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心结难解!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心结难解!

    可杜靖宇哪里肯听他的,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盯着路人甲,身上紫光缭绕,将一身修为瞬间提聚到了极致。

    佟林心中更是着急,直要出手阻拦,铁干将他给拉了住,神情苦涩的摇了摇头,低声道“老爷现在已经完全被赵威虎父子给蒙蔽了,他是不会听你的话的。眼下,也许只有让他吃点儿苦头,他才能醒悟。”

    “可是……”佟林心中虽然觉得不妥,可眼下以他的能力,完全插不上手,只得作罢,退到一旁。

    “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的修为有多高,你都要为今天的傲慢付出代价!接我一招‘乌云盖顶!”赵威虎紧咬牙关,怒不可遏,身形一纵,划出一大片深乌色的光芒,当真犹如一朵遮天蔽日的乌云,罩向路人甲。

    杜靖宇也是使出了平生绝学,一招‘紫龙探爪’,横空拍出。霹雳巨响之间,紫色点忙,攒动不休,一只仿佛龙爪一般的紫光,闪电凝成,配合着赵威虎的攻势,气势汹汹的探向路人甲。

    两名九级巅峰的超级高手,不约而同的施展出了平生最强的绝学,威势自然非同一般。电闪雷鸣之间,无穷的威压足足笼罩了方圆百里。春影,佟林等人,下意识的凑到一起,一齐发力,这才将周遭无处不在的威压给顶了住。

    而另外那数百名修士,早已经受不了这般威压,一个个如鸟兽般,远远散去。不是他们不好奇,不想观摩这一场惊天之战,实在是他们的修为太弱,继续呆在这里,必受鱼池之祸。

    “就这点儿道行,也敢在我面前逞威?给我滚回去!”路人甲舌绽春雷,右掌以托天之势,猛然举起,五指金光闪烁,暴涨而起,充沛霸绝的混沌之力,横空狂扫,一刹那间,竟凝聚出无数条,犹如鞭子一般的虚影。

    赵威虎与杜靖宇联手的威势固然强大至极,可与路人甲的攻势比起来,仍然逊色了不止一筹。实际上,在金光一出的那一刻,赵威虎与杜靖宇便同时意识到,即便是他们两人联手,也不可能是路人甲的对手。

    两人面面相觑,目光中满是骇然,几乎不能接受这现实。

    无数金色鞭影,吞吐闪烁,变化莫测,所到之处,啪啪啪的脆响,接连不断。赵威虎倾尽全身修为凝聚出来的乌云,在这无数金光的鞭笞之下,迅速消解溃散,尽管赵威虎不停的往其中注入灵力,可仍旧不能丝毫挽回颓势。什么叫摧枯拉朽,什么叫兵败如山倒,赵威虎今天算是有了深刻的认识。

    乌云盖顶被金光狂扫之后,杜靖宇的紫色龙爪,倒是迫近了路人甲胸前。好不容易才有这般机会,杜靖宇自然不肯放过,大喝声中,手腕猛扬,那紫色龙爪瞬间加速,直抓向路人甲的心口。

    “雕虫小技,就不要拿出来现眼了!”正当杜靖宇以为有机可趁的时候,路人甲清喝一声,摊开的右掌五指蓦然一收,那弥漫满天,鞭影一般的金光,倏然倒卷,倏忽间便将紫色龙爪包裹了起来。随着路人甲掌锋化拳的动作,那庞大的紫色龙爪,瞬间被无数金光鞭影绞杀,化作一团烟雾,消散不见。

    几乎在一瞬间,赵威虎与杜靖宇同时受创,齐齐喷出一口血箭,被震退数十丈。

    这一仗不光败了,而且败的彻底。不管是杜靖宇还是赵威虎,此时皆是一脸死灰。

    轻松击败两人,路人甲冷冷一笑,道“现在你们还有何话好说?”

    “好!好哇!”一段死寂之后,杜靖宇突然仰天发出两声怒吼,吼声中颇含几分凄厉。

    路人甲眉头一凝,杜靖宇又高声喊道“陈昌啊陈昌,斗了一辈子,我杜靖宇终于还是输给了你。”

    路人甲一脸讶然,道“你是输给了我,关陈昌什么事?”

    杜靖宇哼了一声,瞪着路人甲喝道“你敢说你不是陈昌请来对付我的吗?我虽然是输了,可陈昌他赢的也不光彩!”

    路人甲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苦笑,这杜靖宇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将手一摆,懒得听杜靖宇这些胡话,只是沉声问道“既然你输了,那杜心童与鹤宗的婚事,你不会再有意见了吧?”

    “呸!”杜靖宇吐了一口唾沫,歇斯底里的道“别说是我输了,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将我女儿嫁给他陈昌的徒弟!”

    “师父!”佟林听不下去了,冲上来道“您怎么这么固执?其实您与陈长老之间,不过是政见不合,又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何必如此苦苦纠缠?再说了,你们这老一辈的恩怨,为什么还要牵扯到晚辈,难道一代人痛苦还不够吗?”

    杜靖宇丝毫不为之所动,沉声道“你不用再多说了,多说无益。心童既然是我的女儿,她就要承受这一切。如果她要恨要怪,随她的便!”

    “看来你不光是老糊涂,而且还是老顽固!”路人甲神色一冷,杜靖宇这分明是在挑战他的耐性。

    “是又怎么样,有种你杀了我!”杜靖宇一瞪路人甲,好一个视死如归的铮铮铁汉。

    如果是在平时,路人甲对他必定赞赏有加,可是现在,路人甲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转头看向杜心童与鹤宗,道:“你们也看到了,这老家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你们两个要想成就好事,看来只有杀了他了。”

    “不要!”到底是父女连心,杜心童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

    鹤宗也不能答应,他不想看到杜心童一辈子痛苦。可是要让他离开杜心童,他又做不到,此时好生矛盾,心中直发苦。

    杜靖宇听到杜心童的呼声,心里暖和了一些,不管怎么样,这个女儿他还是没有白疼的。

    “那怎么办?留着他,你们两个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就算你们能逃到天涯海角去,他也会想尽办法将你们抓回来。”路人甲耸了耸肩膀,望着两人说道。

    杜心童的脸上立即流露出一种莫大的悲伤。这就好比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不光剥夺了她的幸福,更还要剥夺她的希望。这对一个涉世不深,从来也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的女孩儿来说,实在过于残酷。

    杜心童那充满痛苦的表情,落在杜靖宇的眼里,也着实让他心疼。可一想起陈昌,杜靖宇的心就又硬了起来,扬声道“心童,你是爹的女儿,爹不会害你。如果你不愿意嫁给赵希品,那爹就为你另择良婿,绝不会比鹤宗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