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平!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平!

    鹤宗虽然没有做声,但冷冰冰的眼神中同样注满了愤慨。

    谭杨干笑了几声,正要说话,一旁的杜心童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喝“颜玉柔!你来的正好!”

    颜玉柔知道杜心童,但向来没有什么深交,听到她这一声娇喝颇为意外,转头看向她,一脸的讶异“杜小姐,你……”

    不等颜玉柔将话问完,杜心童已是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娇躯一挺,人化翩虹,玉掌挥动间,已是数道掌劲向着颜玉柔席卷而去。杜心童的修为不深,攻势虽急,却并不迅猛,颜玉柔身形微微几侧,便让开了去。

    虽说不怕对方伤到自己,可无缘无故遭到突袭,颜玉柔的俏面还是沉了下来,蹙眉凝声问道“杜小姐,你这是为什么?”

    杜心童娇哼一声,撇嘴道“我要替火芸姐姐出气!”

    颜玉柔闻言一滞,脸上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无奈,神情微微有些恍惚。杜心童却不管那么多,粉臂一扬,便又向着颜玉柔攻了上来。一旁的秦东看不下去了,脚下一滑,猛然插入两者之间,手掌毫不客气的扬起,又准又狠,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正打在杜心童的腕骨上。杜心童只觉得腕骨处传来一阵针扎般的尖锐痛楚,就好像骨头折断了一般,不禁痛呼一声,俏面大变的向后倒退了出去。

    “疯丫头,有完没完!”秦东并不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莽汉,可一见到杜心童‘欺负’颜玉柔,他的心中就直冒火,什么也顾不上了。

    “混账!”鹤宗对杜心童一往情深,疼爱的不行,见杜心童竟然中了秦东的招,一张花容满是痛楚,立时勃然大怒,手中剑锋寒光迸射,一如流星般对着秦东便刺。

    鹤宗的剑法,在年轻一代中声名卓著,谭杨担心秦东抵挡不住,第一时间出手,掌锋恰好拍在鹤宗的剑锋之上,挡下了这一击。面对鹤宗仿佛要喷出火来的愤怒目光,谭杨嘿嘿的笑道“鹤兄,看在我谭杨的面子上,能否放我师弟一马啊?”

    鹤宗剑眉一挑,沉声喝道“我鹤宗早已对天发誓,谁敢动心童一根汗毛,我便让他用命来赔!”

    谭杨苦笑了一声,道“鹤兄怜香惜玉,天下闻名,可也不能不讲道理。”

    鹤宗皱眉道“我如何不讲道理了?”

    谭杨道“刚才情形你也看到了,是杜姑娘对我师妹无礼在先,我师弟出手襄助在后。论起是非来,错好像不在我师弟这边吧?哪怕鹤兄你爱杜姑娘爱的再深,总不能连是非黑白都不分吧?别忘了,你身为飘渺别院陈长老的入室弟子,代表着我们万鹏帮的形象。”

    “鹤大哥,佟师哥,你们方才答应过我的,要好好教训颜玉柔,你们快出手啊!”杜心童一见颜玉柔便气的不行,在一旁对佟林,鹤宗连连催促道。

    “这个……”佟林有些犯难。颜玉柔如今的身份十分特殊,岂说教训就能教训的?

    鹤宗被谭杨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东走了过来,瞪着杜心童道“我师姐哪里招惹到你了?”

    杜心童娇哼道:“这个女人惹火芸姐生了那么大的气,我岂能饶她?”

    “笑话!明明是火芸自己小肚鸡肠,见不得别人好,怎么能说是我师姐惹她生气?再说了,我师姐和火芸之间的事情,干你屁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你说我什么?”杜心童指着秦东,一张俏脸都气的红了,倒是为她平添了几分妩媚。

    只是此时秦东越看杜心童越不顺眼,对她的妩媚也是视而不见,撇嘴道“我说你很无聊很烦人,你还不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

    “你……你混蛋!”论起骂人,杜心童哪里是秦东的对手,憋了半天,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却只憋出这么一句。

    颜玉柔拉了拉秦东,道:“好了小东,不要再说了。”

    秦东气道“师姐,那个火芸明明是欺负了你,却反过来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处处宣扬你的不是,更有些蠢笨的丫头,不长脑子,不辨是非,就知道张口乱咬,如果你再不做点儿什么,那以后岂不有的烦?这委屈更是没个头了!”

    “鹤大哥,佟师哥,你们听见这混蛋说什么了吗?还不快点儿替我教训他?”杜心童气的直跺脚,雪白的额头上,青筋都爆了出来。

    秦东的话让鹤宗和佟林也是一样的着恼,可偏偏又让他们无从反驳。火芸和颜玉柔都是隐秀别院的弟子,她们之间的矛盾纠纷,他们的确是管不着。如果非要管,那就有手太长的嫌疑,万一人家要是将这件事告到朱鹤轩的面前,朱鹤轩追究起来,他们的麻烦必定少不了。

    鹤宗与佟林相互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十分为难。

    眼见杜心童气不过,就要哭了出来,佟林心一横,道“火芸与颜玉柔的事情,我们的确是管不着。可是刚才的事,你们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鹤宗见佟林欲要借此事发难,正愁找不到机会为他心爱的杜心童出气,立即高声喝道“不错!谭杨,你若是不能给我一个圆满的解释,可别怪我鹤宗不客气!”

    谭杨听的直皱眉头,这一眨眼的工夫,别得罪了飘渺,灵动两大别院,若是让朱鹤轩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剥了他的皮。正小心的斟酌着措辞的时候,秦东走了出来,高声喝道“应该做出解释的,是你们吧?”

    佟林眉毛一扬,瞪着秦东喝道“真是天大的笑话!”

    关系已经这么僵了,谭杨可不想更糟,急忙冲着秦东连使了几个眼色,想要让秦东闭嘴,秦东却毫不理会,冷冷的道“你们无故伤害属于我们隐秀别院的灵兽,莫非是不将我们隐秀别院放在眼里?”

    “你是说这只暗翼枭龙是你们隐秀别院的?”鹤宗冷冷的问了一句。

    秦东一昂头,干脆利落的吐出两个字“不错!”

    “岂有此理!你干脆说这武圣谷也是你们隐秀别院的好了!”铁干气呼呼的怒喝了一声。

    秦东冷笑了一声,斜睨了铁干一眼,幽幽的道“我们说的是这只暗翼枭龙,关武圣谷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