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3.第373章 晒天针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句实话,姥姥的年纪大了,腿脚不是特别的利索,有时候走远了都不行,但是姥姥一遇上这样的事情,立刻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精气神儿什么的都特别的足,一般年轻人都比不了。

    雷子奇的妈妈被姥姥逮住后,嘴里还在哇哇的大叫着,特别惊恐的样子,好似姥姥是要杀了她一般,一旁的工人都吓坏了,见状都没有人敢上前问问是咋回事儿,大概也是被雷子奇的妈妈给咬怕了。

    其实姥姥也没有做什么,她拽着雷子奇妈妈的手,掰出中指,用自己的手指不停的撸着力气极大,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过嗓子疼的症状,就是火上的大了,脖子里好像是着了火一般,特别的干涩疼痛,这个时候只要弄点酒,然后不停的搓着脖子,在用手上去掐,掐出一个一个的好像是吻出来的草莓印记一样的东西,这个火就下去了,这样,嗓子也就不难受了,姥姥当时就是使得那么大的力气的,不停的用手掐着雷子奇妈妈的中指,直到她妈妈‘噶’的一声直接晕过去了,姥姥才看了看那几个工人一眼,“帮我让她躺好!!!”

    那几个工人迟疑了一下,显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听姥姥的话,直接看向了雷子奇的爸爸:“老板,这……”

    雷子奇的爸爸摆摆手:“大婶子说什么你们就照做!这是我请回来的先生!!”说着,也有些着急的往前走了两步:“大婶子,用我做什么吗?!”

    姥姥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不用你做!你就在那好好待着就行!”

    那几个工人随即上去,按照姥姥的要求把雷子奇的妈妈弄得仰面躺好,然后把四肢都给张开吗,摆成了一个大字型。

    其实那时候我在看那几个工人帮着姥姥忙活的时候还在想,这厂子里的工人大概是全都给换了,都是比较年轻的那种的,因为以前我也跟着姥姥去姥爷的一个工友家吃过猪肉,还算是认识一些工厂的工人,但是现在一个都看不着了,要是姥爷知道自己以前的老同事也不在厂子里了,心里肯定也不会舒服。

    我以为姥姥下一步就是请仙儿,但是姥姥没有,待雷子奇妈妈的大字造型弄好了之后,姥姥让雷子奇的爸爸进屋去兑了一杯盐水,就是普通的那种盐水,然后用手指轻点着,在雷子奇妈妈的身上弹了起来,嘴里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虽然姥姥说的那套磕儿我没有听懂,但是姥姥的做法我确是明白是什么意思的,盐水本身就是有祛邪的效果,这个不只是我们讲究,就连国外都是公认的,所以我猜测,应该是雷子奇的妈妈被脏东西给冲到了,姥姥用盐水给她净身,同时起到一个祛除晦气的作用的。

    在这里也给大家提供一个小敲门,可以在家里的墙角哪里不宜被人发觉的地方撒点盐,这个会祛除家里的晦气坏运气,无毒无副作用,而且操作简单,推荐使用。

    但姥姥手里的一杯盐水弹完,看了雷子奇的爸爸一眼:“好了,可以给抬进屋子里去了。”

    雷子奇的爸爸点了点头,吩咐着那几个工人把雷子奇的妈妈抬进了屋子里,随后,他看向姥姥:“大婶子,要不要上楼去看看,我们家清来的运财童子就在楼上了。”

    姥姥摆了摆手:“不急,等我先忙活完五个大的,在去弄五个小的。“

    “五个大的?”雷子奇的爸爸愣了一下:“大姨,什么五个大的啊,你说的是那个招财得阵吗。“

    姥姥看了他一眼:“等找到那个阵你就会知道是咋会事儿了,我现在给你解释也没有用,你也够呛能懂。”

    说完,姥姥直接拿下自己戴在手指上的银戒指,看了雷子奇的爸爸一眼:“能给我接一碗水过来吗?”

    雷子奇的爸爸虽然不明白姥姥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点头去给姥姥接回来了一碗水。

    我也好奇,姥姥撸下来银戒指这点我倒是真不明白,也吃不透,所以我想看看姥姥下一步要做什么,等雷子奇的爸爸把盛着水的碗拿出来,姥姥随即就把自己戴着的银戒指给掰直,因为银子都比较软,所以掰直倒也不费劲儿,掰直后姥姥直接把银戒指扔到了碗里,雷子奇的爸爸忍不住的问道:“大婶子,这是在做什么啊。”

    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所以,雷子奇爸爸的这一声也算是间接的道出了我的心声,我也想知道姥姥这是在干什么,姥姥淡淡的扫了一眼雷子奇的爸爸:“听说过晒天针吗?”

    “晒天针?”雷子奇爸爸愣了一下,我以为他不懂呢,谁成想他居然点了一下头:“我听说过啊,但晒天针不是缝衣针弄得吗?”

    姥姥用下巴指了指自己碗里的戒指:“我这个,效果是一样的。”

    我当时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晒天针的,大家也念在我当时年龄少,原谅我的无知,在这里,我给大家普及一下,什么叫做晒天针,晒天针说的通俗一些就是一根儿普通的晒过太阳的缝衣针,也是辟邪圣物。

    一般是家里有明白的看事儿人才会晒的缝衣针,当然,如果只是一根普通的缝衣针在晒晒太阳之后是不能称之为晒天针的,要想让缝衣针升级成晒天针必须严格遵循方法,具体方法如下,首先,是取一根缝衣针,然后在阳光很好的正午时分暴晒,讲究一点的会选择单日,不讲究的单双日具体差别我现在还没研究出来,然后晒足七七四十九天,这跟针就晒好了,之所以选择正午,是因为一天当中只有正午的阳光正烈,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看电视剧,一边电视剧里演的古装片,都是正午时分拉出去斩首,这里面的讲究就是正午时分的阳气最烈,刀下鬼死后也不能复仇,所以晒天针晒成之后煞气很大,随身携带,方可辟邪,而且因为制作方法还算是亲民,不是很复杂,很多人都会自己晒一根留着辟邪用。

    当然,如果晒天针的作用仅仅就是如此的话,姥姥也不用把自己跟晒天针有一样效果的戒指拿出来了,它还有最大的一个供用,就是追踪灵异。

    我不用说太多,且看姥姥放进碗里的戒指就知道了,如果按照姥姥当时说的那戒指跟晒天针的效果一样,她一定是把那个戒指放在阳光下晒过的,所以,那根掰直的戒指落入水里之后,不一会儿就自己浮了上来,不一会儿,竟然就这么转了起来,就是像指南针那么的转着的,看得我当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觉得神奇的不得了。

    掰直的戒指大概是转了能有个三四圈,然后速度慢慢的下来,最后一端开始微微的发颤,震的碗里的水面都开始了一道道波纹,我和雷子奇的爸爸都不敢移开眼,就这么盯着碗,想看看它到底能指向哪里,约么过了能有一分多钟,那根戒指冲着我的方向,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我有点害怕,抬眼看着姥姥:“姥,它指着我了!”

    姥姥安慰一般的看了我一眼:“没事儿,你别紧张,跟你没啥关系。”然后姥姥直接看向雷子奇的爸爸:“那边厂房吗。”

    雷子奇的爸爸往我身后看了一眼,随即摇摇头:“不是,那边是之前老板自己盖得一个车库还有杂货仓,我来了之后就一直空着没有用过。”

    姥姥点了一下头:“行,那你领我过去看看,应该就是在那里了。”

    雷子奇的爸爸点了一下头:“大婶子,你的意思是我媳妇儿布的那个阵就在那里了?不可能啊,那都让我锁上了啊。”

    姥姥叹口气:“先别说这些了,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随后,我们几个人直接走到了碗里戒指说指的一处四四方方的房子前,说实话,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跟着董玲玲我们俩还都觉得这里挺大的,给董玲玲羡慕的是不行不行的,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渗叨,这里面太大太空档了,尤其是晚上,我姥爷那阵儿还在这里打更,我都不敢想象,要是我在这住我肯定是还害怕的,这大白天看着有人还凑合,要是晚上得多空旷啊!

    “咦,谁给我换锁了?!!”

    雷子奇的爸爸用钥匙开了两下那个锁,不禁有些着急的张口:“这个锁头是我自己换的啊,谁把锁头给我换了啊!”

    姥姥不假思索的回道:“现在先不用想这些了,先把这个锁头给砸开!”

    我倒是觉得这事儿压根就不用合计,肯定是雷子奇的妈妈干的,她养大鬼都背着雷子奇的爸爸了,这换个锁也不是啥难事儿!

    雷子奇的爸爸听着姥姥的话点了点头,四处打量了一圈摸来了一把斧头,对着大门抬手就是用力一坎!

    ‘哐叽’!!!一声巨响。

    锁头就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