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7.第407章 准备动手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爷是没看清,嘴里还应和着:“可不是么,小丹啊,别一惊一乍的啊,姥爷这年纪大了,你这一惊一乍的姥爷都跟着紧张,走,进屋玩儿去。”

    我偷摸的看了姥姥一眼,也没在多说话,直到进了屋,这才微微的有些发愣,不是愣别的,而是惊诧这屋子收拾的也太干净了吧!

    姥爷的惊讶不次于我,进屋后坐到炕上直接出口:“啧啧啧,老四啊,没想到你这么勤快啊,这屋子收拾的这么干净啊。”

    四舅姥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姐夫,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一个人也没事儿,就是瞎收拾被。”

    姥爷点点头,连连称奇:“哎呀,这个我真的没想到啊,你还能爱收拾屋。”说着,姥爷的眉头皱了皱,微微的紧了紧鼻子:“哎,咋有股味儿呢。”

    “啥味儿啊。”

    姥爷摇摇头,看了姥姥一眼:“老婆子,你闻到了没?”

    姥姥则看向四舅姥爷:“老四啊,这屋子里是啥味儿啊。”

    四舅姥爷呵呵的干笑了两声:“我没闻到啊,大姐啊,啥味儿啊,是不是我身上的汗味儿啊。”

    我也闻到了,感觉这味道儿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往鼻子里钻,但是四舅老爷说是汗味儿,这绝对不可能的,汗味儿我又不是没闻过,有点像夏天厕所里的味道,又偷摸的使劲闻了两下,我能确定了,这个是搔味儿,还不同于那种尿骚味儿那么刺鼻,是在一种可以忍受的范围内的搔味儿!

    “这是汗味儿?”姥爷看着四舅姥爷满是疑惑:“我咋觉得不对劲儿呢。“

    “哎呀,爱是啥味儿就是啥味儿被,老说这玩意儿干啥啊。”姥姥在旁边直接开口,看着四舅姥爷:“老四啊,你现在自己挺好的?”

    四舅姥爷看着姥姥笑的有些发苦:“大姐啊,那你说我一个人咋整啊,不好也得好啊。”

    姥姥点了一下头:“大姐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现在太瘦了,人啊,上了点年纪,既不能太胖,也不能太瘦,这样对身体都不好啊。”

    四舅姥爷叹了一口气:“哎,我也知道啊,但是也不知道是咋的了啊,这身体就是一天儿不如一天儿啊,我东西也不少吃,但的咋得都吃不胖,这也挺愁人的不是?”

    我坐在一边儿,听着姥姥跟四舅姥爷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感觉双方的情绪都不太高,而且四舅老爷好像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警惕性,从姥爷说完这屋子里有味儿他那种警惕性就出来了,总感觉跟姥姥聊天儿是在防备着什么,感觉怪怪的。

    而且无奈最大的感觉还不是这个,而是我特别的老实的坐在姥姥的身边,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老实的都不太像我,总是感觉除了这屋子的三个三个大人之外,还有一双眼睛在暗处打量着我们,浑身都不舒服,但是这话却又说不出来。

    还好,姥姥只是坐了一个小时就起身要走了,我居然还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心里暗想着,赶紧走吧,在这儿待着我怎么这么难受呢!

    四舅姥爷送着姥姥出门,嘴里说着:“大姐啊,晚上在过来吧,我做几个菜,你跟姐夫一起过来吃点。”

    姥姥摇摇头:“不了,你还是去你三哥那吃饭吧,省的做一大桌子菜人少等我们走了都剩下了,都是自己家里的人,别客气。”

    四舅姥爷笑了笑:“那行,那晚上我去我三哥那里吃饭,再陪我姐夫喝点啊。”

    “哎,好。”姥姥应了一声,准备转身走的时候看着四舅姥爷又张了张嘴:“老四啊,你有没有啥话要跟我说的啊。”

    四舅姥爷被姥姥说的一愣:“大姐,啥话啊。”

    姥姥没有多说别的,反而上前拍了拍四舅姥爷的胳膊:“老四啊,我是担心你啊。”

    四舅姥爷看着姥姥牵着嘴角笑笑:“没事儿,大姐,我这不是挺好的吗,一个人也这么过来了,其实你们也就是看我瘦,但是我现在的日子还真的不错,自己一个人过的也领情,你不用担心啊。”

    姥姥点点头,领着我的手:行了,我先回老三家了,你回去吧,回吧啊。”

    四舅姥爷点点头,大老远的还站在门口喊着:“好,姐夫,晚上我去我三哥那咱们在一起喝点酒啊!”

    姥爷回头应着:“好,你早点过来啊。”

    我回头看了一眼,直到四舅姥爷回院子里了,姥姥扯着我的手步伐忽然加快了起来,我一溜小跑跟着,姥爷在旁边也跟着挺吃力的,看着姥姥连连的开口:“哎,你慢点儿啊,老婆子,你这是有啥事儿啊,这个着急干啥啊,咱们不敢火车!”

    姥姥撇了姥爷一眼:“有比赶火车更重要的事儿!”说完,反而脚步更快,姥爷最后放弃跟着姥姥了,站在后面大声的喊着:“哎呦喂!你倒是慢着点儿啊,这么大年纪了你以为你是年轻人啊!!”

    我被姥姥带着跑的是气喘吁吁的,找到进了三舅姥爷家,他听见进院子的声音直接迎了出来,看着姥姥:“大姐……”

    姥姥一直一摆手:“准备东西吧。”

    三舅姥爷怔了怔:“老四没说?“

    姥姥进屋后坐在炕上缓了缓:“没说,他现在也不可能说,他还意识不到这件事儿的严重性,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去准备套子,对了,下套子的人给我找没结婚的大小伙子,对对对,也不用找别人了,那个小生子就行!还有别忘了,给我准备两碗黑狗血,最好在给我撅根儿桃树枝儿,还有准备一瓶黄酒。”

    三舅姥爷连连点头:“好,那我这就去。”

    “对了老三!”姥姥叫住他:“今晚老四还能过来吃饭,记住啊,千万别让他喝多了,让他清醒着回家,你姐夫要是跟他喝酒啥的你就拦着点,你姐夫啥也不知道,别把正事儿给耽误了。”

    三舅姥爷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等三舅姥爷一走,姥姥看向我:“丹啊,今晚就看你的了。”

    我看着姥姥心里也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姥姥是要看我干啥,但是总觉得不应该是啥难度太高的事儿,而且就是难度高的事儿要么也不会有大问题,暗暗的安慰着自己,下面都走两趟了,一个狐狸有什么好怕的。

    就这么一直等到了晚上,我看着三舅姥爷把生舅给叫来然后在那屋偷摸的整着一个大网套,姥姥站在旁边监工,一边把那个黄酒洒在网套上嘴里一边不时地交代着什么,生舅瞅着还挺害怕的,看着姥姥不停的点着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紧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