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蛊毒

作者:夙长心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蛊毒

    许猛从那天之后,身体慢慢出现了不适的感觉。

    开始只是头痛发热,他还没有怎么在意。而这几天已经没有办法在蹦跶了。因为他的伤口急剧感染,疼的要命,只能在床上躺着。

    纪青雪给他把了脉,叶寒担忧地问:“娘娘,他怎么样了?”

    纪青雪放下许猛的手,小声说:“咱们还是出去再说吧。”

    出了营帐之后,叶寒看纪青雪严肃的表情,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娘娘他这是怎么了,很严重吗?”

    纪青雪点头,事情还真有些棘手:“他是体内的蛊毒发作了。”

    许猛被人蛊傀儡所伤,所有的傀儡除了拥有强悍的攻击力以外,他们还是一个毒人,自带毒性。被他们伤到的人,即便没有当场被撕成碎片,也会被蛊毒折磨致死。

    “那怎么办啊?这种蛊毒连娘娘你都没有办法解吗?”

    纪青雪也犯难呐,这些蛊虫是被吞噬了其它上百中毒虫毒草养成的,只要母蛊活着,它们就能保持活力。

    这种本就混合了百种毒的蛊毒解起来非常的困难。刚刚她查看许猛伤势的时候,他整条胳膊都已经黑了。

    “现在为了防止蛊毒继续蔓延,我们只有砍掉他的胳膊。”

    “什么?砍掉他的胳膊?绝对不行!”叶寒脱口而出就是拒绝。

    身为将军没了手他要怎么打仗,更何况他那么要强的一个人怎么受的了这种打击?

    纪青雪也不想这么做,可是这几天她和容声不眠不休地研究解毒办法,也没有任何起色。

    “叶寒,如果到时候我们既找不出解毒的办法,也不做及时措施,毒气攻心许猛就没救了。”

    失去一条胳膊和失去一条性命,这其中如何权衡纪青雪和叶寒都清楚。

    叶寒急得直挠头:“如果真的砍掉了他的胳膊,他受得了吗?”

    “受不了也得受。”游怀竹冷冷地说。

    “大哥,你怎么来了?”

    游怀竹紧盯着他们两个,问:“我刚才容声那儿回来,你们还要优柔寡断到什么时候?青雪,许猛什么情况你最清楚不过了,如果不趁早做决定,难道要我们眼睁睁看他去死吗?”

    纪青雪和叶寒顿时噤声,游怀竹道:“如果你们下不了手,那就我来。”

    这样的事情总得有一个人来做才行,他不介意当那个坏人。

    下午的时候,大家就像约好了似的,齐聚在许猛的营帐里边儿。

    个个脸色沉重,唯独许猛看起来倒是乐呵呵的:“诶,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哭丧着脸。我还没死呢,你们就急着奔丧了?”

    常州喝道:“老许你别胡说啊!死什么死,上次的酒我们还没喝呢,你怎么能死?”

    许猛一愣,笑着说:“我就是那么开一个玩笑而已,你干嘛那么激动啊。”

    “老许我们今天来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的,你听了之后可别难过啊。”

    许猛看着常温觉得十分疑惑:“不是,我说你们今天怎么了,怎么大家都奇奇怪怪的?”

    “许猛,你的伤口不只感染那么简单,你是中了蛊毒。”

    “蛊毒?”许猛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随后又很快恢复了正常,“然后呢?”

    纪青雪歉意道:“对不起,我和容声他们研究了好几天,也没有办法破解这种蛊毒。可是如果不想办法的话,不出七天蛊毒就会蔓延到你的全身,所以我们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砍掉我的右手是吗?”

    许猛冷不丁地接过话茬,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纪青雪也十分地诧异:“你,你都知道?”

    “呵呵,娘娘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许猛撩起衣袖,“蛊毒已经蔓延我整条手臂了,这几天我每天都在承受着钻心般的疼痛,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

    可是他不一样挺过来了吗?

    许猛笑笑说:“叶寒你们老说我这样的性格会吃大亏,这也算是我的一个教训吧。”

    就是这个教训太大了一些。

    “你们来吧,不就是一条胳膊吗?只要人还活着,有一口气在就没事!”

    许猛嘴里含着白布,示意他们可以动手了。可是没有人愿意去下这个手,最后游怀竹拿刀慢慢走近。

    “对不住了兄弟。”

    游怀竹手起刀落,许猛的一只胳膊就被活生生的砍了下来,他直接痛晕了过去。

    纪青雪急忙为他处理伤口,这一幕看的常州他们眼睛发红,他们这些人可是多年的好兄弟呀,谁愿意看到许猛成这个样子。

    叶寒捏紧了拳头转身就走,南宫炎叫住他:“你站住!你现在出去是想干什么?”

    叶寒咬着牙,一字一句:“属下要去为许猛报仇。”

    许猛是他的好兄弟,他不可能眼睁睁的这么看着他白白受苦。

    常州兄弟俩也站了出来:“对,也算上我们兄弟两个人,咱们这就去为老许报仇。”

    “都给我闭嘴!”

    南宫炎冷冷的扫了一圈,“你们现在去有什么用,就凭你们几个人能对付得了那帮傀儡吗?别到时候仇没有报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你们还想成为第二个许猛吗?”

    纪青雪替许猛处理伤口,满手是血:“叶寒现在可不是你们冲动的时候,平时你不是最冷静的吗,怎么现在反倒这么莽撞了?”

    叶寒红着眼睛说:“难道老许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当然没那么容易。”游怀竹也是气愤至极,“拿走了许猛的一只胳膊,我们就让他们千百倍的偿还回来!”

    南宫炎很能理解他们,可现在四哥和百里惊蛰那边都还没有消息,实在不宜冲动。

    就算他现在同意也行带领全部兵马去攻打司马镜悬,那又有什么用呢?

    人蛊傀儡越来越多,这样莽撞的打法燕云骑迟早会全军覆没的。

    南宫炎说:“你们先回到各自的营帐吧,这件事情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记住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军法处置!”

    现在只能期望四哥能带着爷爷他们能快点赶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