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1.第321章 林老师的孩子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到下午,晓月姨急匆匆的跑进院子里,冲着姥姥大声的喊道:“大姨,老坟起完了,您去看看啊!”

    姥姥应了一声,直接跟着晓月姨向他们家的地走去,我跟在姥姥的身后,等到了晓月姨家的地发现都挖完了,我心里想,这效率真是出奇的高啊,果然是人多力量大,没想到这一上午的功夫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起完那边的坟之后走过来的时候放鞭炮了吗。”姥姥看了一眼挖出来的墓穴,不禁出口问道。

    晓月姨点点头:“恩,放了,放了一路呢。”

    姥姥点了一下头,“好,冥纸给我三张。”

    晓月姨赶紧从一摞的冥纸里抽出三张递给姥姥,姥姥直接点着,然后扔进了墓穴里,嘴里念叨着“给你暖暖穴。”

    这个姥姥后来跟我说过,暖穴也叫暖炕,就是说人刚下入新穴的时候会觉得冷,就好像是我们住屋子一样的,所以烧三张冥纸暖暖,而我也问过姥姥,为什么不抓鱼放进去,因为大文不是说了吗,得让鱼在墓穴里游这才寓意比较好,姥姥说各地的风俗不一样,很多以前讲究的多现在一点点演变的都没有啥了,而且那个下葬的鱼还是挺讲究的,得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小河鱼,还不太好抓,与其抓不对还不如不抓,就按新式的来呢。

    待墓穴暖完之后,姥姥又拿出几枚硬币,摆出一个七星阵,嘴里说着:“七星引路,后辈齐全。”

    然后看向晓月姨:“你妈打的新棺材祭品什么的都给放进去了吗。”

    晓月姨点头应着:“该放的都给放进去了。”

    “给我些元宝。“姥姥说着,接过大文递过来的金元宝,直接洒在墓穴的四个角上,然后闭着眼睛念叨了一阵,再睁开眼后大喊了一声:“吉时已到,葬!!”

    晓月姨母亲的那个棺材随即被下入墓穴,然后前面的几锹土是由晓月姨埋得,这个必须得直系的子孙来做,由于晓月姨家就她自己,所以这儿子的活也只能她去做了。

    随后,姥姥又让晓月姨把带来的冥纸在坟前烧了,然后磕完头算是彻底的葬完了。

    等葬完之后又放了一阵鞭炮,奇怪的是一挂鞭炮响了三分之一就灭了,大文愣了一下,嘴里念叨着:“是不是潮了。”然后点起来继续的放,结果在烧三分之一又灭了。

    晓月姨瞪了他一眼:“大夏天的鞭炮潮什么,又没有下雨,是不是妈不高兴了啊。”

    姥姥随即望向晓月姨:“晓月啊,你妈妈喜欢热闹吗。”

    晓月姨摇了摇头:“不太喜欢,大姨,这个跟热闹有啥关系吗。“

    姥姥点点头:“当然有关系了,这个就跟我们搬完新家要热闹一下燎下锅底是一样的,但如果你妈妈不喜欢热闹就不要再放了,她可能嫌太吵了,我们回去吧,其实这放炮就是个形式,主要是你起坟来的路上放了就行了,让小鬼别挡路,现在反而没什么讲究了。”

    “好,大姨,那就听你的。”晓月姨应了一声,看着姥姥:“那咱们现在就回去了吗。”

    姥姥点了一下头:“这就完事儿了,大家往回走,别回头乱看就可以了。”

    这次我到是挺听话的,没有回头看什么,主要姥姥也看着我,不让我看,回到晓月姨家之后姥姥显得异常的疲惫,倚在炕上一直打着盹儿。

    晓月姨弄好晚饭看着姥姥的样子有些担心:“胡大姨,您没事儿吧,是不是病了啊。”

    姥姥摆摆手:“我没事儿,就是年纪大了,好累,休息休息就好了。”

    我想姥姥是因为接仙儿接的,因为丽珠的那个事情一晚上折腾了那么多次,而姥姥的一根弦儿一直得紧绷着还得想着给晓月姨母亲迁坟的事情所以一定是累到了,我也不敢淘气,害怕打扰到姥姥休息,所以一直就特别乖的在姥姥的身边坐着。

    直到吃完饭,姥姥才看着我幽幽的张口道:“丹啊,姥姥不中用了。”

    我愣了一下:“姥,你咋这么说呢,你是我看见最厉害的人。”也是我最崇拜的人啊。

    姥姥看着我笑了笑:“你啊,从小就是嘴甜,但是姥姥现在的年纪的确大了,身体跟不上趟啊,一接完仙儿啊就浑身都没有力气。”

    “姥,那以后我接吧!”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姥姥忽然就出口这么说了,其实我知道自己会害怕,但是我看着姥姥特别疲惫的样子也感到心疼,所以我想帮姥姥分担一些。

    姥姥轻轻的牵了牵嘴角:“不行,你太小了,还啥都不懂呢,还不到接仙儿的时候呢,不过现在你已经帮了姥姥很多的忙了,要不然姥姥也许就不会接这么多的事情了。”

    我垂下眼:“那姥姥咱们回家之后你就多休息休息吧,谁要是上门让你看你就先别给看了,养好身体了再给看。”

    姥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姥姥也想休息啊,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啊,就像你丽珠姨的事情,姥姥也知道她的事情比较难办,会比较麻烦,也会让姥姥自己感觉到疲劳,伤神,但是姥姥看见了,就得全力以赴啊,那是人命啊,你说对不对。”

    我想着姥姥的话,点了点头:“嗯。”

    “如果以后你长大了,接了家里的老仙儿,那你也要记住,既然是干这个行当,能帮还是要帮的,只要不发歪财,就是给自己积阴福德了。”

    我听着姥姥的话有些不太懂,“姥,啥叫歪财啊。”

    姥姥轻轻的笑了笑:“就是趁火打劫,你要要知道先生也是有好坏的,有的就喜欢挣昧良心的钱,先别说给没给人家看好,但是钱却要的很多,最后搞得人家人财两空,先生却跑路了,或者说扯一些有的没有的原因,很多人都不懂,就这么被糊弄了,也不敢得罪先生,再或者,这件事明明很好破,他却在中间使诈,弄得难上加难,最后在给说的玄而又玄,求请问事儿的人不停的加钱消灾,这就是发歪财。”

    “歪门邪道得来的财,你要记住,将来你要是接仙儿给人看事儿绝不能发这个财,否则,轻则小病缠身,就算是病不找你也会找你的家人的,重则就是折寿短命了,老天会让你无福消受的。”

    我拼命的摇了摇头:“姥,我不会的,就算以后我会给人看事儿我也会像你这样给人看的,不会发歪财的,不过,姥,发歪财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还有人敢发吗。“

    姥姥点了一下头:“大有人在啊,丹啊,你的路长着呢,以后啊,肯定会遇上这样的人的。”

    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人:“姥,那个仙姑算吗,她就是发歪财,所以她就进公安局了。”

    姥姥笑了笑:“对,她就算一个,不过她不算是真正的先生,因为她就是个骗子,专门骗钱的,姥姥指的是跟姥姥一样的先生,他们发歪财。”

    说着,看我一知半解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以后你遇见了就会知道了,姥姥现在跟你说的就是我们是帮人的,不要想着用这一行当赚多少钱,要想的是帮人家解惑,治病,救人,这样,才算是一个好的的先生,知道吗。”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其实姥姥不说我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因为姥姥给人看事儿的时候从不计较回报,这大概也是找姥姥看事儿的人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第二天一早,许奶奶跟着丽珠一起来送我和姥姥回去了,许奶奶给了姥姥一筐鸡蛋,说是自己家里养的,让姥姥千万别嫌弃,一定要收下,这是她的心意,姥姥嘴里直说着谢谢,接过那筐鸡蛋“这么多得攒了好久吧,真的谢谢了。“

    许奶奶摆摆手:“我不好意思啊,给你钱你非不要,所以我这……“

    “别说这个了,你给丽珠看病花了不少钱了,我都听说了,都不容易,就别说什么钱不钱的了,丽珠现在没事儿就好了。”

    “胡大姨,谢谢您。”丽珠看着姥姥也在旁边开口说着。

    姥姥笑了笑:“别客气了啊,我先走了,你们没事儿去我家那串门啊。”

    丽珠点点头,冲着姥姥摆摆手:“胡大姨,一路顺风。”

    “哎,好。”姥姥笑着答着,关上车门,看了大文一眼:“大文啊,开车吧。”

    大文应了一声,直接启动了车子,我则看向那框鸡蛋:“姥,自己家养的鸡蛋跟咱们在市场买的有啥不一样吗,看着都是长的一个样子的啊。”

    姥姥看着我:“自己家养的营养多啊,丹阳吃了长大个。”

    大文也在驾驶室里笑着回应着:“是啊,小丹阳以后长大个还能当模特呢。”

    我知道大文是在说好听的,但是心里也挺高兴地,手不自觉地摆弄的那些鸡蛋,但随便移动了两个居然在里面看到了一角露出来的红色:姥,那是啥啊,鸡蛋里面有东西。“

    姥姥也愣了一下,随即慢慢的把那个红色的角抽了出来,我瞪大眼睛,苍天啊,是个厚厚的大红包啊,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厚的,一时间都懵住了,姥姥皱了一下眉,直接打开红包,把里面的钱抽出来看了一眼,那时候的一百块都是蓝票子,厚厚的一沓啊,反正我是没见到过那么多的钱,姥姥后来说是三千块,但是我当时心里夸张的想着是好几万,满脑子都是发了,真的发了。

    “停车。”

    姥姥居然张口叫大文停车,大文有些不解,从室内镜里看着姥姥:“胡大姨,咋得了?”

    “把钱给许大姐送回去,她在鸡蛋里给我塞了个红包,我都说不用钱了,她现在也很困难,这给我三千块,她这日子不是更难过了吗,这不就是在我这打肿脸充胖子吗。”

    大文倒是一脸的正常:“哎呦,胡大姨,你这钱就收下吧,你是救了丽珠一命啊,要是这么把钱送回去,许婶子肯定会觉得尴尬,甚至难为情,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你嫌少呢……”

    姥姥皱了皱眉“我给人看了一辈子了,还真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不管咋的,这钱我不能要,要是许大姐是个大款,想要打赏我老婆子,也就那么地了,但是现在她家的情况不行,这钱我不能收。”

    大文没有停车,嘴里继续应着:“但是许婶子也犟啊,要不然她不能把这钱偷摸的塞鸡蛋下面啊,你要是不收这么回去您老姐俩肯定还得撕把一阵子,胡大姨,您就收着吧。“

    姥姥思忖了一下,抽出了一百块,然后把剩下的钱放到大文副驾驶的位置上:“好了,我收了啊,剩下的急拿回去还给许大姐吧,一百块就听多了。”

    大文点点头,嘴里念叨着:“大姨啊,您可真是一个好人啊。”

    姥姥转脸看着窗外:“好不好人我不知道,做人问心无愧就行了。”

    大文点了一下头:“恩,胡大姨,你这话我记住了,做人问心无愧就行了。”

    我没应声,被那么多钱打击了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但是我觉得姥姥不收是对的,一来是钱有点多,二来是许奶奶家就她跟丽珠母女俩,大文说她家也主要就是靠种地的,家里没有男劳动力,挣得也没有村里别的家庭多,所以一直就不富裕,丽珠本身就得了大半年的病了,这又拿出了三千块,这不是让她们家雪上加霜吗。

    许奶奶也许是感激姥姥想要给姥姥这个钱,但是姥姥回过头却又觉得她不易,死活不收这个钱,现在想想,这种事情大概也就是在我小时候遇见过了,因为人心真的非常淳朴,单纯的就是你为我着想,我为你着想,而现在的时代基本上已经演变成了无利不起早跟见利就走了,物质进步,但人心绝对比不上那时候,所以我把这件小事写出来,仅以为念。

    回到家后姥姥真的休息了一段日子,姥姥说是元气有些弱,有时候自己还煮点中药喝喝,一直到了暑假末期,姥姥的精神头可算是回来了一点,就在我的心刚刚放下的时候,林老师居然登门了。

    林老师就是在快生的时候老是看见客厅里有个黑影的那个,给她吓个够呛,她说看见的是个小女孩儿,姥姥那时候让她回去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剪刀就好了,倒是没想到她真的生了一个小女孩儿,那天她抱着孩子一进屋,看见姥姥就跪下了:“胡大姨,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