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9.第229章 流泪的牛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点点头,看向了魏大娘“今天晚上是不能再有啥事儿了,我就先跟着过去看看。”说着,又看向那个男人“离这远吗。”

    那个男人点点头“还行,就隔壁村的,我开拖拉机过来的,今晚上就在我家那住吧。”

    姥姥一听,应了一声,又跟魏大娘说了一声之后拉着我的手直接去门口座上这个男人的拖拉机了。

    那个男人也姓林,但是比林大爷的岁数要小的一点,我就叫他小林大爷吧,去的路上他跟姥姥说,他妈妈的眼睛忽然间看不清楚东西了,好像长了什么东西,他去请村里的郎中来开了药也不好,所以一听他弟弟说,这个村子来了个阴阳先生他就赶紧过来了。

    姥姥听着他的话,“你弟弟就是在那个叫凤霞的家里拆房子吗。”

    小林大爷点点头“是啊,以前认识就叫他过去帮忙了,但是我妈这不是有事儿吗,他就回去了,据说那房子也不好拆,凉嗖嗖的,他也不是很愿意干。”

    姥姥点点头,没在多说什么,拖拉机比那个马车其实强不了多少,仍旧是摇摇晃晃的不一会儿就弄得我有些晕车的样子。

    不过还好,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到地方了,小林大爷直接把拖拉机开进了一个宽敞的院子里,下来后看着姥姥说“这就是俺家了。”

    姥姥点点头,下来后拉着我的手直接向屋子里走去,这个院子倒是很大很宽敞,应该是村里的大户人家,我们刚下来就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迎了出来,看样子是小林大爷的媳妇儿,她叫小林大娘,他们很客气的给姥姥迎进了屋,进屋就喊:“妈,先生给你请过来看眼睛了!”

    炕上坐着一个老太太,她一听动静赶紧就要下地,姥姥赶紧上前扶住她“不用下地,坐着就好。”

    我一看那老太太的眼睛,果然上面有一层白色的膜,看上去很混沌,其实用现在的医学来看的话,那应该就是白内障,只是那个年月,还是在村里,尤其是老人,不是重病的话很少喜欢去城里折腾,身子骨大多受不了。

    姥姥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你这是有点实病,眼睛应该之前就不是很好。”

    老太太点点头“是啊,这个我知道,但是这段时间一下就严重了啊。”

    姥姥没有说话,直接点了一支烟,小林大爷跟他媳妇聚精会神的看着姥姥谁都没有敢吱声。

    过来一会儿,姥姥睁开眼,然后把烟掐没,看着老太太出口道“你丈夫的坟墓前是不是埋了外人。”

    老太太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啊,是我娘家那边亲戚的一个小孩子,才四岁就病死了,也不知道埋哪,跟我一商量就埋那去了。”

    姥姥叹口气“他的坟把你丈夫的墓碑都得挡住了,所以你眼睛就看不清楚,把坟迁出去吧。”

    没等老太太应声,小林大爷就开口道“是要迁坟呢,本来打算明天就迁呢,地方都找好了,先生啊,正好你过来了,明天跟着一起去看看吧。”

    姥姥点点头“行啊,那明天我就跟着去看看。”

    说话间,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姥姥“呀,这大师过来了啊。”

    姥姥跟着他点了一下头,小林大爷在一旁介绍,说这是他弟弟,聊了一会儿,姥姥问了他一嘴,那个凤霞家拆房子的事情。

    小林大爷的弟弟一听就连连的摇头“我不去了,那地方太邪乎了,我那天干活干累了,就合计在那没拆完的墙头后面撒泡尿,结果这一抬眼,看见个小孩子就蹲在墙头上看着我,那看得是清清楚楚的啊,我还以为是凤霞家的那个小孩子呢,我就喊了一嗓子,结果那孩子一下子就不见了,后来一尿完,我才想起来,凤霞家孩子也不长那样啊,在那地方找了两三圈,也没看见有个小孩子,又问了一圈,谁也没带孩子过来,我这心里,直犯合计啊。”

    姥姥看着他“就没在遇见别的事情吗。”

    “咋没遇见呢,劈石头的时候好几个人看见劈出血了,但是一晃眼就没事儿了,凤霞两口子不信这些,俺们一说他们就以为俺们不想帮忙,正好我这家里有事儿我就回来了,可不去干了,总觉得身后有人站着盯着你干活,浑身都不舒服啊。”

    姥姥听着他的话,叹口气“看来我还得再去一趟,这房子怎么都不能让她在拆下去了。”

    小林大爷听着摆摆手“不拆可不行啊,那两口子都要钻钱眼里去了,就合计把那些石头卖一卖,然后盖个鸡棚子呢,再说,有那胆子大的,就觉得俺们是看花眼了,不会当回事儿的。”

    我在旁边听着一直没出声,小林大爷的媳妇儿做了晚饭招呼着我们一起去吃,可能是觉得姥姥是客人,那顿饭做的很丰盛,吃完饭后天还没黑,我就在小林大爷家里的院子里玩儿。

    小林大爷挺喜欢小孩儿的,就去门口墙根的草丛里抓螳螂给我玩儿,我拿手正摆弄着呢,小林大爷好像看见了熟人就张口打着招呼道“这么晚了还去拉沙子啊,用不用我去棒棒忙啊。”

    我闻声抬眼,看见一对父子赶着一个牛车正往这边走,岁数大的应道“恩,不用啦,在拉一趟就行了,那边着急啊。”

    等牛车经过我身旁,我这才发现那牛的眼睛里有泪水,我抬眼看着小林大爷“那牛哭了。”

    小林大爷随即张口喊道“连栋啊,你家那牛是不是要下牛犊子了。”

    叫连栋的大爷回头看着小林大爷应了一声“是啊,没办法啊,这着急啊,就这一趟了,回去就让它歇着了。”

    小林大爷有些无奈“你也真是的,你就上俺家吱个声呗,俺家有拖拉机帮你拉啊。”

    叫连栋的大爷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嘴里还挥着鞭子,指挥者牛往前走。

    我看着他们走远,抬起眼看着小林大爷“他们家牛真可怜。“

    小林大爷笑了笑,摸摸我的头“你这个小孩儿是城里人不懂,庄稼人养牛啊就是得干活啊,走吧,去院子里玩儿啊。”

    我点点头,转身去了院子里蹲下身子继续玩儿着,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吧,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进门就喊小林大爷,我看了他一眼,他是跟刚刚那个叫连栋的大爷一起走的,应该是他的儿子。

    小林大爷看他着急的样子赶紧开口“咋得了,这是咋得了。”

    他喘着粗气,张嘴说道“俺家牛在半道死了,我爸让我过来借下拖拉机。”

    小林大爷一听就愣住了“牛死了啊。”然后张嘴说“行,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我站起来看着他们两个上了拖拉机,一下子就想起那个牛的眼泪了,心里瞬间就开始特别的难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