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7.第397章 谢谢我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伸着脖子正想看个清楚,姥姥忽然回头,‘哐当’一下把抽屉关上,我被吓了一跳,对上姥姥的眼睛:“丹啊!你咋还不去上学!”

    “我这就走。”我应了一声,转过身想走,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忍不住的回头看向姥姥:“姥,那抽屉里是啥啊。”

    姥姥冲我摆摆手:“快去上学吧,不该问的别问!”

    我瘪了瘪嘴,干啥不告诉啊,心里不乐意,但是脸上又不敢表达的太明显,怕姥姥要是怒了十一放假就不领我去她老家了。

    三舅姥爷正在院子里站着,大概是看我的情绪有些泱泱的,摸了摸我的头:“咋的了丹阳,咋小嘴还撅上了呢。“

    “三舅姥爷。“我看了他一眼:“我想知道姥姥的抽屉里放的是啥,姥姥不告诉我。”

    三舅姥爷‘噗嗤’一下就笑了:“咋得,你还害怕你姥姥能背着你藏啥好吃的啊。”

    我摇摇头:“不是。”说着,我满脸神秘的往三舅姥爷跟前儿凑了凑:“就是一个还流着血的东西呢,姥姥在手里攥着的,也不知道是……”

    “丹啊,咋还不去上学啊,这都要晚了啊。”姥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看着我冷着脸说道,我一看这姥姥不高兴了,也不敢在多言语什么了:“喔,我这就走。”说着,我看了三舅姥爷一眼:“三舅姥爷,我上学了啊。”

    没想到三舅姥爷居然冲我眨了一下眼睛,小声的道:“丹阳,你先去上学吧,一会儿三舅姥爷去给你看看,等你回来在告诉你里面是啥。”

    我有点不敢相信,看着三舅姥爷:“是真的吗。”

    三舅姥爷笑着冲我点了一下头,刚要开口,姥姥就在后面说道:“还墨迹啥呢,赶紧上学去,跟你三舅姥爷在那小声的叨咕啥。”

    我瘪瘪嘴:“没叨咕啥。”

    说完,也冲三舅姥爷眨巴了一下眼睛,抬脚向院子外走去,别说,现在看三舅姥爷那张脸也不觉得多磕碜了,其实小孩子的接受能力是最强的,儿不嫌母丑这句话就是打这儿来的,不管是多难看的人,但小孩子看习惯了,看见人家身上亲切的优点了会比大人更容易接受的,相反,大人就特爱戴有色眼镜看人,例如我们家隔壁的李奶奶,她后来就偷偷地跟我说:“丹阳啊,我咋瞅你那个三舅姥爷不像是好人呢,脾气特别不好吧,你家咋还有这种亲戚呢,你可得跟你姥姥说防着点儿。”

    那阵儿我也不懂啥圆滑,上去回道:“我三舅姥爷是好人!”

    给李奶奶顶的是一愣一愣的,现在回头想想,李奶奶她也是好心,只是她也避免不了跟别的大人一样以貌取人,习惯戴有色眼睛看人,这个是一种惯性,以及人的普遍的防备心理,说是说不通的,但是我现在回头去想想三舅姥爷这个人,他叫丑三儿,因为从小就长得磕碜,差点就没娶上媳妇儿,由此可见,他从小是受了多少的白眼跟委屈了,还能变成个好人,不对社会有偏见倒也真是不容易啊。

    刚走到校门口,有人喊我,我转过脸,却不禁愣了一下:“袁可欣?”

    袁可欣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她看着我招了招手:“王丹阳,你过来。“

    我看她没背书包,又看了一眼校门里面,还是走了过去:“你咋不进学校呢,你书包呢。”

    袁可欣有些警惕的往旁边看着,还把我往她前面拉了拉,有点让我挡着她的意思,那感觉说白了,就是有点不敢见人。

    “我要转学了。”

    我怔了一下:“你咋转学啊,转哪去啊,市里啊。”

    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这个节骨眼转啥学啊,在我小时候,转学是个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意味着所有的新同学你都不认识,学习进度啥的也不知道,好端端的干嘛要转学呢!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来是跟你告别的……”

    我又愣住了,跟我告别?就是跟万美娇告别也轮不到我吧。

    “我谢谢你啊。”她又接着出口,看了我一眼:“你那阵儿是班里唯一帮我的人。”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我也没说啥啊。”

    袁可欣垂下眼:“反正我以前都不跟你一起玩儿的,但是我没想到你会替我出头,我谢谢你了,我以后都不来上学了,要是以后上初中了,兴许咱们还能看见,要是再看见的话,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对你了,我走了啊。”

    我忽然有点难过,其实自己也不知道难过个什么劲儿,看着她:“哎,你用不着转学吧,李德胜那边……”

    袁可欣却忽然有些咬牙切齿,转过脸看着我:“我恨他一辈子。”

    我不知道说啥了,这咋这么严重啊,看着她越走越远,我觉得心里挺郁闷的,其实都是小孩子啊,李德胜固然可恶,但是我敢说,他的心智也没发育成熟呢,就这么被人咬掉了一个耳朵,还被人恨一辈子了,这得多吓人,那时候我真的觉得一辈子是很长很长的时间,恨一辈子啊,这不得做恶梦啊。

    回到班级里的时候我还在想着袁可欣的事情,黄小强不明所以还从后面凑过来问我昨晚到底对我做啥了,我懒得搭理他,就糊弄的应着:“哎呀,你别问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李德胜还有袁可欣的事情爆发后,早自习的时候就算是吕老师不在,班里没有管着的班干部,那也没有人会多说半句话了,大家都特别自觉的在自习,这点倒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你不说话,我不说话,大家就都不说了,黄小强也就不多问什么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看着袁可欣空空的座位还在想,其实我跟她并不是好朋友,甚至我也很烦她,但是她说要不念得时候我心里咋也不得劲儿呢,甚至还不希望她不念,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的忧伤。

    后来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小孩子的心里是最简单也是最软的,所以说小孩儿是好哄的,袁可欣让我觉得反感的时候我挺烦她,但是后来我又觉得她可怜了,是真的可怜,一个人在班级里孤立无援的,然后还特意过来谢谢我,也许她不过来谢谢我我还不会想这么多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