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3.第233章 有鞋吗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到了小林大爷的家,小林大爷看着我终于憋不住试探性的开口“小丹阳啊,那个阎王爷长啥样啊。”

    我摇摇头“没看清。”

    小林大爷有些不甘心,看着我继续问道“那连栋跟那牛在一起干啥呢。”

    因为小林大爷一个劲儿的问我,小林大娘也凑过来说“咋得了,问孩子这些事儿干啥。”

    小林大爷就把我在连栋家的事情给小林大娘给讲了,小林大娘听完后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哎呀妈呀,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啊。”然后继续开口说道“我就见过请仙儿或者请下面的人上来说话的,还没见过谁下去哪!”

    小林大爷看了他媳妇儿一眼,可能是觉得话题扯得有点远,就继续执着刚才的问题“小丹阳,连栋跟那牛到底在下面干啥啊。”

    我摇摇头,直接看向姥姥,我现在还不知道姥姥让我下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是想看看,连栋跟那牛吗,有什么好看的呢。

    姥姥看我望向她,便摸了摸我的头,开口说道“让你下去就是看看他是不是跟他家的牛在一起,是不是在阎王殿了。”

    我没听明白姥姥的话,便也没有多问,看着姥姥等着她的下文,小林大爷跟小林大娘也不吱声,全都看着姥姥。

    “如果他在阎王殿,那个牛也在,那就说明那个牛下去之后觉得有冤,所以才把那个叫连栋的带下去,而连栋本身的阳寿是未尽的,他们下去之后就会跟在上面一样打一场官司,如果连栋迎了,那连栋就会上来,如果牛迎了,那连栋就是偿命了。”

    小林大爷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姥姥,显然他觉得实在是很不可思议,我听着姥姥的话,在联想当时看到的场面,倒还真是那个意思,但是转念一想,总觉得牛也许是有理的吧,他肚子里有牛犊子,但是连栋还逼着他去拉东西,怎么想怎么觉得连栋回来的胜算不大,但是一想到连栋儿子哭的那个样子,心里很不好过。

    姥姥看了我一眼,好像是猜到了我心里正在想什么,摸了摸我的头“小孩子就别替大人操心了,下面比上面更加公证,该回来就会回来的。“说着,又看了一眼小林大爷”这件事你们先别跟他们家的人说,毕竟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的。”

    小林大爷点点头,连声说“我知道,我肯定不乱说话。”

    小林大娘没有吭声,看了一眼姥姥“大师啊,你说咱农村咋邪事儿这么多呢。”

    姥姥看向她“只要死过人的地方,就会出现这些事情,只是有的时候你并未在意,或者你本身阳气很壮,碰见了它们,它们也会绕着路走的,但是一般人能遇见的也就是自己家去世的先人,除非是故意出去招惹,很难缠到外鬼的。”

    小林大娘点点头,人稍微多一点的时候大家就喜欢谈这类的事情,特别是晚上,感觉更有恐怖气氛,甚至是自己吓得哆嗦了,也要说。

    例如今晚,我刚从下面上来,回来后没等聊几句,小林大娘就讲了她年轻时候在娘家当姑娘的一件事儿。

    说是那时候在她家的邻居,有个跟她玩的特别好的,在兄弟姊妹中排老五,她们都叫她五妹,五妹人长得挺漂亮的,那时候城里有知青去他们村,还有看上五妹的,但是五妹胆小儿,平常除了去生产队就是在家待着,也不咋出屋,那天小林大娘就跟五妹在她们家待着,就听有人敲大门。

    五妹就出去开门,当时小林大娘就跟在五妹的身后,等走到门口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外面是站着一个穿着旧社会旗袍的女人,在当时那个年月来讲,别说穿那个衣服了,就是家里有都不敢拿出来,要不就给烧了。

    五妹当时愣了一下,就看着那个女人说“你找谁。”

    女人看着她,半晌,才开口道“你家有鞋吗。”

    五妹没听明白,看着她直接开口说“你要什么?”

    “你家有鞋吗。”那女人又问了一句。

    这下子五妹不吱声了,连连的摇头,赶紧把大门给关上了,小林大娘就问她外面那个女人要啥,五妹说“要鞋!”

    小林大娘也觉得挺奇怪的,嘴里还说着“咋还有人敢穿成这样出来呢。”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五妹连上就病了,一天比一天重,小林大娘去看她,就听见她躺在炕上,嘴里说着“鞋……鞋给她好了……”

    小林大娘说自己没听明白啥意思,后来五妹就这么死了,直到小林大娘过后问了明白人才知道那女人肯定不是人,要鞋就等于要邪,把鞋给她了,就啥事儿都没有了。

    虽然小林大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当时也给我吓得够呛,但是若干年后我居然又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别的版本,也是要鞋的,但是却是一个现代的故事,后来我一想,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在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然后在你打开门的时候问你“有鞋吗吗?”

    下去一趟后气就很虚,姥姥还给我喝了一点什么,然后就在旁边看着我睡觉了,我没让姥姥关灯,也不敢让姥姥先入睡,就让姥姥那么看着我,让后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还好,万幸的是晚上没有梦见什么,那个给我吓得不行的马脸我也没有看到过,那一嗓子着实给我喝到了。

    小林大娘弄好早饭后,我们一边吃一边听小林大爷说话,他说连栋的脸色看起来很好,一点也不像死人,看见的人都说他是睡着了,也不吓人,肯定能醒过来的。

    有时候我想,人就是这样的,只要是有点希望,最起码心情就会好起来。

    正吃着呢,我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喊“哥!我用下拖拉机要上趟陡杠子。”(陡杠子就是那个地方叫这个名字)

    小林大爷应了一声,随即起身走了过去,我也吃完了,没事儿就跟在小林大爷的身后出去了,本来我没觉得有啥,但是一抬起眼,却觉得有些奇怪,居然看不清来人的脸,只能听见他管小林大爷叫哥什么的。

    我扯了扯小林大爷的衣服,“来的是谁啊。”

    小林大爷被我问愣了,看着我“你昨天还见到了,给你吓一跳,把那耗子给拍死那个。”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是不是自己出什么问题了,等手放下来,那个人已经座上拖拉机往外开了,走出大门的一刹那,我一下子很清楚地看见了他的后脑勺,紧接着,他的头一歪,直接从脖子上掉下来了。

    吓得我忍不住的“啊!!”的惊叫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