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2.第402章 男孩女孩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天晚上来吃饭的人真多,我是谁都不认识,姥姥让我叫啥我叫啥,稀里糊涂的打着招呼,倒是生舅一直在逗弄着我:“丹阳啊,你咋不去找生舅玩儿了啊,生舅领你去你大舅家的果园吃桃子多好啊。”

    我抬起眼看着他:“我现在是高年级的学生了,姥姥不让我到处去玩儿了。”

    生舅笑了,看着我:“丹阳学习好啊,是不是都考双百分。“

    我有些不好意思,垂下眼:“没,就是八十多……”

    六年级的课程明显的难了,以前是不费劲儿就能考九十多分的,现在只能考八十多分了,所以别人一问我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好像很丢人似的。

    生舅看着我哈哈的笑了两声:“咋得了,丹阳,你不好意思了啊,没事儿,生舅跟你说啊,你那八十分就不少了,生舅上学那阵儿还考过鸭蛋呢!”说着,还摸了摸我的头:“你这小脑袋瓜聪明着呢,将来肯定有出息的啊!”

    我能看着生舅也笑了笑,心里还真的是也舒服了不少,其实我以前就挺喜欢生舅的,只是他大胡子上的凶,其实人特别的可爱,就像是三舅姥爷似得,长得很吓人,很丑,但其实都是很实在的人。

    “丹啊,跟你生舅过来吃饭,别在那玩儿了啊!“姥姥上桌后开始招呼着我,我应了一声,看向生舅:”去吃饭吧,我有点饿了。“

    生舅笑着看着我:“行,去吃饭!”

    上桌后我就明白生舅为啥不爱上桌吃饭了,生舅的妈妈我叫大舅姥姥的那个老太太,一等着我跟生舅上桌了就看着姥姥说起来了:“妹子啊,你说这生子都多愁人啊,以前我是愁他大哥家没孩子,现在他大哥家的孩子都满地跑了,我这心也就放下了,现在就剩跟生子上火了啊,这孩子你说他咋就找不到对象呢,你说俺家生子是差啥啊!”

    姥姥笑着看着大舅姥姥:“缘分的事情,急不得。”

    生舅一边陪着姥爷喝酒,嘴里一边应着:“可不是嘛妈,这事儿你听大姨的,急不得啊!再说了,这媳妇儿也不是我想找就能找的,要是不合适咋整啊,过到一半儿她在跑了呢,那到时候我得多上……“

    “咳咳咳!!!!”

    话还没等说完呢,三舅老爷就在旁边咳嗦上了,给了生舅一个脸色让他看了一眼四舅姥爷随即开口道:“你这孩子咋哪壶不开提哪壶!”

    四舅老爷倒是好像没在意生舅说啥,只是看着姥爷,不停的端着酒杯,嘴里说着:“来,姐夫,咱们这都多少年没见了,喝!!”

    其实说句实话吧,这边四舅姥爷除了看着瘦点,好像是有病似得,但是他要是真正说话吧啥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也没有神情呆滞什么的,就是人看着不精神,不过不精神是因为眼眶子凹陷发青,别的倒真是没啥大毛病。

    生舅摆摆手,看了他妈妈一眼:“行了,就你现在非得着急聊这块儿的,这对象的事情你就别跟着操心了,现在逮谁跟谁说,好像是我讨不到老婆了似得。”

    大舅姥姥撇撇嘴:“你还以为你是大小伙子啊,不小了啊,奔四十的人了啊,现在村里的人背后都说你是大光棍子啊,这话我听见了不是啪啪的打我脸啊,你就不能给我长长脸,就娶个漂亮的媳妇儿回来?!”

    生舅却忽然笑了,看着姥姥:“大姨,你看见没有,我妈现在就要魔怔了就因为我这点儿事儿啊,那我不想娶个漂亮的媳妇儿啊,我这哥几个谁没结婚啊,飞龙二胎都有了,那我看着不着急啊!!”

    “别提他!”一直没说话的四舅姥爷一听见‘飞龙’两个字忽然来劲了,看了生舅一眼:“他现在不是咱们家的人了!”

    生舅皱了皱眉,看着四舅姥爷:“老叔啊,飞龙那就是不懂事儿啊,你们俩就别置气了,亲爹还有跟儿子一直生气的?”

    姥姥皱了皱眉,看向三舅姥爷:“飞龙跟老四咋得了?”

    三舅姥爷叹了一口气,小声的道:“还不是飞龙向着******那点事儿,现在俩人都僵在这儿了。”

    姥姥点了一下头,没在多说什么,我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嘴里吃着东西眼睛还在四处的看着,当时是在院子里吃的,一开始天还挺亮的的呢,但是渐渐的天就暗了,虽然院子里开着明晃晃的灯,但是我还是有些害怕,不得不说的是这个胆子的确是越长大越小了,不像是小时候那么无畏啥都敢干了。

    正说着话呢,我听见院子口传来一记男声:“呀,这都在这儿呢,大爷啊,二大爷,三叔都吃着呢!!”

    我随即回头,看见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人领着个肚子微隆的女人进来了,四舅姥爷随即就不悦了:“谁告诉他来的。”

    生舅看着四舅姥爷叹了一口气:“老叔,你们爷俩还能一直这样啊,我让来的被。”

    我心里明白了,这个来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就是飞龙,也就是四舅姥爷的儿子,等他们走进,飞龙看着姥姥随即张口:“哎呀,大姨啊,您还记得我吗,我那阵儿还上你家玩儿呢!”

    姥姥站起身看着他,嘴角轻轻地笑着:“飞龙啊,大姨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啊,你那阵儿才几岁啊。”

    飞龙挠了挠头:“嗨,我记得,我这都记得呢!”说着,他扯了扯自己的媳妇儿看着姥姥:“大姨啊,这是我媳妇儿,小玲,小玲,这就是大姨!”

    小玲看着姥姥也张了张口:“大姨。”

    姥姥连连的应着,嘴里说着:“来,快坐坐坐,丹阳啊,你叫人,这个是你飞舅,这个是你舅妈。”

    我自然也很听话的张嘴叫了,那个舅妈就坐在我旁边,看起来也不是很年轻了,看着我一直在笑:“这城里的丫头就是看着细皮嫩肉了,不像咱们这儿的都像野孩子似得。”

    姥姥摆摆手:“啥农村城里的,都是一样的,俺家这孩子也野着呢,你这肚子,是怀孕了啊。”

    小玲儿舅妈点了点头:“恩,才五个月,刚显怀呢。”

    我听着她的话本能的去看向她的肚子,小玲舅妈一见我看她肚子乐了:“丹阳啊,你给舅妈看看,看看舅妈怀的是小弟弟的还是小妹妹啊……”

    姥姥在旁边张口:“她能看出啥啊,别让她看了。”

    小玲儿舅妈‘啧’了一声:“小孩子看的才准呢,来丹阳,你给看看。”

    也不知道是我这一下午太过紧张了还是怎么的,我从舅妈的那个肚子里竟然看到了一嘟噜一嘟噜的东西,身上麻痒了够呛,感觉那整个肚子里装的都是这玩儿意,像是把好几串葡萄给塞进肚子里了。

    “丹阳啊,男孩儿女孩儿啊……”

    舅妈看着我笑呵呵的张嘴问着,我张了张嘴,却有一种如临大敌之感,不知道是要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