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9.第329章 一切,都怪异的很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出我所料,当袁可欣说完她头疼之后,这件事就非常严重了。

    上午的时候吕老师先通知袁可欣的父母送她去医院,然后又把黄小强还有那两个人打人同学的妈给叫来,等这父母一来,黄小强算是彻底的蔫儿了,被他妈在教室外面大骂,你个没出息的!你居然连女孩子你都打啊!谁叫你打的!你虎还是傻!!

    李德胜此时倒是相当有男子气概,一副大无畏的感觉,整张脸都是在说自己没错,而且拒绝跟吕老师去办公室,吕老师拉扯了他两下,没有拉扯动,只能等着他爸过来。

    我认识李德胜的爸爸李大有,他一来直接冷着一张脸站到教室门口,瞪着李德胜:“李德胜!你给我出来!”

    李德胜随即就有些哆嗦了,我能看出来他是怕他爸的,兴许不怕老师,因为老师也就是吓唬吓唬未必真打,但是父母就不同了,一打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快点!!”

    见李德胜磨磨唧唧的在那,李大有不耐烦地催促着,好像就是在说,你再在那给我磨蹭老子就打折你的腿,班级里当时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全都看着李德胜往教室外面走,我当时也看着他,谁知道就在李德胜刚迈出两步的时候,忽然哎呀了一声,一脸痛苦的跪倒地上:“我肚子疼!!!”

    李大有算是彻底的怒了,上来就跟提溜个兔子似得,扯着李德胜的后脖领子:“你现在跟谁俩呢!是不是让我当你的全班同学面揍你你才老实啊!还给我装是不是!!”

    李德胜被李大有拎的脚都悬空了,但是他仍旧一脸痛苦的样子:“爸……我疼……我真的很疼啊……”

    我皱皱眉,他这样子我感觉不像是装的,要不然这也太没眼力见了,这时候还跟大人这样,这不是找揍呢么。

    李大有可能也是合计到这点了,先放下了李德胜,他随即就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嘴里不停的说着:“肚子,肚子好疼……好像,好像有人扎我……”

    “哪疼?”李大有问了一声,伸手掀开李德胜的肚子,我远远的看过去,居然看见一颗颗小小的针眼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李德胜的肚子上长着,就算是起湿疹啥的,速度也没有这么快啊,肉眼看过去,就能看见,一个小粉点一个小粉点不停的起来的,密密麻麻的,不一会儿,李德胜的肚皮上就起了一层,就像拿着小彩笔点上似得。

    他疼的是妈妈的叫唤,李大有有些着急了,这时候也顾不上李德胜打架的事情了,抱着他直接就去医院了。

    在开学的第一天早上,我们班就以两名同学进医院,三名同学在办公室被老师教育而结束。

    而我,也为了交代当时的事情经过被吕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我是一点不夸张的把事情前后叙述了一遍,当然,因为还有别的目击同学也在那交代情况呢,所以我跟黄小强之间传纸条的事情还是没捂住,后来一想也的确是捂不住,我们俩传这个纸条应该就算是此次事件的引子了。

    所以,我也不疼不痒的写了一份检讨,主要是自我批评传纸条的事情,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无辜的,因为是黄小强先给我传的,我又没撩扯他,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把责任往黄小强的身上推,因为在吕老师的办公室里他妈差点没把他掐死,我看的都疼啊。

    上午的时候教务处主任还特意来了我们班级,第一节课没上数学也没上语文,上的是思想教育课,讲了很多关于早恋什么的危害,还说什么我们是一个班集体,必须要拧成一股绳团结友爱之类的,我现在想想教务处主任那阵教育我们的时候真是说的都是大道理啊,举了两个例子还是说什么现在要是打仗了,我们就是最亲密的战友,你身边的同学兴许都会把为你挡子弹,你能打为你挡子弹的战友吗?!

    不管听没听懂,我们都是一脸知错,内疚的样子低着头,最后教导主任大力的拍着讲台:“你们是高年级的学生啊,怎么给低年级的做榜样,你们班级的整体成绩一直不错,但是现在居然闹出这种事情,我痛心啊,我痛心啊!”

    个别几个女生居然还哭了,我都不知道是哭个什么劲,大概是被教导主任给感动了。

    我熬啊熬啊,心想着你怎么还不说完,就看见教导主任张着大嘴忽然说起了哑语,就是口型动,肢体动,但是没声,类似现在看看电视忽然开了静音,我们班的全班同学都愣住了,不明白教导主任这是啥意思,互相的看了看,谁也不敢问这是干啥呢。

    教导主任可能随后就发现自己不对劲儿了,张了张嘴,应该是很想发出声音,但是怎么都说不出来,他喝了一口随身携带的茶水,还是说不出话,就在我们交头接耳一脸疑惑的时候,教导主任抬脚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过了能有二十分钟,学校的广播喇叭点名批评了我们班,说我们还把教导主任一心为了我们班,气的已经失声了,让我们全班检讨。

    一切,都怪异的很。

    不过后面的课可算是正常上了,吕老师特别交代董玲玲说雷子奇是新来的同学,教科书进度跟我们可能不一样,如果他有什么不适应的,让董琳玲多帮助他,我想这应该是袁可欣的活,只是她住院了,所以这个活就交给董玲玲了。

    董玲玲自然是满口答应,下课的时候还特意走到雷子奇的旁边问他有没有什么听不懂的地方,雷子奇有些闷,除了点头什么都不说,董玲玲见他不说话,张了张嘴:“那你要是有不懂得你就去问我啊。”

    雷子奇还是点头,不说话,董玲玲一回到座位就跟我说雷子奇是不是内向,我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中午放学的时候我想把挂在凳子上的垃圾袋给顺便给扔进教室后面的垃圾桶里,一回头,居然看见雷子奇的座位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愣了一下,我随即凑过去看,把那个东西从他的课桌里捻了起来,脑子里全是问号,他课桌里怎么会有缝衣针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