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2.第252章 蛇是记仇的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天晚上我睡觉就做恶梦了,梦里面老有一双手在扯我的头发,吓得我哇哇大哭,等我一睁开眼睛,姥姥在我的耳朵旁念叨着,手轻轻地拍我,她说我是被鬼压了。

    有些时候其实聊这些话题很不好的,容易招来,除了那天晚上的恶梦,我写作业的时候还总喜欢抬头看看,老是在合计自己的后脖颈子上面有没有一个吊死的人,甚至一度想跟姥姥确定,这个房子以前是不是有人吊死过,越想越觉得后脖子发凉,后来怕姥姥揍我,我也就一直没敢开口问。

    不过没两天家里就来了一个女人还领着一个哭哭啼啼的男孩,那个男孩我一眼酒啊看出来是我们学校六年级的那个,那时候一点也没有了在学校里时面对我们的威风劲儿,哭的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儿。

    姥姥给他看完还挺生气的,说男孩弄死的那条蛇其实是一对,母的那条跑了,公的那条被男孩儿弄死了,因为母的什么都看见了,所以男孩儿就遭到报应了。

    那个女人就是男孩儿的妈吓个够呛,不停的问姥姥,那可咋整啊,还说这孩子现在晚上睡觉都说胡话啊,手上的伤一直就不好,医院都没有办法了,更邪门的是男孩儿的手上还起了一层硬皮。

    反正那时候男孩儿还有点害羞,不好意西给姥姥看,手一直是背在自己的后面了,女人就挺生气的扯着他的胳膊“现在你知道不好意思了,你赶紧让奶奶给看看,谁让你玩儿那玩意的!你这个不省心的!在这么作祸看我不打死你的!!”

    姥姥有些不悦,看着女人“别这么说孩子,孩子还小,现在还不明白,他现在做的,也是看大人做过的,你家里人肯定是打过蛇或者吃过蛇肉,否则他不会这样的。”

    女人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看着姥姥叹口气“大姨啊,我不瞒你说,我是害怕这些东西的,但是俺家这口子一点都不怕啊,他是打过蛇,俺家院子里以前不知道怎么钻进来一条,我家那口子就给打死还烧了吃了,这孩子当时是看见了,但是我一口没让他吃啊,谁知道他胆子怎么这么大。”

    姥姥点点头“这不就得了,你就别怪孩子了,要怪就怪你的丈夫,他可能是八字硬,碰上这些事儿也没问题,但是小孩子能受的了吗。”

    正说着,男孩的手背他妈妈放到姥姥的面前,我看了一眼,当时就觉得麻泱泱的,那手背上厚厚的起了一层灰色的皮,好像还有麟一样的东西,跟蛇皮很像,但是很糙,还有点像癞蛤蟆皮,看了一眼当天晚上我就不想吃饭了,也知道那男孩儿为什么不好意思让姥姥看了,的确是比较麻痒人。

    姥姥扫了一眼后用手摁了摁,“疼吗。”

    男孩摇摇头,因为一直哭,脸上大鼻涕来赛的,“不疼。”

    姥姥点了一下头“一会儿奶奶使点劲儿能疼点,你忍着一点啊。”说着,还没等男孩儿应声,姥姥就用指甲用力的一刮,一片麟直接被姥姥掀起,当时男孩疼的哇的大叫了一声,在屋子里龇牙咧嘴的直蹦。

    他妈妈拉着他“哎呀妈呀这是咋的了,你不是说不疼的吗,在家你爸用刀拉都没事儿怎么在这疼的哇哇叫唤啊。“

    男孩不停的摇着头,一边哭一边张嘴说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太疼了!我要回家!!“

    女人有些着急的看着姥姥“大姨啊,这是咋回事儿啊。“

    姥姥没有说话,示意她看向男孩儿的手背,当时男孩用另一手按着,但是看过去,居然能看见灰色的水往外流着,好像是脓一样。

    我一直以为男孩会出血什么,一看见那东西还真是挺好奇的,怎么会流这个东西呢。

    男孩的妈妈也很惊讶,拿下男孩的另一只手,随后男孩儿的手背就好像是水龙头被人开了闸,灰色的脓水不停的往外流着,与此同时,男孩疼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一开始鼻子里能闻到一丝腐臭的味道,很刺鼻,熏得我险些睁不开眼睛,但是到后来顺着他手上的水越流越少,味道也就清了。

    “唉呀妈呀!大姨啊,你看看,这手出血色儿了!嫩呼了嫩呼了啊!!好了好了!儿子,你还疼吗!!“女人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看着姥姥“大姨啊,这是咋回事儿啊。”

    男孩慢慢的安静下来,自己看着自己的手也觉得不可思议看了他妈妈一眼“不疼了。”

    我看过去,发现他手背上被姥姥掀掉一块鳞片的地方只是破了一点皮,现在已经不流那些灰色的脓水了,只有一点点红色的血。

    姥姥看了一眼男孩的手“没事儿了,一会儿我告诉你回家后去你儿子抓蛇的地方上点香,嘴里念叨两句你儿子错了什么的,要么这事儿就过去了。”

    女人点了一下头,看着姥姥“大姨,这是那个死了的蛇来报复的吗。”

    姥姥摇摇头“一般把蛇打死了之后就没事儿了,但是你这个是一对,那个母蛇看见了,所以才会下咒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蛇是记仇的,打不死的话有一点说道,打死的话一般没事儿,但是这个也分人的八字,跟蛇的地方,要么你儿子抓到蛇的地方也不太好,所以才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男孩吸着鼻子,看着姥姥“我就是在学校后面的荒地抓到的。”

    姥姥点下头“那地方还是少去吧。”

    但是我一听见荒地的字眼,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在董玲玲身后舔她脖子的男人。

    女人瞪了一眼她的儿子“你还去嘚瑟不!一天天的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扯犊子,你有逮蛇的那个功夫你倒是看点书学点习啊,扯犊子你一来一来的,这事儿你一点都没有!”

    男孩半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副委屈的样子,可能也是很怕他的妈妈。

    女人一看男孩老实了,看向姥姥“大姨啊,你说俺家那口子没事儿吧,他也打过蛇啊,不能有啥大事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