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2.第262章 成精的东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当时真的蒙圈了,看着董玲玲不知道要作何反应,董玲玲的脸烧的通红,可能第一个是见到这个场面别说小孩子了,就是大人都会觉得比较丢人,二来李琴这光天白日的,连门都不锁,就这么赤条条的也太不雅了。

    “妈!你干啥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董玲玲忽然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给我吓个够呛,我本能得看向屋里炕上的两个人,李琴阿姨仍旧是那个姿势,眼睛半睁半闭,好像压根就没听见董玲玲喊她,倒是她身上的那个男人,猛地抬起了脸,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向了我跟董玲玲。

    当时我就要吓尿了,因为那张脸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在学校后面的荒地那里伸着舌头舔董玲玲后脖颈子的那个男人。

    他的脸灰锵锵的,一双眼睛倒是贼亮贼贼亮的,那架势就好像是马上就能吃了我跟董玲玲。

    董玲玲当时的心思我捉摸不透,也许是觉得耻辱大过了恐惧,她大喊了一声“你是哪里来的!这是我家!!!!”说着,她就要往屋子里冲。

    我看了一眼董琳玲“你等我去叫我姥姥过来!!”因为我心里想那个男人八成不是人,要是我姥姥不来我怕董玲玲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结果运气很好,我刚跑出董玲玲家的大门就看见姥姥站在门口,跟着李奶奶说着什么,大喊了一声“姥姥!你赶紧过来!!快来啊!!”

    因为第一眼就看见了李奶奶我还有些忌讳,不敢说的太多,因为李琴阿姨那个样子,我怕传出去对董玲玲不好。

    姥姥一看我的表情好像是都要哭了,赶紧一路小跑过来看着我:“丹啊,怎么了啊。”

    我指着董琳玲家的大门里面,刚要说话,就听见董玲玲在他们家的房子里面发出了一声惨叫,那绝对是惨叫,惊得李奶奶也颠颠的走了过来,嘴里说着“妈呀,刚才那是什么动人,杀人了是咋的,那孩子怎么叫的那么惨呢。”

    姥姥的第一反应就是向着董玲玲的家里冲去,我紧随其后,还没等我跟姥姥跑到他们家里屋,董玲玲就趴在地上从门口往外爬着,嘴里喊着“胡奶奶!救命啊!!!”

    我姥姥不知道董玲玲这是怎么了,赶紧伸手去拽她,但是怎么拽都拽不起来,董玲玲一边哭着一边摇头“胡奶奶,我腿上没劲儿啊!!”

    那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腿吓软了其实就是那样的,我当时冲着纱窗往里面一看,说实话,第一眼是没看清的,只觉得那个男的没了,心想是不是那个男的吓唬董玲玲了,但是等我在仔细的一看,当时就受不了了,‘妈呀’!了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姥姥看着我的反应满脸的疑惑,抬脚就向着屋子里走去,当时李奶奶还乍着胆子往前凑了凑,也往纱窗里看了一眼,随即就捂住了自己的心脏,赶紧几步退到董玲玲家里一个晾衣服的杆子上“我的个妈呀,那是什么玩意儿啊!!!”

    我坐在地上哆嗦着,其实这个东西是真的害怕,它不是一些虚无缥缈的,这一眼你看见了,下一眼可能就没了的脏东西,那是实打实的东西啊。

    我看的时候,李琴阿姨还是那个造型在那躺着,身上仍旧是光溜溜的一件衣服都没有,因为隔着个纱窗,当时没太看清,等仔细一看,就发现,有条大蛇趴在她的身上,那蛇灰黢黢的,就是那个高年级男生玩死的那条蛇的加长加粗版,蛇身都有碗口那么粗,现在来看,应该就是属于蟒。

    我看见一条小蛇我都吓得不行,一看见这种大的超出想象的,当时的感觉简直就是比看见鬼的时候都要害怕,全身发冷,后脊梁冰凉一片。

    姥姥不一会儿就出来了,直接关上了门窗,看了我跟董玲玲一眼“你们看见的时候就这样了吗。”

    我摇摇头“不是,看见的时候,是个……”我说着,还瞄了董玲玲一眼,感觉这事儿说出来有点磕碜。

    董玲玲坐在那里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压根也就不管我说什么了。

    “看见什么了。”姥姥看我说话吞吞吐吐的不由的加重语气问道。

    我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就是看见一个男人,趴在李琴阿姨的身上。”

    李奶奶捂住了嘴“在扯犊子啊。”

    姥姥直接看向她“老姐姐,这事儿不要乱说,里面什么东西你也看见了,李琴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李奶奶看着姥姥一脸的严肃,点了点头“我不乱说,我就是好奇那是啥玩意儿,长虫啊。”

    姥姥皱了皱眉“这事儿不太好办啊。”

    董玲玲这个时候好像是缓过来点了,看了一眼被姥姥关上的门窗,又看向姥姥“胡奶奶,那个大蛇什么时候能走啊,我妈妈不会有事儿吧。”

    姥姥看向她“你进屋的时候就是一条蛇了吗。”

    董玲玲点点头“我明明看见是个男人的,但是一进屋就看见是条那么粗的蛇,都要吓死我了,我当时就不会走了……”说到这里,董玲玲的眼泪如开了闸一般不停的往外流着。

    姥姥过去把董玲玲抱到怀里,安慰着她“没事儿,那蛇已经死了,没事儿了啊。”

    我一听蛇死了,心里能稍微舒服一点了,但是看着姥姥的样子直觉这件事没完,张了张嘴“姥,那蛇死了,你怎么不把它弄走啊,李琴阿姨不能有事儿吧。”

    姥姥叹了一口气“你们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了,等于是把它困住了,它压根就走不了了,所以就这么死了,但是现在不能动它,一动它的话,李琴的命也保不住了。”

    一听姥姥这么说,董玲玲吓得哇的一声,哭的声音更大了。

    旁边的李奶奶也急了,拍了拍大腿“这李琴才多大点小岁数啊,大妹子啊,你给想想办法啊,不能让她就这么被这东西带走了啊,你给破破啊。”

    “得找到它的老巢,才能破的了,这东西不是一天儿两天儿的了,要不然胆子不能这么大。”姥姥开口说着,微微的蹙眉“但是这东西要是没人领压根就进步了屋啊,他是谁带进来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