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6.第216章 管不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也看那个老沈没有给我们开门的意思,看了一眼林大爷“要不,你带我去他们家的祖坟看看吧,我也想看看到底是多么好的风水宝地不能动。”

    林大爷无奈,但也只能点头,带着我跟姥姥向老沈家的祖坟走去。

    倒不是什么山上,农村人有的就把先人葬在地里,说是旺子孙,这个我也是懂点的,林大爷远远地便给姥姥指着“喏,就在前面了,那几个墓碑就是老沈家的,正好占在要开路的旁边了,你说,这不挪也不行啊。”

    姥姥忽然停住了脚步,本来晴好热辣的天一瞬间阴沉了下来,有些憋闷,好像要下大雨。

    林大爷眯起眼睛,抬眼看了看天,嘴里念叨着“奇怪,怎么忽然阴了呢。”

    姥姥没有动,只是点了一根烟,烟雾袅袅,她慢慢的眯起眼睛,嘴里轻轻地念叨着什么。

    我看着姥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是老仙儿要跟姥姥说什么。

    ‘咔’!!

    猛地,天上忽然闪起了一道惊雷,林大爷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姥姥“这是要下大雨了,咱们先回去吧,要不然一会儿被雨就挡在半路了。”

    姥姥没有应声,嘴里继续念叨着什么,再睁开眼,天色居然放晴。

    林大爷啧啧称奇“这是什么天气啊……时好时坏的。”

    我皱起眼眉,本能的感觉这事儿跟老沈家的祖坟有关系。

    姥姥静静地站在那里,兀的,长叹了一口气“天意难违啊!!!”说完,转脸就往回走。

    林大爷愣住,转过头看着姥姥“咱不去了啊。”

    姥姥早前面走没有回头,抬起胳膊摆了摆手“我看不了,这件事就顺应天意吧!”

    我没明白姥姥的意思,老实说,这么长的时间我还第一次看见姥姥这样,但是我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颠颠的跑了几步,追上姥姥,老实的跟在姥姥的身后。

    林大爷压根就没明白姥姥的话,几个大步跑了过来“胡大师,您的意思是这事儿您都弄不了了?我这路就开不了吗,那怎么办,上面还等着呢,工程队还等着开工呢。”

    姥姥转过脸看着他“不出五日,你这路肯定就会修上,他们家不管挪不挪坟,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不是你我可以插手管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听天命,尽人事。”

    林大爷被姥姥说的一愣一愣的,但是看着姥姥严肃起来的表情,便也没有在多问什么。

    回去之后已经是晌午,我们几个进了魏大爷家的小卖店。

    林大爷一进去就说“你们看见刚才的天儿了吗,阴的都打雷了,那声音大的,我还以为要下雨了呢。”

    魏大娘看着林大爷哈哈的笑,张口说道“村长,你这是上火上的都出现幻觉了吧,这天儿好着呢,我刚才怎么没见到打雷啊,要是真能下雨,咱们还能凉快凉快。”

    说话间,进来一个壮实的老爷们,他看了一眼魏大娘“老板娘,来瓶白酒,怎么,嫌天气热啊。”

    魏大娘拿出来一瓶白酒看着他“可不,这天儿能热死人,你说这三伏都要过去了,这咋还这么热啊。”

    老爷们笑了笑“那你应该去我们那去看看,我们那都冷,所以这才买点白酒,兄弟几个喝喝暖暖身子。”他说完,扔下钱,拿着白酒直接走了。

    见姥姥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老爷们,魏大娘便张口道“他是外村来的,就是来拆那个老房子的,那老房子你也得去看看啊,邪性啊。”

    “什么样的老房子啊。”姥姥直接出口问道。

    魏大娘呵呵的笑着,指了指林大爷“这个您问他吧,他是村长,啥都知道,我们老百姓可不敢瞎说话。”

    林大爷点起个烟卷“那有啥不敢说的。”说着,望向姥姥“就是个小楼,你说我们这个村儿居然还能有楼,那都是大青石啊,好的很,据说以前是小日本盖得监狱,从我当村长的时候起,那就废弃了,多少年都没有人碰,文革那阵儿要给拆了,听说闹了不少邪事儿,那块地现在属于老刘家的,人家想拆了,盖个鸡棚子,将来养鸡,谁知道这一动啊,晚上老能听见鬼哭狼嚎的,合计到时候你有空顺便去看看。”

    “远不,不远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吧。”姥姥出口说道。

    林大爷吸了一口烟“远倒是不远,关键你这不是才从老沈家的地里回来吗,我合计你歇一歇,不用这么着急。”

    魏大娘也在旁边点头“是啊,先不用着急去看那个,晚上说不定是谁搞鬼吓唬人,也有可能是野猫叫秧子呢,今个下午你还是在这等着吧,我一合计那女的过来买奶粉我就害怕。”

    “拉倒吧,野猫还能这个时候叫秧子?”林大爷直接打断了魏大娘的话。

    魏大娘哈哈的笑“它想啥前叫你还能管了吗,那不跟人一样一样吗。”

    林大爷摆摆手“行了啊,小孩子在这呢,你这人一开玩笑就没正行。”

    他们说什么我是没听懂,不过那意思是不用现在去那里,今天下午就在魏大娘这里等那个女人来买奶粉了。

    不过这个小卖部是把我成全了,一个下午我嘴是没闲着,虽然姥姥一直告诉我不许吃不许拿的,但是架不住魏大娘一个劲儿的给我啊,我虽然说着不要不要,但是她硬往我手里塞,于是我看着姥姥默许的眼神,也就不停的再吃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小孩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都挑食,那时候还是比较馋的,说不吃自己还偷摸的咽口水。

    魏大娘卖货的时候喜欢跟人闲唠,我就坐在小卖店的柜台里吃东西,而姥姥则魏大娘的家的院子里看他们家种的花。

    我还以为那个女人那天不会来了呢,魏大娘刚跟一个过来买东西的客人聊完,一个披着头发的女人就进来,伸手一指,就指了指魏大娘身后的奶粉。

    魏大娘随即有些惊恐的看向我,我当时嘴里正吃着糖,压根没反应过来她那么看我干吗,也没注意那个顾客。

    可能魏大娘也觉得那时候靠我没用了,直接伸手把准备好的水拿出去,顺便递出去一包奶粉“那,那个,你把钱,放,放这个水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