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上门算账!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上门算账!

    朱鹤轩大为惊异,望着秦东道“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怀疑夫人会害我?”

    一旁的谭杨也张口说道“这绝不可能!夫人对师父一直都非常尊敬,要说夫人会害师父,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听谭杨这么说,秦东笑了笑,将到了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是阴谋,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

    “师父,您现在一定很累了,我们送您回去休息吧。”还是颜玉柔心细,看出朱鹤轩的脸色不怎么好,关切的道。

    几乎将所有的灵力全都释放了出来,朱鹤轩不累才怪,闻言立即点了点头。秦东和谭杨想要上来搀扶,朱鹤轩却是将两人推了开,挺直了腰杆儿,道“用不着!若是被其他弟子看见了,老夫的威严何在?”

    秦东苦笑着摇了摇头,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逞能顾面子,到底是身处高位惯了,喜欢自找苦吃。

    回到隐秀别院,秦东,谭杨和颜玉柔三人,正要请退,让朱鹤轩好好儿的休息休息,门外陡然传来连番惊呼,同时一股子无形的炽热杀气,风卷而来,让谭杨和颜玉柔同时骇的变了脸色。

    朱鹤轩心中直叫苦,不知道是哪个冤家,这么会挑时间,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找上门儿来。

    “朱鹤轩,你给老子滚出来!”人还没到,声音便先传了过来。气势汹汹,洪亮震耳,光听这嗓门儿便不难听出,来人的修为非同小可。

    朱鹤轩苦笑了一声,道“是蔡定军替他弟弟找场子来了。”

    “师父,您现在身体不适,就让我替您将他挡回去吧。”谭杨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

    朱鹤轩苦涩的摇了摇头,道“蔡定军岂是你能挡得住的?再说,有些事情,早晚都要了解,躲又能躲得了几时?”说罢,与秦东,谭杨,颜玉柔三人一起走了出来。

    三人的身形几乎才一站定,蔡定军便犹如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鹏,脚踏清风,飞掠而至。到底是兄长,蔡定军无论是修为还是气势,都要比蔡定山高出一筹。

    看的出来,蔡定军很愤怒,实际上蔡定军已经气的五内生烟了。这一天对他而言,只可以说是噩梦连连。先是儿子和挚爱的徒弟,被人打伤,差点儿就废了,蔡定军已是气愤填膺。可终究还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以及朱鹤轩的面子,没好意思亲自出马,而是派出了蔡定山。万万没想到,他这边儿估计身份,那边儿却是害了蔡定山,蔡定山是真的废了。

    当朱鹤轩的弟子将奄奄一息的蔡定山送回尚德别院的时候,蔡定军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当他检查过蔡定山的伤势之后,更是气的差点儿没当场炸开。再也不管那许多,一路流星赶月,直奔隐秀别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说什么也要为蔡定山,为自己的儿子徒弟,讨还个公道。

    虽然朱鹤轩说要亲自面对蔡定军,可当蔡定军来到,谭杨还是第一时间走了出来,一脸笑容,满是恭敬的道“弟子谭杨,拜见蔡师叔……”

    “滚开!”暴怒之中的蔡定军,甚至都不给谭杨将话说完的机会,一巴掌便挥了过去。谭杨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一挡,整个人却如遭雷击,直向一旁跌飞出了数丈远。一条胳膊,就如同被钢棍扫中了一般,转眼便红肿起来。还好没伤到骨头,否则对谭杨的修炼将会产生巨大的不利影响。

    蔡定军的愤怒,朱鹤轩是可以理解的,可他一来便动粗,而且还是针对一个晚辈,这就让朱鹤轩不爽了。面色立即一沉,没好气的道“蔡定军,你莫不是才吃了火药?”

    “什么狗屁火药?朱鹤轩,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拆了你隐秀别院!”蔡定军大手一挥,吼声震天动地。

    朱鹤轩冷笑一声,装糊涂的问道“你要我给你个什么交代?”

    蔡定军更怒,狂吼“你装什么糊涂?我弟弟蔡定山数十年的修为,一朝全毁,难道不需要个交代吗?”

    朱鹤轩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道“哦~~~原来你是为了蔡定山而来。”

    “废话!”蔡定军爆喝。

    朱鹤轩面色猛然一冷,沉声道“将蔡定山废掉的人又不是我,我犯的着向你交代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难道我弟弟不是在你隐秀别院出的事?”蔡定军气的眼睛都红了。

    朱鹤轩却是越发的风淡云轻,撇嘴道“蔡定山的确是在我这里被人废掉的,但你要搞清楚,我可从来没有请他来我隐秀别院?”

    “你……”朱鹤轩耍起无赖来,也是有板有眼,蔡定军气的越发的狠了。

    面对蔡定军的愤怒,朱鹤轩毫不为意,继续说道“倒是你这个做哥哥的,未免也太不细心了,竟然连自己的弟弟都看不住,说到哪里,都是你的不是吧?”

    “难道你能说,我弟弟的事,与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蔡定军厉吼问道。

    朱鹤轩紧皱眉头的道“为了保护令弟,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连自己都差点儿受伤。无论怎么说,我都做到仁至义尽了。”

    “好一个仁至义尽!朱鹤轩,你这么说,良心何在?就算我弟弟脾气有些暴躁,为人有些傲慢,可他与你终究是同门吧?我弟弟成了废人,而你却毫发无伤,单这一点,你就不配说仁至义尽!”

    “哈!真是笑话!令弟要是死在了我隐秀别院,难不成我朱鹤轩还要为他陪葬?哼!令弟被废,只能怪令弟不识好歹,怪不得旁人!”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朱鹤轩也不在乎了,要撕破脸皮,那就撕个彻底。

    “好好好!朱鹤轩,你今日的话,我蔡定军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蔡定军被气的连吼了三声好,一张脸涨的犹如熟透了的西红柿。

    朱鹤轩冷哼了一声,无所谓的道“我朱鹤轩问心无愧!”

    “够了!我今天来,不是跟你扯皮的!伤我弟弟的人何在,你将他给我交出来!”蔡定军此时怒的几乎要将满嘴钢牙都咬碎了,一双眼睛更是因为极度愤怒而充血,一片赤红。

    朱鹤轩摇了摇头,道“伤了令弟的人,早就已经离开了,我上哪儿给你交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