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5.第345章 哭声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不就是一个……一个普通的娃娃吗……”

    董玲玲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仍旧为自己辩解着,

    我已经吓哭了,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很严重,我没想到姥姥会这么生气,所以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姥姥:“姥姥,我真的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万美娇怎么会死啊,这个娃娃是我们班的那个雷子奇给玲玲的,法术也是他教的啊!!”

    “丹阳!你不怕烂嘴啊,你不能说啊!”董玲玲一看我全都招了,一脸着急的看向我:“你要是烂嘴了怎么办啊!!”

    我已经不怕什么烂嘴不烂嘴的,我都要吓蒙圈了,一个是姥姥前所未有的愤怒让我害怕,还有一个就是万美娇会因此没命,一切的一切都在挑战着我的心里极限,我真的已经崩溃了。

    “董玲玲,胡奶奶告诉你,要是这个娃娃被你带到学校,你信不信,你们那个女同学中午之前就会没命!”

    姥姥看着董玲玲一脸正色的说着,拎着那个娃娃走到老仙儿的那个屋开始上香,上完香后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不一会儿,扔在地上的娃娃嘴里居然开始往外吐血,是真儿真儿的吐血的吗,吐得一张白布做的脸都被血给染红了,董玲玲也被这奇异的景象吓的有些哆嗦,看着已经哭的满脸鼻涕的我:“丹阳,那个娃娃怎么会吐血啊!!”

    我吸着鼻子看着她:“那个雷子奇不能靠的太近的,他们家里养小鬼的啊,你那天上厕所就是小鬼在外面敲的门,邪门的很啊!!”我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在我还未成长发育完全的世界观里,姥姥就是我的天,我不能离开她,所以,不管是让我会有什么报应,只要姥姥不在生我的气,那我就会把知道的全部说不出来。

    最最亲爱的姥姥啊,我真的是被拖下河的啊,你千万别给我送到沈阳去啊!!

    “啥叫养小鬼啊?”董玲玲听着我含糊不清的喊完,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鬼不是脏东西吗,人碰到是要生病的,能养吗?”

    我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关键现在我也顾不上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姥姥,我抽了抽鼻子:“姥……”

    “闭嘴!!”姥姥回头就冲我吼了一声。

    这一声让我的哭声直接噶在胸腔里了,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我从前淘气,因为我从来不觉得姥姥会真的生我的气,也知道姥姥有时候说要把我送到沈阳是吓唬我,但是这次心里真的没底,我六神无主,又惊又惧,看着姥姥不停的给保家仙儿上香,那香头烧的死黑烟滚滚,而且速度极快,几乎是姥姥的手刚放上去,香头就烧完了,不一会儿,屋里几乎都是黑烟,呛得我都要睁不开眼睛了。

    因为从小跟着姥姥长大,我也算是明白了一些香头简单的查看方法,黑烟为凶,所以我从未见过香头烧过黑烟,而这次居然烧了这么多黑烟,我满脑子就一个想法,这次的事儿真的大了,大的我要楼不住了。

    姥姥几乎是不停的点香,最后董玲玲被呛得受不了跑到院子去了。

    我不敢走,就这么傻呆呆的站在保家仙的房门口,听见姥爷满是惊讶地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哎呀妈牙怎么这么多的黑烟啊,老婆子啊,家里着火了啊!!”

    当时我已经看不清了,只是不停地在流着眼泪,一方面是自己哭的,一方面是烟呛得,那场景一般人见到了绝对会感到惊奇,谁会想到,只是给老仙儿上个香居然能出来房子着火的效果,可见这件事儿是有多么的严重。

    就在我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姥姥从屋子里几步奔了出来,手里拎着那个娃娃在院子里大喊了一声:“酒呢,给我拿酒来!!!”

    我跟着姥姥走出屋子,站在院子里看着她手里拎着的那个娃娃,当时娃娃浑身都变成红色的了,一点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姥爷一见姥姥这样知道她是被仙儿上身了,赶紧从屋子里拿出一瓶白酒,类似啤酒瓶子装着的一整瓶白酒,姥姥接过白酒咕咚咕咚的就全都给干了,回过头又冲着姥爷大喊了一声:“给我拿酒来!!!”

    姥爷懵住了,看着姥姥:“没有了啊,家里就这一瓶了啊。”

    “给我拿酒!!!”姥姥大声的喊着,六亲不认的模样。

    姥爷有些害怕的看着她:“好好好,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去给你买去啊!!”

    说完,姥爷急匆匆地就向院子外跑去,我已经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动,而董玲玲更是一脸惊恐的站在院子当中,我想她肯定也是害怕的,不然她不会特意的往我的身边挪了挪,嘴里小声的说着:“丹阳啊,你姥姥这是咋的了啊,雷子奇的娃娃咋都变得通红了啊,你姥姥往那上面整啥了啊。”

    我浑身都控制不住的哆嗦着:“那是我家里的老仙儿,老仙儿上了姥姥的身了。”

    话音刚落,姥姥就在院子里蹦跳了起来,有几下蹿的特别高,都要崩到房顶上去了,我知道姥姥这是在跳大神呢,但是心里也都控制不住的担心姥姥摔倒,姥姥蹦跳了一阵子,嘴里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说着什么。

    随后,姥爷打开大门给姥姥有买回来了四五瓶白酒,姥姥随后拿起一瓶,也没有用手去拧,直接用牙一叨,就把瓶盖子给起开了,然后咕咚股咕咚的又喝了几瓶,我看着直觉的心惊,现在想想,的确是解释不了得,否则常人要是这么喝的话胃早就烧炸了。

    再喝到最后一瓶的时候,姥姥忽然停住了,双手紧紧的掐着娃娃的喉咙处,给娃娃都掐的走形了,然后嘴唇快速的山下煽动,好像在念着什么,随后,姥姥的眼睛一瞪,把娃娃的脸冲向自己,拿起最后一瓶白酒,往嘴里一道,然后对着娃娃‘噗’!!的一喷。

    呜哇~~呜哇~~~!!!

    “丹阳,你听见哭声了吗?”董玲玲有些害怕的看着我:“谁家的孩子在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