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2.第372章 命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此,确切的说起来,当我能确定以后我是会接仙儿的年龄是在十一岁,因为以前一想到自己会接仙儿就会害怕,只是十一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儿,当然,还有姥爷的事情,他因为质疑姥姥还吃了一些亏,所以我在那个时候确定在姥姥的年纪大接不动的时候把仙儿接过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姥姥开始教我一些风水命理的东西,类似看香这次,但也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渗透,有时候看我对某一件事儿感兴趣姥姥就会多说几句,从而给我起到一个学习的作用。

    例如董玲玲的后妈李琴阿姨,我一直很好奇姥姥为何能知道李琴阿姨生不了孩子,以前小,觉得的姥姥的眼睛像是医院的机器那么厉害,一说一个准,知道了命理面相的一些奥妙之后,我知道姥姥是从面相得来的答案,那天抽空我就仔细了的问了问。

    姥姥只说了一句话:“因为她泪堂乱纹,子女缘薄。”

    所谓泪堂乱纹,就是眼窝下面,称之为子女宫,也就是卧蚕的位置上,这个地方要丰厚,不宜空陷,因此,此地纹路杂乱的人,一般都没有子女的缘分,就是有,将来也会为子女的事情操心,晚年为子女上火。

    当然,结合一个人的面相,不能但看一点,还要看额头,眼睛,嘴巴,人中,等等,涉及面十分的广阔,还有一个人的骨头也是十分重要的,称之为骨相,看相,不但要看脸,还需看气,也就是看精气神,一样都不能少,里面的知识可谓是博大精深,所以我了解到这些之后,再加上其中玄而又玄的一些对未知的预测,我非常的喜欢。

    其实简单的也可以理解为,我们都是对未来有说憧憬的,这就跟我们女孩子在初中时候喜欢研究星座是一样的,我也喜欢星座,但是因为接触了命理,而命理显然要比星座复杂,而且是纯国内高人在人类诞生时候就一点点积累的精华,所以我一度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当然,我正是处在一个求知欲很强的年龄上,所以,当姥姥愿意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就非常的乐意去学,甚至是比本身上学学习的文化课还要喜欢,但是姥姥一直说让我分清主次,在她的眼里,我不是要当一个正统的先生的,我现在做的,只是为了某一天接仙儿时而做的打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姥姥也说了,我知道知道也没有坏处。

    话说的远了,扯回来,大约是早上八点左右的时候雷子奇的爸爸就来了,进门后一脸着急的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大婶子,咱们赶紧走吧,我媳妇儿严重了!”

    我不知道他媳妇儿怎么就会严重了,但是我跟着姥姥还是急匆匆的就上了车,等一上车之后,雷子奇的爸爸一脚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不得不说,座他的车绝对是给我弄出来阴影了,这给我吓得,姥姥坐在前面,我坐在后面,感觉要不是有前座挡着我都得窜出去。

    “叔叔,你慢点开。”

    我真是忍不了了,就他这个速度,我感觉我都要吐了。、

    雷子奇的爸爸一脸抱歉的在室内镜看了看我:“小朋友你忍一忍,叔叔的老婆,就是小奇的妈妈现在病的很重,得赶紧找你姥姥过去看看,否则我怕厂子里的人看不住她在出点儿什么事儿啊!”

    姥姥把手从前面伸过来压住我,也怕我出什么事儿,看了雷子奇的爸爸一眼:“你爱人现在什么症状。”

    雷子奇的爸爸叹了一口气:“就是像鬼上身似得,前几天我就是发现她有点不对劲儿,她老么喜欢吃一些东西,纸啊什么的,被我看见喊唬了两声自己也是知道的,有意识的,但是今天早上一起来就不对劲儿了,哇哇叫着就奔到院子里去了,我怎么拉都拉不住,还跟我喊着说不让我出去找人,我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后来反应过来,她说的不让找人,大概就是不让我去找你,这可定就有问题啊,所以等工人一来了,我就让大家帮忙,给她绑上了,这就赶紧过来了,要不然我真的怕她出什么事儿啊。”

    姥姥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应声。

    雷子奇的爸爸又看了姥姥一眼:“大姨,你说,会不会说我家养的那个运财童子?”

    我也觉得的是个小孩儿,要不就是那五个男的,要不然这事儿就说不通了。

    “不可能,他磨得是你的儿子,不是你老婆。”

    听姥姥的意思是不是那个小鬼磨得雷子奇的妈妈,我心里想,那一定就是那五个男的磨的了。

    雷子奇的爸爸皱皱眉:“那就是跟我媳妇儿布的那个阵有关是吗?这她现在迷得乎的越不太正常我也问不出来她那个阵到底是在那布的啊!”

    姥姥看了他一眼:“放心,我去了就会帮你找到的。”

    我挑挑眉,看来这个雷子奇的爸爸还是不信有五个男的,其实我也挺纳闷的,他们两口子天天的生活在一起,怎么他媳妇儿干什么他还能不知道呢,这心得多大啊!、

    就这么胡斯乱想着,外加心惊胆战的走了一路,现在合计合计,雷子奇的爸爸真的感谢那时候路上的车少,否则,就按现在的交通情况,在加上他当时开车不要命那个劲儿,那就是马杀杀了。

    车子直接开进了厂子里,然后直奔雷子奇他们家住的那个小楼,我来过,倒也算是轻车熟路,还没等车子停呢,我就看见雷子奇的妈妈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傻笑,三四个大老爷们围着她,能看出来都挺着急想要制服她的,但愣是近不了身。

    雷子奇的爸爸急匆匆的停下了车,看着那几个工人喊道:“这么回事儿!不是都绑上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几个工人也是一脸的委屈,露着胳膊给雷子奇的爸爸看,嘴里嚷嚷着:“老板啊,你自己看看啊,这都是老板娘咬得啊,她力气大着呢,我们好几个人都按不住她啊,刚才她自己把绳子都给挣折了啊!”

    我看过去,的确是能看见两排清楚地牙印,都咬出血筋儿来了,下嘴可够狠的了!

    正想着呢,雷子奇的妈妈看见了姥姥,嘴里啊的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往屋子里跑,姥姥大喝了一声:“还想跑!!”说着,极其灵巧的往前奔了几个大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