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视同仁!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视同仁!

    老族长神态凛冽冰冷的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苗涛的心就如同惊涛骇浪中颠簸着的小船,忽上忽下,忐忑到了极点。秦东挥手诛灭成氏三兄弟的一幕,更是一直在他的眼前晃悠。万一秦东要是发起狠来,老族长和他身后的这十来名修士,能承受的住吗?好在已经被他贴上心狠手辣标签儿的秦东,此时却是表现的十分克制,任凭老族长唾沫星子乱飞,始终面色平静,隐忍不发。

    老族长警告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很是潇洒。苗涛却是忙不迭的向着秦东连抛去了数个满含歉意的眼神。秦东微微一笑,冲他摇了摇头,只是叮嘱道“苗大哥,如果飞燕有事,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苗涛嗯了一声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东苗族的驻地,经营的就像是一座小城池,四周都被围了起来,唯有中间一道一丈多高,三丈多宽的大门,以供同行。秦东原本在苗涛的带领下,已经通过了这道大门,此时三人却又被赶了出来。望着随后重重关上的大门,秦东的嘴角儿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米芬和庄虎却是显得十分恼火儿,跟在秦东身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受这样的窝囊气,可偏偏又不能发作,憋的好不难受。

    “哥,真该好好儿的教训教训那个老糊涂,真是太气人了!”米芬嘟着小嘴儿,娥眉紧簇。

    秦东笑了笑,说道“人家冒着灭全族的危险,救了飞燕,这是多大的恩德,我们只是受了点儿委屈,难道就要恩将仇报吗?再说,老人家也是出于保护飞燕的好心,行事谨慎有什么不对?待明日,飞燕清醒过来,一切误会自然就消除了。何必要闹的不愉快?”

    秦东说的在理,米芬细细一想,心中的火气便也消了。环扫一周,发现在距离大门千米之遥的地方,立着一座草亭,似乎是供行人暂时歇脚用的,于是说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那亭子里凑合一下吧。”

    对于秦东这些修士来说,入定便是睡觉,只要有坐的地方,便可以过夜,没那么多讲究。

    三人来到亭中,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边聊边等待着天亮。

    秦东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有时庆曌的原因,也有秦飞燕的关系。

    按理说,这两个女人是他这一辈子中最为亲近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妻子,本应相依为命,没想到却弄成了现在这般水火不容,只将秦东夹在了中间,大受煎熬。

    时庆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明知道秦飞燕与自己的关系,还要下此毒手?难道说她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可如果真的没有,那她当初为什么又要派付凤鸣去人界保护自己?秦东想不通,这每一个问题,都是一个疙瘩,纠结在他心中,令他片刻难安。

    想着想着,秦东又想到了秦飞燕。这一别,已经有近一年的光景,待明日秦飞燕醒来,两人便能真正意义上的相见,共叙情思,秦东心里微微有些激动。

    朦胧月色的掩映下,秦东的脸色虽然瞧不真切,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忽明忽暗,仿佛活了一般,将他内心深处的情感,一一透显出来。有怨有恨,有喜有情,世间情感,直将秦东的双眼当成了一座舞台,轮番上演,看的米芬都有些痴醉了一般的感觉。

    米芬知道此时秦东的心情必定是复杂到了极点,也难过到了极点,她有心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安慰秦东,可每每张嘴,到了嘴边儿的话却硬是吐不出来。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米芬抬头去看,却是苗涛,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抱着酒坛,快步走来。

    “三位,还没吃饭呢吧,我给你们来送些吃的。”

    秦东微微一笑,这个苗涛还算有心。但凡修士,吃饭除了消遣和咂摸滋味儿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别的意义。苗涛明知如此,却仍旧多此一举的送饭菜来,只怕是有话要说。

    果然,苗涛将酒菜一一摆好之后,便满是愧疚的秦东三人说道“三位,真是对不起,我爷爷就是这个脾气,你们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你爷爷?”秦东望向苗涛。

    苗涛帮秦东将酒斟满,道“我爷爷苗天放,就是东苗族的族长。”

    秦东今天倒是看出些苗涛与苗天放的相似,但从他们俩儿对彼此的态度,实在不像是一对祖孙。苗涛从头到尾,没有喊过一声爷爷,而从苗天放对苗涛的态度,更是一点儿没有将他视作亲孙子的意思。呼来喝去,怒骂不止,态度之恶劣,甚至还比不上对那些普通的族人。

    看出秦东的疑惑,苗涛苦笑了一声,道“我爷爷对我还算是好的了,对我父亲更是严厉,这按他的话来说,叫一视同仁!”

    身为一族之长,能将自己的儿子孙子,与普通的族人一视同仁,这绝对是一种十分高尚的品质。若不是这样,苗天放未必就能在东苗族拥有如此高的威信。

    米芬虽然对苗天放十分不忿,但也不由得暗生敬佩。只是这样一来,却苦了苗涛和他的父亲,想必两人身上的压力一定不轻。虽说苗天放是一视同仁,但两人毕竟有着与普通族人不同的身份,若不能表现的出类拔萃,一样招人诟病。堂堂族长之子,之孙,却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能不丢脸吗?

    “那你父亲呢,就在那十几个东苗族修士之中?”秦东喝了一口酒,随意的问道。

    直到酒在嘴巴里转了几个圈子,滋味都被味蕾吸收殆尽,咽下肚子以后,秦东还没有听到苗涛的回应,不禁诧异的转头向他望去。

    苗涛脸上突然写满了忧伤与黯然,这让秦东的心头不禁微微一震。

    果然,苗涛长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慢慢的说道“我爹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秦东虽然知道这样追问不妥,但苗涛脸上的忧伤,让他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

    “是被西苗族那些畜生给杀了!”苗涛的脸上陡然涌起惊涛骇浪般的愤怒与杀气,一双眼爆瞪,杀气风卷。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的父亲?”米芬愕然的问了一句。

    苗涛却似乎不愿意再多说,将头低了下去,沉默着喝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