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托付!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托付!

    “是你促成了杜靖宇的突破?”付延山满是震惊的望向秦东。能助一名九级巅峰修士突破至十级之境,这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甚至就连他付延山都做不到。

    秦东并没有回答,而是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杜靖宇的突破,由秦东的功劳,但更多的还是杜靖宇的际遇造化,甚至说他是因祸得福也不夸张。

    那存在于付延山元府中的一道仙力,就犹如一道高高耸起的龙门,跨过去自然不容易,可一旦跨过去了,便是遇云化龙,一发不可收拾。

    “你到底是什么人?”付延山望着秦东,内心中充满了好奇。天上天界的英雄人物,他耳熟能详,了若指掌,可对于秦东,他却是一无所知。

    秦东目光爆射出一道冷电,“你放心,我会告诉你的。”

    付延山的心中没来由的一凛。他对秦东十分陌生,可从秦东对他的态度上,他却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之间必定有着相当的渊源。尤其是秦东望着他的眼神,更是让他不由自主的这样想。

    秦东表面一派平静,可他的心里,此刻却是波澜起伏,极不平静。付延山是他此生最大的仇人,杀死付延山,一度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目标。而多年来,他们父子也的确没少受到付延山的迫害,秦东对付延山的恨几乎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现在付延山就站在他的面前,而且他也有十成把握,可以杀死付延山,但他却不能这样做。

    付延山对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重要了,没有他,万鹏帮就是一盘散沙,就不能成为对抗幻兽族的中流砥柱。杀死付延山给秦东带来的一时快意,很可能要用无数修士的血来偿还。秦东不是个不顾大局的人,更不是个自私的人,除了苦苦压制内心的冲动,他没有任何的选择。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恨我?”付延山到底是十级巅峰的强者,十分敏锐,尽管秦东一直在苦苦克制,还是被他察觉到了一些。

    秦东轻哼了一声,并不回答,只是将头扭到了一旁。

    “轰!”天空中蓦然炸响一道霹雳。笼罩在杜靖宇周身的五彩烟雾,蓦然化作一道五彩光柱,直射苍穹。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股无上纯净的气息,倏然从杜靖宇的身上释放开来。

    春影,佟林等人受此惊扰,纷纷睁开了眼睛,流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

    厚积而薄发!杜靖宇终于一举突破了那一道门槛,跻身于十级之境。就仿佛是获得了重生,杜靖宇的气势与之前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以前只是一个星星,那此时的杜靖宇就是当空的浩日。虽然只是突破了一道门槛,杜靖宇获得的却是质的变化。

    原本能够与杜靖宇比肩而立的赵威虎,一瞬间便被甩开了千万里的差距,此时的他在杜靖宇面前,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呼~~~”

    杜靖宇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却在平地上形成了一道狂风,席卷数十里。

    “爹!”杜心童直有些喜极而泣,望着杜靖宇,泪眼模糊。

    杜靖宇缓缓落下身形,摸了摸杜心童的秀发,心中充斥着说不出的愧疚。

    修为的提升,让杜靖宇的心境也发生了莫大的变化。就如同一个幼童长大承认,再回溯以往自己的所作所为,只觉得幼稚愚蠢。这种变化,在杜靖宇的身上还要尤其强烈。

    尤其是当杜靖宇想到自己不顾一切的要将杜心童嫁给赵希品,甚至不惜对自己唯一的女儿大加伤害,杜靖宇便悔恨难当,只恨不得时间能够倒转,重来一遍。

    “心童,爹错了!”杜靖宇轻轻的道了一句。虽然只有五个字,可对杜心童的震动,却胜过千言万语。以往的种种委屈,瞬间烟消云散,杜心童也终于重新找回了那种幸福的感觉。

    鹤宗知道杜靖宇讨厌自己,虽然很想,但却不敢冒然走上前来。只是远远的站在一旁,焦急的看着。没成想,杜靖宇的目光却主动找到了他。

    鹤宗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个时候,杜靖宇要是找他算账,他可真的死唯有束手待毙的份儿,可很快,鹤宗的心便安宁了下来,因为他在杜靖宇的眼中,并没有看到以前的那种仿佛见了苍蝇般的厌恶。相反,杜靖宇望向他的目光,和蔼宽容,就如同陈昌看他的目光一样。

    “杜……杜长老,我……”鹤宗的心虽然平静了下来,却仍然感到紧张。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脑海中却始终是一片空白。

    “爹,你现在都是十级之境了,还要为难鹤大哥吗?”杜心童也是紧张的很,拉着杜靖宇的手不停的摇晃。

    杜靖宇疼爱的望了她一眼,笑道“放心吧,你爹我死过一次,有些事情也终于想明白了。我不是想要为难鹤宗,而是要将你正式的托付给他。”

    “什么!?”杜靖宇此话一出,杜心童与鹤宗同时惊呼了起来,两人的脸上都是一样的充斥着不敢置信与巨大的惊喜。

    杜心童笑了笑,冲着鹤宗喝道:“你小子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嗯!嗯嗯!”鹤宗忙不迭的连嗯了几声,一路小跑,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

    见到鹤宗的嘴角儿有一道干涸的血渍,杜靖宇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细细的为他擦拭了去。

    鹤宗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整个人都愣住了,杜心童更是喜极而泣,捂着嘴,嘤嘤的低声啜泣起来。

    “你小子也着实不容易啊。”杜靖宇想起之前自己对鹤宗的诸般刁难,甚至是戕害,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喟。

    鹤宗好不感动,眼中也不禁闪烁起了泪光,转头望了杜心童一眼,冲着杜靖宇重重点了点头,吐出两个字“值得!”

    虽然只有区区两个字,但对杜靖宇却造成了极大的震动,更让他心中的愧意,瞬间放大了十倍。

    以前杜心童对他说,鹤宗是多么多么的爱她,杜靖宇总是不以为然,将这一切当成是鹤宗所施的阴谋,是假情假意,现在杜靖宇才发现,自己当初简直是混账,秦东曾斥责他是老糊涂,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他。如此真挚的爱,他竟然能够视而不见,不是老糊涂又是什么?

    “我今天就将心童正式托付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让她幸福!”长吸了一口气,杜靖宇极其郑重的拉过鹤宗的手,慢慢的将杜心童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