回屋子的时候,我身上穿着秋衣已经全都被冷汗给沁透了,这个人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得,可见当时是出了多少的汗了。

    一给我放到炕上,姥姥看着三舅姥爷就赶紧出口吩咐着:“老三啊,你家里有没有糯米,要是有的话赶紧给我抓来一把,要是没有的话就赶紧出去给我整点过来!!”

    三舅姥爷连连的点头:“我家里没有,我去借,等我,我马上就能借来!等我一会儿!!”

    说话间,三舅姥姥也进来了,一看见我躺在炕上奄奄一息的样子也是满脸的大惊:“这孩子怎么了啊!不是去给老四看事儿吗,这孩子咋还伤到了!”

    “三婶儿你别问了,这都怪我啊!!”生舅站在旁边看着我一脸的内疚:“是我没照顾好丹阳啊!!”

    姥姥抬起眼看了看他:“行了,生子,这种事儿都是预料不到的,我也没想到会咬得这么重,那东西的邪气这么大,要是真要怪谁的话那就怪我!”说着,她看着生舅继续张口:“生子啊,我拿回来的那只死狐狸呢。”

    “在院子里扔着呢。”生舅皱着眉头应着:“大姨,这个时候就别管那个狐狸了,咋得能让丹阳不疼啊。”

    姥姥的神色一冷:“你马上出去把那狐狸的皮给我扒了,然后把头割掉,削其血肉,再取它双眼,我有大用!”

    生舅看着姥姥没敢动弹:“大姨,这,我,我……”说着,他好像是给自己下定了决心一般:“哎!我现在就去!!”

    姥姥坐在炕上看着我,眼里满是心疼:“丹啊,让你跟着姥姥遭罪了。”

    我疼的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但是也不怪姥姥,我当时太笨了,要是一早就把大门给打开,也就不会被这狐狸给咬了,但是我自己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开始是真的不疼,现在怎么疼的想死的心都有啊!

    “姥……疼……疼啊……”

    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在嘴唇发麻的哼哼着,姥姥握住我的手:“再等会啊,等你三舅姥爷回来了就不疼了啊。”

    话音刚落,三舅姥爷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大姐啊,我回来了!糯米我借来啦!!!”

    姥姥随即起身,一手接过三舅姥爷盛米的那个碗,一手则在碗里直接抓起了一把大米塞进了嘴里,嘎嘣噶蹦的嚼了起来,三舅姥爷瞪着眼睛看着姥姥:“哎呀妈呀,这个得咬碎啊,老婆子你赶紧的,你把米拿去捣碎了!这么咬牙也不行啊!”

    “不用!!”姥姥嘴里含着生米含糊的应着,“这个活得我自己来,谁都帮不上忙!”说着,她‘噗’!的一声把大米往我的腿上一吐,我随即尖着嗓子大叫了一声,“啊!!!!”

    不是痛,是热,姥姥嘴里的米一沾到我腿上的皮肤,就好似那个火星子绷到肉上的感觉似得,烫的我差点就从炕上弹了起来。

    “丹啊,忍着点啊,马上就不疼了。”姥姥出口连连的安慰着我,随即伸手在自己的嘴里一咬,挤出血来直接滴到我的腿上,当时我好像已经疼到了一个顶点,实在是感觉不出是更疼还是不疼了,看着姥姥我泪眼婆娑的说了一句:“姥,我要死了……”然后,就直接昏过去了。

    姥姥常说,要是踏上阴阳,接了半仙儿这个行当,那这一生基本上就跟这些事儿脱不了干系了,可以说什么苦都得遭过,什么罪都得受过,医生没办法治,只能靠自己。

    我是清楚这些的,也知道姥姥不想让我早接仙儿就是怕我遭这些罪,但是我其实哪怕在疼的要死要活的时候,我也没觉得姥姥做错什么,给人祛邪本身就相当于与恶斗法,所以受点伤是在所难免的,只是姥姥也许真的是内疚到了,那一晚上,当我感觉到自己有些意识的时候就听见姥姥在我的耳边一直说话,大多都是对不起我之类的,我想张嘴安慰姥姥,却如何都睁不开眼。

    快醒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在我的前面一直在走,背影很是婀娜,我跟在她的后面,心里想,一定是个大美女,结果她这一转身,两个眼眶子里空空如也,我吓得哇的大叫了一声,被吓得直接睁开了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