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5.第315章 公鸡血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晚上折腾了这么多的事情出来,大家都说睡不着,我本来也是睡不着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皮子开始发沉,第一个睡着了。

    等早上我起来一个,晓月姨跟大文都是哈欠连天的,我爬去来看着他们俩“晓月姨,昨晚没睡啊。”

    晓月姨摇摇头“哪能睡着啊,就早上眯了一会儿,我跟你姨夫都是一宿没睡啊,不敢睡啊。”

    “我也没睡啊。”一旁的许奶奶也开口应着,看着晓月姨出口说道“不过我这本来就是觉少,也不觉得有啥,倒是你俩今天上午赶紧睡一觉补补,要不然身体受不了啊。”

    丽珠也从炕上做起来了,看着晓月姨跟大文“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大家都跟着遭罪。”

    晓月姨摆摆手“快别这么说了,你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谁叫被那东西缠上了呢。”

    不过说句实在话,那个人头是我遇见过的最能折腾的了,这一个晚上折腾多少回啊,又是让丽珠吃那么老些东西,然后又吐得,好人这么折腾谁折腾不起啊。

    正想着,我这才发现,我姥姥不在,我看向晓月姨“晓月姨,我姥姥呢。”

    晓月姨点了一下头:“喔,她一早就出去说要找东西去了,别着急,等一会儿就回来了啊。”

    “那……咱们能出去了吧,我想上个厕所。”大文在旁边一脸难为情的说着。

    “能出去了,大白天你怕什么,就是不让丽珠出去,大姨说屋子得一直有人看着点丽珠。”晓月姨出口应着。

    “我知道,我也听见了,我看着就行了。”许奶奶接道。

    大文一听,又看向晓月姨“晓月,那你陪我去上个厕所去啊。”

    晓月姨愣一下“大白天你还害怕啊!”

    大文皱皱眉“不是害怕,就是咱们俩一起去被,要不然你自己去你不合计啊!”

    “那点出息。”晓月姨念叨着,跟着大文一起出去了,许奶奶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叹口气“哎,这都怪我们啊,把这小两口给连累了啊。”

    “妈,怪我,都是我害的,还害你这么大岁数跟我上火,我真是不省心。”丽珠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垂着眼,一脸的自责。

    许奶奶揽住她的肩膀“姑娘啊,你就记住那个大师给你说的话,你别怕他,得地气足一点,这样才能把他赶走,你把他赶走了你才能活啊,他都把你折腾成什么样了啊!”

    “妈……我真能活吗……”丽珠说着,瘪了瘪嘴“我真的害怕,我不想死啊。”

    许奶奶抱着她“放心,不会让你死的,这不是有大师在吗,这就是来救你的啊。”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有些沉重,我赶紧穿鞋下地,要不然我怕我一会儿也跟着哭出来了,刚走到床边,我就看着姥姥带着一个人回来了,我愣了一下,赶紧奔出去“姥姥。你回来了啊!”

    这么仔细一看,我瞬间倒抽了一口凉气,姥姥哪是带着一个人回来的,是拿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纸人回来的啊!

    “唉呀妈呀!胡大姨!那是什么玩意儿!!”从厕所出来的晓月姨看见姥姥的纸人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姥姥看了她一眼“别害怕,这就是一个纸人。”

    晓月姨捂着胸口站起来“我知道是纸人,你拿着一个纸人做啥啊。”

    我看着姥姥的那个纸人,猛地一瞅就跟人是一样一样的,而且脸画的还很漂亮,关键仔细一瞅,长得还有点像丽珠,怎么看怎么渗叨。

    “我当然有用处了,你别怕啊,这纸人没啥事儿。”说着,姥姥拿着纸人直接进了屋。

    许奶奶跟丽珠看姥姥进屋后拿着个一人多高的纸人也吓个够呛,“大师啊,这是要干啥啊,这种东西,这种东西能拿进屋吗?”

    姥姥看了一眼丽珠,又看了看纸人“这个就是丽珠。”

    “是我?”丽珠懵住了,指了指自己“大姨啊,你说这个纸人是我?”

    姥姥点点头“对,我准备用它跟那个东西做个冥婚。”说着,又看向许奶奶“你把丽珠的生辰八字给我。”

    许奶奶下地,走到姥姥身边,看着那个纸人一脸的心有余悸:“这……这行吗?”

    姥姥点下头“送下去之后都是一样的,如果还不行,那我只能灭了那东西了,就看那东西自己知不知道好歹了。”随后,看向后面跟上来的晓月姨“晓月啊,家里有笔吗,拿支笔给我。”

    “有,有笔。”晓月姨应了一声,随后给姥姥找来了一支笔,姥姥一边问着许奶奶丽珠的生辰八字,一边在纸人的后身上写着,然后在把丽珠的大名写了上去,看了许奶奶一眼“放心吧,这东西下去之后就是丽珠的替身,对丽珠本身是不是造成什么伤害的,你们也不用犯忌讳,有我在呢,肯定不会让丽珠有事儿的。”

    许奶奶的眼睛有些发红,看着姥姥“我们相信你啊,这是遇见好人了啊,只要能救了我闺女的命,咋得都行啊。”

    姥姥点下头,看着晓月姨“你去把这个纸人先找个地方放起来,晚上在用。”

    晓月姨有些害怕的拿着那个纸人“大姨,放哪儿啊。”

    “别放明面上就行。”姥姥说着,又拿出兜里的东西,一袋用塑料袋装着的红色的液体,我睁大眼睛“姥姥,是血啊。”

    姥姥点下头“对,是血。”

    “那这是什么血啊。”许奶奶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是黑狗血?我听过黑狗血辟邪啊。”

    姥姥点点头“黑狗血的确是辟邪,但是我大早上的实在找不到有黑狗血的地方,所以这个是公鸡血,但效果都是一样的,晓月啊,你给我拿个碗过来。”说着,看向丽珠“丽珠啊,你过来。”

    丽珠从看见纸人开始就有点害怕,看着姥姥“用我干什么吗?”

    姥姥点点头,接过晓月姨递过来的碗,然后把那一小袋公鸡血倒进碗里,伸手直接把窗帘拉上,在看了一眼晓月姨“晓月,你让大文等一会儿在进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