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6.第396章 脖子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在保家仙儿那屋待了很久,等她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就着我脖子上的伤给姥爷解释两个来回了,当然,还有三舅姥爷夸张的演绎成分,他是如何大喝一声,拿着姥姥给他的那根红绳缠住的黄小强的脖子,又是怎么样把魂儿给黄小强叫回来的,末了,三舅姥爷一边挠着头一边的嘿嘿的笑着:“姐夫,你别说啊,这事儿还挺过瘾哪。”

    姥爷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你这是顺当了,再说没被吓到,吓到你就不说这话了。”

    三舅老爷一脸认真地看向姥爷:“姐夫,那你说我能不能也接仙儿啊,像大姐似得,回我们村儿给人看,之前小生子跟我说大姐在大柱那给大柱家看的多厉害厉害的,说实话,我是信了,但是我没有全信,但如今我真是眼见为实了啊,那大姐就点个纸扔天上了,那火就忽忽悠悠的着着就像给我大姐领路似得,可玄乎了!我这也就是自己看见了,要是有别人给我讲我还不能信呢!”

    正说着,姥姥走了进来,我特意的瞄了她一眼,她的手已经洗干净了,一点儿血都没有了,这就是说她的手上之前弄的肯定不是自己的血!

    姥姥直接走到柜子那里,大概是要给我找干净的衣服换上,看了三舅姥爷一眼:“老三啊,你要请仙儿啊。”

    三舅姥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想来的,但是我不行吧,我长得丑啊。”

    姥姥拿了身干净的衣服递给我:“丹啊,你去厨房自己把脏衣服换下来。”说着,又看了三舅姥爷笑了笑:“你别说你不行,你还真的挺适合接仙儿的,但是想请仙儿给人看病的话得看缘分,故意为之的话老仙儿未必肯出马。”

    三舅姥爷怔了怔:“真的啊,大姐,我长得丑也行啊。”

    “跟你长相有啥关系啊,主要看你的心眼儿好不好,接仙儿了就得给人看病祛邪,讲究也挺多的,说实话,你要是真想接仙儿啊还是自己再考虑考虑吧,而且仙家不同,也不可乱请,主要还是看缘分,你先考虑清楚吧。”

    三舅姥爷点点头:“还有这说道呢,那行,我再合计合计,要是想请的话再跟你说,你帮我看看。”

    见他们聊天,我直接去厨房把衣服换了,然后往姥姥那屋瞅了一眼,见姥姥没有注意到我,随即偷偷摸摸的走到保家仙儿的那屋,刚想拉开供奉案堂下面的抽屉,却不禁愣了一下,居然上锁了……

    这愁不愁人啊,我随即就泄气了,上锁了钥匙在姥姥那儿了,我也打不开了啊,但是越想知道是什么,自己就越着急,鼓捣半天也弄不开只能又回到了姥姥的那个屋子去了。

    他们还在聊天,也不知道是说道哪儿了,三舅姥爷看着姥姥继续开口道:“大姐,那咱们明天就走吧,回小杨屯,这次来我可算是见识到你这本事了,小生子说着一点儿都不参假啊,我这也算是找对了人了啊,你去帮着给四胖看看,要是他在这么下去我真的担心他啊!”

    姥姥皱了皱眉:“你还没说四胖是咋的了啊。“

    三舅老爷叹了一口气:“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就是看着他整个人现在都是飘的,好像是浑身没力气似得,去市里医院看过了,说是神经衰弱,没大毛病,但是没毛病的人哪会那样啊,这不吗,那个小生子就跟我说起你了,我这就来找你了,大姐,你明天就跟我去吧,这四胖啊,跟我的感情最好啊!“

    我一听姥姥就要跟三舅姥爷走有些着急,老毛病随即就犯了:“姥姥,你不能把我自己扔家里啊。”

    三舅姥爷笑了笑看向我:“丹阳啊,你姥姥不会扔下你的,要不你跟着一起去玩儿啊,俺们那可好玩儿了啊!”

    我的脸抽抽着:“三舅姥爷,我也想去,但是我现在还得上学啊。”要是姥姥明天走,那我咋跟着去啊,在姥姥的眼里,学习为大,就是我想跟着她都不会同意的。所以,我跟着去这事儿,要是我学校不放假的话肯定就没戏了。

    姥姥没有用应声,眉头微蹙好像是想着什么。三舅姥爷看了她一眼:“大姐,明天走不,明天走我现在就给俺们家里人打电话准备一下,你这都多少年没回去了。”

    “大姐?”

    姥姥摆摆手:“不是我不跟你去,而是现在我有事儿走不开啊,老三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也有几十年没见到咱们村的人了,说实话,之前的老邻居啊,我都想啊,还有大嫂子啥的,这都多少年没见面了啊,就等到十一吧,我领着丹阳还有你姐夫俺们一起回去,还能多待两天。”

    我的嘴随即就乐了,好似心里的愿望都实现了一般,控制不住的高兴,这么说来,我不但可以跟姥姥去三舅姥爷哪里,还能见到生子舅舅啦。

    三舅姥爷看了我一眼:“大姐啊,你看,丹阳乐了,丹阳乐了啊!”

    被他这么一说我直不好意,我脸臊的通红的,但心里的高兴是掩饰不住的。

    姥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俺家的孩子啊,别的事儿不上心,但是就爱出去溜达啊,玩儿啊啥的,她可喜欢去农村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偷摸得吐了吐舌头。

    三舅姥爷却继续豪爽的笑着:“这是燕子的孩子嘛,当然像燕子了,那阵儿燕子都说了,你们搬走的话她会不乐意的,但是没想到还是搬走了,给我妈都想了够呛,一直都在念叨着,不知道这个丹阳长多大了。”

    那晚上姥姥和姥爷跟三舅姥爷聊了很多,我则很早就睡着了,睡熟前却感觉有人摩挲着我的脖子,由上至下,很舒服,本来脖子被那个黄小强掐了一下啊,嗓子有些疼,还有点儿紧,但是被摸了摸后我随即就舒服起来了,气儿也感觉特别的顺畅,早上起来照镜子,就剩下一大团浅粉色的红印了,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啥了,本来还担心这样不能去上学呢,但是现在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了。

    上学的时候我回头喊了一嗓子:“姥姥,我去上学啦!”

    姥姥在保家仙那屋应了一声,并未像以前一样还出来送我叮嘱我注意车什么的,透过院子里的窗户,我往屋子看了一眼,看见姥姥居然还跪在老仙儿的案头前上着香,而那个抽屉,也是开着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