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7.第377章 不正常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听的很入神,这么说来就是五鬼运财本身就是不好的,而雷子奇妈妈弄得这个用姥姥的话说不是正统的五鬼运财是不是更加不好的??

    ‘不好的’这三个字,基本上是可以确定的,因为那五个摆明了是想弄死我,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在车上的,还有那天晚上挡我还有挡董发的,以及大晚上叫我名字吓唬我的就是这几个东西!而且不但是想弄死我,还要弄死董发跟李琴阿姨,要不是姥姥用笤帚打,他们俩兴许就那么走到黄泉路上再也回不来了!

    “大婶子,我还是没有听懂。”雷子奇的爸爸皱着眉看着姥姥,指了指旁边的单人床:“那跟这床有什么关系啊。”

    我晕了,看来雷子奇的爸爸今天要是不把这床的事儿弄明白了,今天我们就甭想出这个屋了,我真怀疑他现在对什么五鬼不敢兴趣,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张床,最重要的就是他老婆和没和别人有一腿……真是服了。

    姥姥没有应声,而是直掏出从家里带来的烟,抽出了五根,然后用打火机直接点燃,点起后一碗米上插上一根正在着着的香烟,随后双手合十,闭眼默念,雷子奇的爸爸不知道姥姥在在做什么,但是看姥姥的样子也不敢多问。

    我想姥姥是请仙儿临身,但是姥姥请仙儿临身干嘛要把烟插在碗里啊,就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只听见姥姥大喊了一声:“破!!!!”

    声音洪亮吓了我一跳,雷子奇的爸爸也是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后来见我望向他,连忙清了清喉咙有些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好像在告诉我,刚才只是莫名的崴了一下脚,并没有真的害怕。

    我倒是觉得这个雷子奇的爸爸貌似有钱之外没啥多余的优点了,既死心眼,又小心眼,还有点好面子,要是早就相信我姥姥的话,就是带着我撞车的那天就让姥姥来直接给看了那这事儿兴许早就解决了,他媳妇儿现在也许可以亲口告诉他这床在这放着是干啥的,省的他在那猜来猜去还埋汰人,并且暗暗的在心里想着,将来我有一天要是长大了,绝对不能找这种男人。

    姥姥一声喝完之后香烟开始加快速度燃烧,不一会儿,就烧到了烟屁股,雷子奇爸爸满脸惊讶地看着烟屁股:“太快了,这也太快了,怎么会烧的这么快啊!”

    在当时来讲我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当然,先生也不会把自己做这件事的意义当场解释给别人听,不过后来姥姥回家的时候我倒是问过姥姥,姥姥说喊那一声‘破’字是要破了这个阵,让老仙儿出马直接压住这五个东西,省的那五个东西在回来闹得时候让她分神。

    等香烟烧完,姥姥直接拿起一个碗倒出了里面的大米,回头看了雷子奇的爸爸一眼:“从你接手这个厂子之后,是不是生意一单要比一单大,几乎是一步一个大台阶的向上迈着了?”

    这个不用姥姥问,我其实就可以替雷子奇的爸爸回答了,我想姥姥也是清楚地,只是想确定一下,因为那个时候姥爷回家说过,之前的老板都要把厂子给干黄了,是雷子奇的爸爸接受厂子后,厂子立刻就好起来了,好像那时候他们在厂子上班的还都挺高兴地,都说这个新老板带点子,一来就让厂子起死回生了,以为能涨工资呢,谁知道姥爷这说被开就被开了,想起这事儿我都替姥爷郁闷。

    不过雷子奇的爸爸一听姥姥这么问,一张脸居然透露出了一丝谨慎,以及只有商人才有的精明:“额……还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我们借钱还是怎么的,他说的费劲不拉的。

    姥姥吐出一口气:“你也不用遮掩,不管你赚多少钱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钱,都是这五个东西给你弄来的。”

    雷子奇的爸爸愣了一下:“不能啊,就算是我的生意很有起色,也应该是我的运财童子,也就是我养的小鬼的功劳啊,怎么会是这五个呢,而且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五个啊,就是我媳妇儿她也没有说过这个找财阵这么厉害的啊……”

    “大概是你的阳气太重,所以教你媳妇儿的这个人才会让你媳妇儿背着你养了这五个鬼,以防止被你身上的阳气冲到坏事儿,我前面跟你说过,正统的五鬼运财,是东南西北中,五方聚集在一起的生财鬼,但是非常的不好请,必须得道行高深的先生亲自坐镇点符念咒,而且他们还很不好控制,稍有差池便要承受反噬之苦,常人也根本请不过来,而你老婆请的这些个,就是邪道当中的,好请,但也容易遭人利用,属于会给你几个甜枣吃然后就会打你的巴掌的,随后更是会被心术不正的人远方操控,被人利用,小鬼的确也可以招财,但我敢说,单单靠小鬼的话不会有这么大的作用的,小鬼更多的是开运效果比价好,当然,养完小鬼在弄来大鬼,你这事业短期上来看,必须是势不可挡财源广进的了。”

    姥姥说着,直接把放在桌子上的碗递给雷子奇的爸爸看了看:“看见上面写的字了吗。”

    我瞄了一眼,上面是一个‘贪’字。

    雷子奇的爸爸有些懵懂的点点头:“恩,看见了,贪……这是什么意思。”

    姥姥伸手冲碗哪里指了指,“你自己上前把五个碗都看一看。”

    雷子奇的爸爸一脸疑惑的走上前,逐一拿起来看着,嘴里还跟着念叨:“恶……赌……穷……色……这是什么意思啊。”

    姥姥看着他:“这就是你老婆请来的五个东西。”说完,不禁走上前,从床头冲着的方向拽出一个箱子:“这里面应该是放着你老婆养这五鬼用的东西。”说着,拿出一厚摞大票的冥纸,乍一看就跟真钱是一样一样的,只不过上面写的‘阴间通用’人头还是一个古代的戴着头饰的男人脸,我本能得就想到是阎王爷。

    啧啧,时代真的开始发展了,冥纸已经变成这样了,这叫冥币。

    “这个冥币是给贪鬼,恶鬼,上的。”姥姥拿着冥币冲着雷子奇的爸爸晃动了两下,随后手又在箱子里掏出了一盒扑克牌还有色子,看着雷子奇的爸爸:“这个是给赌鬼上的。”

    我愣了一下,给赌鬼玩儿吗?

    随后,没等我们说话,姥姥又在箱子里翻腾了半天,掏出了一本书,书上是一个果体的女人,我虽然没看过这种书,但是一下子就猜到这是什么书了,肯定是给那个色鬼看的!

    果然,姥姥开口道:“这个是给色鬼看的。”然后又掏出了一个纸剪出来的果体女人,:“丹啊,你别看。”姥姥叮嘱了我一声看向看雷子奇的爸:“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个床的用处吗,我现在能确了所以告诉你,这个床是给这个色鬼用的,用来跟这个女人交合用,你现在明白了吗?”

    不用姥姥叮嘱,我都不会看这个果体的纸剪出来的女人,因为画的实在是太粗糙了,直观感觉就是除了腚大胸大,没看出别的什么优点,五官都看不太清,那个色鬼是咋想的呢。

    随后,姥姥又拿出一些吃的,都是一些带着包装的真的吃的,嘴里继续说着:“这个是给穷鬼上的,还有冥币,应该也是给穷鬼的,现在你因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吧。”

    雷子奇的爸爸重点还是在那张单人床上,看着姥姥:“不是,这个床真的是给这个什么色鬼用的啊,这个色鬼……在哪里了啊。“

    姥姥的眉头一挑:“怎么,你还想看看他?用不用我现在就给你叫来?”

    雷子奇爸爸随即摇头,有些惊惧的样子:不不不,我就是问问,问问,随便问问,我可不想看见,不过……大婶子啊,有这五个东西真的给我捞来了很多的财?”

    姥姥点了一下头:“当然,但是天上从来都不会掉馅饼,养鬼自古以来就不正统,伤及自身,严重的反噬者甚至会断子绝孙,而你又是靠着五方的恶灵游魂招来不义之财,我敢说要是继续这么下气,不出三个月,这钱来多少,就会没多少的,甚至还会家破人亡,人和钱都是剩不下的。”

    雷子奇的爸爸大惊:“不行啊,大婶子啊,我这事业才刚刚的有了起色了啊,千万不能让我家破人亡了啊,而且,我是正经做生意的,不是不义之财啊!”

    姥姥直接起身,看着雷子奇的爸爸:“这样吧,我问你,是不是现在你卖出去的货,不管要价多高客户都不会还价?哪怕你的价位比市场上别的木材厂要高三到五倍,都是一样的货,但人家就是要你的,好像是魔怔了一般赔钱也买的你的,对不对?!”

    雷子奇的爸爸噎住,看着姥姥半天都没有应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