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9.第319章 也是爱情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阳啊,你姥姥是跟那个雨伞说话吗?”晓月姨一脸疑惑的在旁边问着我“怎么声音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也许晓月姨看不见雨伞里的那张脸,所以她才不明白是咋回事儿,我看了她一眼,张口道:“是姥姥身上的仙儿在说话,现在不是姥姥。”

    话音刚落,等我在望出去,那把雨伞居然对着丽珠飞速的降了下去,丽珠吓得大声的尖叫,姥姥站着没有动,手指忽然指向屋顶:“放!!”

    随即,一张红纸从房顶上慢慢的飘了下来,其实那张红纸现在看来是不大的,因为得多大的一张红纸能罩得住院子的里天空啊,但是我却看见了漫天的红光,壮观的就好像是姥姥跟我说的要下雨前的火烧云。

    红光达到雨伞上,雨伞瞬间就碎了,就好像隔空爆掉了一般,晓月姨在我的耳边惊呼:“雨伞坏了!”

    我眼睛直盯着院子里,视线一点都不敢转移,生怕错过些什么,就在雨伞爆掉的一瞬间,一个男人居然伤痕累累的躺到了地上,看上去痛苦不已,衣着普通,如果我一眼看见他,绝对不会觉的他是那种东西的,一点也不吓人。

    姥姥半眯着眼睛站在那里:“不自量力,是不是真想让我给你打的永不超生你才满意!”

    男人躺在那里,抬起手居然伸向丽珠,嘴里叫着:“丽珠……”

    这个时候在看过去,反而不觉得那么害怕了,丽珠捂着嘴哭,看着地上的那个男人,嘴里呜咽的说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你不是喜欢我吗,想跟我在一起啊……”男人伸着手,看着丽珠,一脸的悲怆。

    丽珠拼命的摇头:“我不知道你不是人的啊,我求求你,我妈年纪大了,我还得照顾我妈啊,我真的不能跟你走啊,我求求你啊。”说着,丽珠居然一下子从凳子上跪倒了地上,对着男人不停的磕着头“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求求你啊……”

    “丽珠,我们做了半年的夫妻啊。”男人说着,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姥姥在旁边冷哼了一声:“半年夫妻,还不是你使得障眼法,否则,谁会跟一个鬼做夫妻?”随即,姥姥睁开眼睛,直接瞪向男人,眼里的精光一闪一闪:“如果你真的喜欢丽珠,那你就此罢手,我给你一条活路,让你有机会转世为人,你们阴阳两路,各走各路,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但我离不开丽珠啊!!”男人大吼了一声,看上去非常的抓狂“我留在这里,还不是为了她!”

    “我送你一个丽珠!”姥姥随即应道:“你跟着这个丽珠一起到下面去吧,直到你投胎之前,她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男人愣住了,看着姥姥:“什么意思……”

    姥姥随即抬手:“送!!!”

    紧接着,我看院子里传出一缕一缕的青烟,大概是大文在烧纸人,不多时,我看见一个跟着丽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巧笑嫣然的从青烟里走了出来,看着男人,笑声清脆,伸手过去:“我们走吧。”

    丽珠大概也惊住了,看着眼前那个跟着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一脸惊讶的样子。

    男人伸出手,直接拉住那个丽珠,然后站起身,看了姥姥一眼:“谢谢。”

    姥姥摆摆手:“要是你早点挺劝,哪里会惹来这么多的是非,走吧,快点去土地那报道吧,不要再做一个孤魂野鬼了。”说完,姥姥直接挥了挥手大门当中居然照进来了一束白光。

    男人点了一下头,回头又看了一眼还在惊吓当中没缓过来的真丽珠,张了张嘴:“谢谢你陪我。”说着,拉着那个丽珠的手,两个人直接走进那个白光里了。

    天上的红光在同一时间消失,院子里瞬间变成阴暗的了,对比之下,我忽然觉得刚才的红光好漂亮,沉浸其中久久都没有缓过来,“丹阳啊,你看见啥了啊。”

    一旁的晓月姨大概是看我的表情不对,不禁出口问道,我回过神,看了晓月姨一眼:“姨,那你看见啥了啊。”

    晓月姨指了指窗外:“就是挺老黑的,啥也没看见啊,刚才看见那把伞破了掉下来了,然后也没看见别的啥啊。”

    我点了一下头,那这么看来,所有的画面,都是我一个人看见的了,晓月姨他们能看见的,大概就是姥姥在自说自话,或者丽珠对着一把破了掉下来的破雨伞磕头吧。

    正想着,姥姥搀着丽珠走了进来,开门后看了我们一眼:“没事儿了,那东西走了,直接去下面了,以后大概不会再上来了。”

    “丽珠啊,你没事儿吧。”许奶奶看着丽珠赶紧开口问道。

    丽珠摇摇头,表情有些发木:“妈,我刚才看见他也不觉得有多害怕了。”

    “你看见了啊?”许奶奶愣了一下“那妈咋啥也没看见呢。”

    丽珠没有应声,被搀扶着直接坐到炕上,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样子。

    “大姨,这就完事儿了啊。”大文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姥姥:“我把纸人烧完这就完事儿了吗。”

    姥姥点点头:“对,没事儿了,刚才辛苦你了啊。”

    大文摆了一下手:“哎呀不辛苦,我还以为我能看见啥呢,结果就乌漆墨黑的,我就看见一把破雨伞掉下来了,看着你和丽珠像演戏似得呢,倒是一点都没害怕。”

    姥姥点点头:“这就好,你不怕就好了啊。”

    晓月姨在后面轻轻的碰了碰我,张口问道:“丹阳,你到底看见啥啦,我看见你刚才的表情特别惊讶,为啥我们看不见啊。”

    没等我说话呢,姥姥就在旁边接道:“她是小孩子,能看见是正常的,其实看不见挺好的,至少不会害怕。”

    晓月姨点点头:“也是,要是看见了也许会害怕吧,丽珠刚才都吓的跪下了。”

    我没多说话,其实要说到吓人,我倒真没觉得,反而有点感动,要不是那个东西不是人,也许跟丽珠倒是很合适的,多年以后我每每想起这件事儿,都觉得丽珠要是应景一点,不那么害怕,也许这也算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至少那个男的很执着,只可惜造化弄人,阴阳永隔。

    正想着,许奶奶拉着丽珠噗通一声,给姥姥跪下了:“大师,我们娘俩谢谢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