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8.第298章 小陈出事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爷的事情我还没说呢,他回来那晚上等我睡着了之后就跟着姥姥一起去保家仙那屋子去了,好像是又念叨了好长时间,用姥爷的话说,他既然说错话了,那也得成心承认错误。

    就好像是姥姥说的,祸从口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少说话,因为你不知道你那句话就会把谁或者是什么东西给得罪了。

    姥爷其实是个闲不住的人,要不然他也不能一把年纪了还去工厂给人打更去,赚不了几个钱,其实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找个营生,吃完饭之后他看着姥姥就开口“我这也没啥事儿了,过两天我就回厂子去了啊。”

    姥姥看了他一眼“等胳膊好利索的吧,你着啥急啊,人家还想不想用你了还两说的呢。”

    “咋不用我啊,我都在那干了多少年了,胳膊没事儿了,在家闲着也不知道干啥,夏天也没啥活。”姥爷一边说着,一边喝着茶水。

    姥姥看着他“行,我不管你,你要是觉得没事儿你就去上班去,自己注意点胳膊啊,但是我可告诉你啊,你现在身体有伤,你们厂子又比较偏远的,要是晚上听见啥声的话别瞎出去看去啊。“

    “那哪行啊,我就是给人看东西的,要是小偷呢?!”姥爷有些着急“我上次不是冲到家里的仙儿了吗,还能老遇见这些事儿啊,以前我都没遇见过不是吗。”

    “这情况不一样啦,你被冲到一回啊,这气就弱,要我说你就休息好在去上班,到时候你就是想看你也看不见。”

    姥爷站起身,回头看了姥姥一眼“这我能待住吗,行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啊,以后咱们少说这些事儿,说多了渗叨。“

    姥姥笑了笑“你也知道渗叨啦,不容易啊。”

    我听着姥姥跟姥爷的聊天,心里还惦记着李琴阿姨的事情呢,不知道她晚上敢不敢给她的婆婆叫。

    正想着呢,大门响了,我伸着脖子往外面看,心里想着,难不成是李琴阿姨这太害怕又过来了?

    “丹啊,谁过来了?”姥姥看着我往外看,不禁出口问道。

    “李奶奶。”我答了一声,坐到炕上,看着姥姥“姥,你说李琴阿姨敢给玲玲奶奶念叨吗。”

    姥姥看向我“怎么,你一直没说话就合计这事儿呢啊,那有啥不敢的啊,这也不是啥大事儿,你都敢上下面去呢不是。”

    我皱皱眉“可是这情况不一样啊,想一想我就觉得害怕。”

    “那你觉得是念叨念叨吓人,还是通阴吓人?”姥姥看着我反问。

    “当然是通阴了。”我闷声说着,下去两次,第一次差点没被粉衣女的大舌头勒死,第二次差点没被那张马脸吓死,那一次都是记忆犹新的。

    姥姥点头,刚要再说什么,就听见李奶奶的声音在我家门外响起“大妹子啊,出事儿了啊。”

    姥姥站起身,看着进门来的李奶奶“咋得了,出啥事儿了啊?”

    “拉个老刘头那护工出事儿了啊!!”李奶奶一脸着急的说道。

    “他怎么了,跟那个护工结婚了?还是出了什么别的事儿?”姥姥出口问着。

    李奶奶摇摇头“不是结婚啊,是那个护工差点就死了啊!”

    姥姥拉着李奶奶的手,让她坐到炕上“老姐姐,你别着急,慢慢说啊,到底是咋的了,那护工出啥事儿了,给你急成这样啊。”

    我也好奇,所以就竖着耳朵在旁边听着,李奶奶点点头,看着姥姥“大妹子,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那个叫小陈儿的护工啊,就是对老刘头有点那个意思,就是为了刘老三的钱,要不然你说她一个四十多岁的能跟六十多岁的吗,这不是扯呢吗。”

    “哎呀,你捡重点的说。”姥姥看着李奶奶“你就说那个护工咋的了。”

    “我知道,你听我跟你讲啊,就是我那天回来之后把,我就闹心啊,咋说我跟刘老三的媳妇儿玉珍那时候也认识,我就给他打电话,我说你要是真没意思,你就常上我家,或者是经常给我打打电话啥的,我陪你说话,你跟那个小陈儿保持点距离,他一开始也说那个小陈儿对他不是我想的那样的,结果,你猜昨晚上怎么遭了?”

    姥姥皱皱眉“这我哪知道了啊,昨晚上咋得了啊。”

    李奶奶伸手拍了拍炕沿“那个小陈里面啥都没穿啊,就外面穿个工作服,去刘老三那屋了,然互说要陪他睡觉,这给刘老三臊的喔,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扯什么犊子,就让那个小陈儿赶紧走,那个小陈就不走啊,死活就抱着他,就说自己稀罕他,你说恶不恶心人啊!”

    “这些是谁跟你说的啊。”姥姥看着李奶奶,又看了我一眼:“丹啊,你出去玩儿去,别在这听这些。”

    “是啊,大姐啊,你说俺家孩子还在这呢,你咋不注意一点啥都讲呢,丹阳啊,出去玩儿去啊!”姥爷也在一旁开口。

    李奶奶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哎呦呦,这个怪我怪我,我刚才就是一着急,望了孩子的事情了,丹阳啊,你出去玩去啊,奶奶跟你姥姥说会儿话。”

    但我这听的这入神呢,哪愿意就这么出去了啊,磨磨蹭蹭的走到院子里,然后蹲在我们家的窗户下面,留着耳朵继续在那偷偷地听着。

    “大妹子啊,我告诉你啊,这些都是老六头告诉我的,昨晚上他最后不是把那个小陈儿推出去了吗,然后他就做梦了,梦里面那个玉珍就对着他哭啊,说刘老三对不起她啊怎么的,还跟老刘头骂个小陈,说那个小陈儿就是不怀好意啊,让老刘头这晚节不保,结果今天早上一起来,那个小陈儿从楼梯上滚下来来了,膝盖,粉碎性骨折,邪乎不。”

    “人看见的都说,那个小陈儿好端端的在那拖楼梯,忽然就好像被人推了一下似得,直接从何楼梯上就栽下来了,给他们吓完了,这老刘头心里也犯合计了,就给我打电话说这事儿了,说是想回去看看玉珍,在念叨念叨,怕这是玉珍生气了,还让我顺便问问你咋办,他怕玉珍生他的气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