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5.第375章 他生气什么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没有应声,雷子奇的爸爸紧接着又补了一句:“大婶子,我是觉得我媳妇儿弄不动这个玩意儿,这个也太沉了啊!”

    说着,雷子奇的爸爸又看向我:“小朋友你说叔叔说的对不对。”

    我无言,我又不懂,问我也没有用,现在我不想知道这个柜子是谁故意放在这堵门的,我也不想知道这个暗间是谁打出来的,我只想知道墙后面有什么,那种小小的好奇感就好似肚子里踹了无数只刺猬,扎的我抓心挠肝的。

    “姥姥,这门咋打开啊。”

    我忍不住了,直接出口问道,心里想着,赶紧把门给我打开吧,我要看看你里面有什么,如果里面是养的大鬼我真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怎么养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那时候现象里过度丰富,当时想的居然是里面应该是五个像那个在市里的商场里的那种穿着衣服的高大的男模特,我从小就觉得那些模特吓人,像真人似得,或者是身体里有个真人,总感觉到晚上没人的时候那些模特就会动,还会像人一样的说话。

    所以当时满脑子都是那个,再加上小鬼是小孩儿,那么大鬼肯定就是大的了,越想心里越刺挠,想赶紧知道答案。

    姥姥看了雷子奇的爸爸一眼:“刚才的那个斧头呢,把这个门劈开。”

    雷子奇的爸爸哭丧着脸看着姥姥:“不是,大婶子啊,我总觉得我媳妇儿不能背着我在这儿隔出来个小屋,这没有意义啊,再说了,她一个女人家的也弄不动这个柜子的啊!”、

    我真是不明白雷子奇的爸爸纠结这件事儿干什么!心里想着,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但是我现在却明白雷子奇的爸爸为何那么揪着这事儿不放了,因为两口子因为在一起久了过度相熟就会有一种神奇的默契,对对方做的事情也有些神奇的预感,也可以称之为敏感,也得是我现在说的有些晦涩,稍等片刻,大家马上就会知道答案了。

    姥姥看向雷子奇的爸爸:“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究竟是不是你老婆做的,进去一看便知,但是我事情得跟你说明白,不管你不是你老婆做的,她做这些事情,也只是想让你的事业越来越好,快点!给劈开!”

    因为姥姥的样子有些着急,在加上语气严肃,雷子奇的爸爸便也没有在过度多问,只是闷闷的去把斧头拿了进来,表情有些复杂的对着门,猛地抬起胳膊,‘磅’!!的一声,大力的劈开了门。

    我本能得退后一步,害怕脑子里臆想的五个男模特机械的冲出来,或者是木木的动两下,那我真的,这辈子别说是云霄飞车了,商场都不会去了,只要有那种像真人模特似得地方都不会去。、、

    ‘哐当’!!一声,雷子奇的爸爸把暗门劈开后手里的斧头一扔。

    声音吓得我一激灵,但还是忍不住好奇伸着脖子往小屋里面看,里面黑黢黢的,就跟这个仓房门一打开的情景差不多,啥都看不清楚,雷子奇的爸爸没动,站在那里不知道想着什么,我当然也不会第一个进去,所以姥姥看着姥姥抬脚,我不禁在心里为了姥姥捏了一把汗,我知道姥姥不会有问题,姥姥的心里肯定是特别的有谱的,但是担心还是难免的,因为姥姥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让我紧张。、

    所以我虽然是害怕,但还是乍着胆子紧随姥姥身后,想让自己起到一个保护姥姥的作用,但其实我知道是自己多想的,我这啥也不懂的,怎么会保护姥姥,但是我心里有底就有底在身上挂着的符,那是胡家太爷太奶保护我的符,所以我想,胡家太爷太奶会保护我,也一定会保护姥姥的!

    姥姥进门后直接在墙上摸着打开了灯,这个隔出来的小屋子瞬间透亮了起来,鼻子仔细的一闻,甚至还能闻到一股香的味道,我从小就是闻着这个味道长大的,所以说对着这个味道特别的敏感。

    当然,跟我在外面想的完全不一样,不但没啥模特不说。跟个普通的小卧室没啥区别,进门后是一张单人床,旁边还贴着墙放着一个桌子,桌子上唯一不正常的是桌子上居然放了五个碗,难不成是谁在这儿吃饭?

    我正想着呢,看到姥姥走到了那个桌子面前,我随即跟了上去,一下子就看到了不对的地方,每个碗的上面居然都写了个字,五个碗,就是东南西北中。

    并且不是正常的一字排开的,而是桌子的四个角,一个角放了一个,中间还放了个碗,好似是对应着上面的字,而且每个碗里居然都插着三根香,桌子上还零散着放在一些吃的,好似在供奉什么一般。

    在看向那个单人床,除了个床板居然什么都没有,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真是闻所未闻!

    我看着姥姥拿起了一个碗,不禁也凑过去看,碗下面还有字,‘贪’怎么会有‘贪’字呢,我想不通,所以来不及等姥姥动手,逐个把碗拿起来看着下面写着什么,。五个碗下面写的都不一样。

    连起来大概就是‘色’‘穷’‘恶’‘赌’‘贪’……

    我有点发懵:“姥姥,这是啥意思啊,怎么会有字呢。”

    这几个字应该是代表什么的,但是我现在实在是不明白,所以很迫切的希望姥姥能给与我答案。

    姥姥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回头看向雷子奇的爸爸:“现在你明白了吗。“

    雷子奇的爸爸的表情用冷峻来形容最合适不过,嘴角紧紧的抿着,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严肃,好像是正在气着什么,这让我不解,他看着姥姥:“大婶子,你就告诉我这张床是什么意思的吧,是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的。”

    我不解,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样子啊,关注床干什么啊,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单人木板床而已啊,他为什么要生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