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6.第326章 说反话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董玲玲说完,一张脸看上去还挺可惜的,叹了一口气:“哎呀,丹阳,你都不知道,差一点点,就是差一点点啊,好可惜啊。”

    我皱着眉头看着她:“那没看见也挺好的,看见其实也没啥用。”

    董玲玲嘟着嘴看着我:“咋没用啊,看看才知道将来自己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她想的可真远啊,不过随后董玲玲没等我问,自己就按耐不住跟我讲了那个镜仙儿的玩法,我听后觉得很有难度,比那个笔仙儿要有风险的多。

    首先呢,得准备两根蜡烛,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把蜡烛点着,然后对着镜子开始自己削苹果,必须要保证的是这个过程没人打扰,也就是最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看着镜子,嘴里默默的念叨着,镜仙儿镜仙儿快快来,镜仙儿镜仙儿请出来,如果这个时候苹果皮断了,那就是镜仙儿请不出来了,所以你就赶紧把苹果吃掉,如果苹果皮一直就削得很流畅,没有断掉,镜子又出现异常的折射或者出现什么声响,那就是请来了。

    可以在请镜仙儿前一开始就许好愿望,例如董玲玲说她想看见未来爱人的模样,所以最后镜子里出现的就是她未来的爱人,也可以直接请镜仙儿临身,问一些问题,这个就跟笔仙儿差不多,但是要比笔仙儿恐怖的多。

    因为笔仙儿一般人看不到,也就在纸上写写,就算是吓人也是在人的心里承受范围之内的,而镜仙儿则是在镜子里,或者直接上身跟你说话,我实在是想不到跟镜子里的人对话是一种什么感觉,总觉得后脊梁麻麻的,越发佩服董玲玲的勇气了。

    “你一点都没害怕啊。”我听着董玲玲若无其事的说完,心里的敬佩感油然而生,果然姥姥说女孩子成人以后就是大人了,董玲玲跟小时候比变化很多,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候笔仙儿她都不让我玩儿呢,现在居然玩儿上镜仙儿了。

    董玲玲摇摇头:“我不怕,我隔壁的那个姐姐说,她哪次请苹果皮都是断的呢,就我很幸运请来了,就是半路的时候我表叔他们突然回来了,结果我着急上床把腿给撞了,要不然就圆满成功了。”

    我这才发现,她的腿的确是青紫了一块:“那你的腿没事儿吧。”

    董玲玲摆摆手:“没事儿。”正说话呢,董发在他们家的院子里喊董玲玲回去吃饭,董玲玲看了我一眼:“丹阳,我先回去了啊,吃完饭我在来找你,说不定跟我表叔一起过来呢。”

    我嗯了一声,看见董玲玲跑了回去,一回头,看见身后的姥姥吓了一跳:“姥!你咋在后面站着呢!”

    姥姥对我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你咋的了啊,跟玲玲聊啥了聊害怕了,我出来是看看下象棋的出来没,好让你姥爷赶紧出来散散心。“

    我望出去,看见那几个老头出来了,点点头:“出来了,让我姥爷出来吧。“

    姥姥随即回头喊了一嗓子:“老头子,你赶紧出来吧,去看人下象棋,别在家瞎合计了啊!”

    姥爷一脸郁闷的从屋子里出来了,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哝着:“看啥都没意思啊。”

    姥姥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没意思你还去看。”说着,扯住我的手:“丹啊,走,咱们进屋。”

    我回头看了姥爷一眼,在望向姥姥:“姥,姥爷这样不会做病吧。”

    姥姥叹口气:“你姥爷这犟啊,谁知道这怎么这么犟,过一段时间看看吧。”说着,进了屋,看了我一眼:“玲玲在城里不是报补习班了吗,学的咋样啊,要是好的话姥也给你报一个。”

    我连连摇头:“姥,我俩没聊这个事儿。”

    “那聊啥了。”

    一说道这,我赶紧往姥姥面前凑了凑:“姥,就是玲玲跟我说她玩儿那个镜仙儿呢,说是看见自己以后的丈夫了,就在镜子里,但是没看见脸,姥,这个是真的吗?”

    姥姥皱皱眉,看着我:“你还想试试?”

    我摇头:“不,我不试,就是有点好奇,我不想知道自己以后的丈夫是啥样。”

    姥姥应了一身,特别认真的看着我:“丹啊,姥姥告诉你啊,那个什么镜仙儿笔仙儿乱八七糟的不能玩儿,最有可能的是撞鬼,后果你自己是知道的,其次就算那个不是鬼,真是什么自己的丈夫,但是这属于泄露天机的事情,你知道后果是啥吗?”

    我一脸懵懂的摇摇头,姥姥认真的样子让我有点紧张,也不敢在嬉皮笑脸的:“我不知道。”

    姥姥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折寿。”

    “折寿?”我愣住了,看着姥姥:“姥,玩镜仙儿会折寿吗?“

    姥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你们还小,还意识不到这些事情的严重性,总是觉得好奇就玩儿了,但是真正的后果来的时候,你就得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了,所以,你千万别碰,以后,也别让玲玲再去碰了,知道吗。“

    我连连的点头:“我知道了,我肯定不玩儿了,也不让玲玲玩儿了,姥,玲玲的腿还青了一块呢,是不是也跟这个有关系啊。“

    姥姥摇了一下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你记住别碰这些东西就行了。”

    我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从笔仙儿那次之后我就长记性了,什么碟仙儿之类的我听听也就过去了,如今就算是知道镜仙儿也不会去碰的,一个是对未来谁当我丈夫不敢兴趣,二来觉得太过玄乎跟吓人,更何况还有姥姥说的折寿什么的,我压根想都不敢去想。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趴到窗户那往外看了一眼,随即望向姥姥:“姥,是董玲玲的表叔过来了?”

    “董玲玲的表叔?”姥姥有些疑惑,随着我一起向窗外望去,她那个表叔一进门就奔我家厕所去了,董发死死的拉着他,让他往我们家的屋门里进,我一边看着嘴里一边说着:“姥,董玲玲的这个表叔走路打斜,不走直线。”

    姥姥微微的蹙了蹙眉,随即起身向着屋外走去,见状,我也赶紧跟了出去。

    董发当时已经是一头大汗,看见我姥姥瞬间一副看见救星的模样:“胡大姨儿啊,你快给看看,我这个大哥现在走路不走直线儿啊!”说着,他看向董玲玲的表叔:“大哥啊,这就是胡大姨儿,我们这一片儿有名的先生啊。”

    董玲玲的表叔脸仍旧朝着我家厕所的方向,嘴里应着:“喔喔喔,大姨胡,老走直线啊!”

    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一旁的董玲玲赶紧看着姥姥开口道:“胡奶奶,我表叔是说胡大姨,他就是不走直线,他最近说话就是这样的,说不明白。”

    姥姥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他面前,仔细的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他冲着的方位:“他不走直线儿是不是就爱往一个方向走。”

    董玲玲点点头:“恩,就爱往那边走。”说着,指了一下我家厕所的方向:“像那边有磁力似得,就吸着他往那边走。”

    姥姥嗯了一声,“身体没有毛病是吗?”

    “没有,去医院看了,说啥事儿都没有啊。”董发在旁边应道,“胡大姨,这不是啥大事儿吧。”

    姥姥拿出一根烟,直接点着,看着董玲玲那个表叔半眯着眼,我们谁都不敢在多说话,就这么等着姥姥,半晌,姥姥忽然张口道:“你是不是买了个什么有讲究的东西?”

    我望向董玲玲的表叔,他不停的摇头,但是表情却有些着急:“嗯嗯。”

    看来这挺严重的,明明是点头都做成摇头了,这得多难受啊。

    姥姥闭着眼睛,嘴里继续说着:“你给放到哪了,东西都歪了你不知道吗?!”

    董发一脸不解的看着姥姥:“胡大姨儿,啥玩意儿歪了啊。”

    姥姥没有应声,直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仙儿应该是送走了,这才睁开眼睛,看向董玲玲的表叔:“你知不知道自己买啥了没好好给放着啊。”

    董玲玲的表叔摇着头,嘴里说着:“之前,之前没买过一个,一个古玩,让我,让我放放床上了。”

    我听他说话直觉的费劲,但是硬缕也算是明白了点,就是之前买过一个古玩,然后,给放床上了?

    “咋还给放床上了呢?”董发满脸疑惑的看着董玲玲的表叔:“大哥,你慢点说,别着急。”

    董玲玲的表叔,指着地,“放,放床上了。”

    姥姥点下头:“他的意思是放床下的地上了,现在能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吗,给拿出来,那个东西是有讲究的,不要乱放,放到你家的正位置上,供起来就好了。”

    “打,打,打我。”

    董玲玲的表叔着急的说着,我听的这个累啊,是想说我打吧,变成打我了,这得犯了多大的忌讳啊,好在姥姥听懂了,赶紧帮忙把董玲玲的表叔弄进屋了,然后在两个屋子上了香,嘴里念叨了一阵看着董玲玲的表叔开口道:“你现在说话应该没事儿了,赶紧给你家里人去个电话,把这事儿说清楚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