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父子辩论!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父子辩论!

    几日后,穿云阁。

    雪千峰这几日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烦躁。多年历练出来的敏锐,让他隐隐的察觉到,有事情偏离了原先的轨道。而他之所以如此烦躁,就是因为,他迟迟找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偏离了轨道。’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会到了。

    “来人呐!”雪千峰在大殿中来回踱了几步,突然顿住身形,大喝了一声。

    这几日,穿云阁中的弟子,尤其是负责服侍雪千峰的下人,无不提心吊胆,听到雪千峰这一声大喝,直有几人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哆嗦,硬着头皮快步走进了大殿。

    “胡长老呢,他回来了没有?”

    几个下人对视了一眼,赶忙摇头道“回禀阁主,胡长老还没有回来!”

    “混账!就办这么点事情,要用这么长时间吗?我看他是越活越回去了!”

    听着雪千峰咆哮如雷的怒骂,几个下人心中直替胡长老捏了一把冷汗,瞧雪千峰这架势,胡长老要是回来了,多半要倒霉。

    胡长老迟迟不归,这又是一件脱离雪千峰预想轨道,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像这样的事情,似乎有不断增多的趋势,若再这样下去,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很可能整个大局都会乱套。这让雪千峰的心情愈加的糟糕。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匆匆的跨进了大殿,跪倒在雪千峰的面前,嗓音中隐隐透着几分兴奋与激动的道“启禀阁主,少……少阁主他回来了!”

    雪千峰的一双又粗又黑的剑眉,蓦然向上一挑,直要飞入云鬃之中,眼中分明透出喜悦的光芒,不过很快这一抹喜悦光芒,便被雪千峰很好的掩藏了起来,代之以怒意,冷冷的道“是与任副阁主一同回来的吗?”

    “不是,只有少阁主一个人。”

    “嗯?”雪千峰挑起的剑眉,瞬间便缩回凝成了一团。

    “爹!”雪千峰正沉思着的时候,雪耀已经从殿外跨了进来。几日的跋涉,让雪耀显得有些风尘仆仆。

    “哼!雪大侠的这一声爹,我雪千峰哪里担当的起啊。”雪千峰嘴上这样说,可看的出来,雪耀的这一声爹,他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不难理解,雪千峰这一辈子,也就雪耀这一个儿子,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哪儿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雪耀回想起当初对雪千峰说出的那些个绝情的话,也是有些后悔。雪千峰或许对不起全天下的人,全天下的人都可以骂雪千峰不是个东西,可唯独他没有这个资格。雪千峰对他,当真是连心也都掏了出来。就连雪千峰图谋三界的举动,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他这个儿子。

    雪耀咳嗽了一声,走到雪千峰对面,道“爹,孩儿不孝,不该说那些混账话,惹您生气了,在这里孩儿向您郑重道歉!”

    这样的话从雪耀的嘴里说出来,让雪千峰十分意外,当然,高兴还是很高兴的。上下连连打量了雪耀好几眼,雪千峰不禁含笑的问道“今天的太阳,莫非是从西边儿升起来的?还是说,你雪大侠,终于想通了?”

    雪耀重重的点了点头,朗声道“是,我想通了!”

    雪耀这么一说,雪千峰真的是相当高兴,足可将他这几日来的烦躁,一举抹平。原本一直板着的面孔,立即便柔和了下来,亲昵的拍着雪耀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嘛!日后咱们父子联手,还有什么事情是咱们应付不了的?”

    “爹,您误会了。”雪耀苦笑了一声道。

    “误会了?”雪千峰愣了一愣。

    雪耀说道“我想通的是,我们一日是父子,那便是一世是父子。父子之情,重若泰山,深大灵魂,只要我们还活着,这父子之情就永远都无法割断。我说要与您断绝关系,那不过是一厢情愿,异想天开而已。”

    “这话你说对了!只要你是我雪千峰的儿子,哪怕是你走到天边,你也是我儿子!”雪千峰对雪耀的这番话很是满意,笑着点头道。

    雪耀嗯了一声,接着道“可是,正因为我们是父子,所以我这儿子的,才更有义务,阻止爹您继续错下去。”

    “什么?”雪千峰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怒意重新在他的脸上积聚。

    雪耀并不以为意,大声的道:“爹,多行不义必自毙!您是时候悬崖勒马了,否则摆在您的面前,唯有万劫不复!”

    “混账!”雪千峰大怒,忍无可忍的发出了一声厉啸。“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通了,没想到,你仍然是这么执迷不悟。真是让我失望!”

    “爹!真正执迷不悟的人恰恰是你!”

    “你说什么!?你敢如此忤逆我!?”雪千峰冲着雪耀猛然踏出了一步,双目圆瞪,锐光爆闪,那气势,在雪耀看来,当真犹如天塌了一般。

    雪耀此时所承受的压力,大的超乎想象。如果换做以前,雪耀定会放弃,可是现在,雪耀非但没有放弃,反倒是勇敢的迎向了雪千峰的目光,虽然极尽艰难,脚下却仍旧向着雪千峰跨出了一小步。

    虽说只有一小步,却令雪千峰心头大震,好像有些不认识自己这个从小就跟在他身旁的儿子了似的,这份气魄,这份胆识,都超出了雪千峰对雪耀的认识。

    “爹!我不是忤逆你,我是真的不希望你一错再错,直至坠入深渊。自古以来,多少强者,妄图称霸三界,可是结果又怎样?全都是自取灭亡,无一人成功!前人血一般的教训,难道不足以让您警醒吗?”

    “笑话!他们哪里能比的上爹的雄才伟略?你将他们与你爹相提并论,那是对你的爹的侮辱!”

    雪耀苦笑了一声,幽幽的道“谁又知道,那些个前人,当初是不是也这样想呢?”

    “你什么意思!?”

    雪耀的嗓音也陡然提高了八度,喝道“我的意思是,古往今来,那些个妄图称霸三界的枭雄,哪一个不是极度自负,自以为天下无敌!他们若不这样想,又岂敢妄想称霸三界?”

    “哈!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爹就是个目中无人的蠢货喽?”雪千峰怒极反笑的问道。

    雪千峰剑眉一凝,想也不想的答道“不!爹您当然不是蠢货,可是您正在干一件蠢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