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老少同席!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老少同席!

    “芬儿,你这是怎么了?”望着米芬红肿的双眼,秦东很是心疼。

    “哥!”三天来,米芬一直守在秦东的房外,寸步也不肯离开。心中早已祈祷了千万次,眼泪也流了千万行。此时见到秦东精神抖擞的走出来,三天来从不曾落地的心,这才松弛下来,悲鸣一声,扑进了秦东的怀里。

    一投进秦东的怀中,米芬便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微微错愕之后,秦东随即明白了秦东的心情,轻叹了一声,将米芬抱的更紧了些,嘴角儿露出心疼又欣慰的笑容。

    “东哥!”庄虎此时也走了过来,腔带哽咽。神色并不比米芬能好到哪里去。秦东冲他微微颔首,不用多说,彼此的情意自然明了。

    “好啦,芬儿,别哭了。你看,哥不是好好的吗?快,把眼泪擦干,给哥笑一个。”秦东见米芬哭起来没完,怕哭多了伤了她的身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笑着道。

    “哥,你的伤都好了吗?”米芬离开秦东的怀抱,迫不及待的将秦东上下都打量了个遍。

    秦东笑着道“当然!全都好了,你就放心吧。”

    听秦东这样说,米芬才长松了一口气,不过仍旧泪眼婆娑的道“哥,你都快要吓死我了。尤其是杨族长说,你连站都需要别人搀扶,我……”虽然秦东此时就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可米芬回想起三天前的情形,仍是一脸余悸。

    “哎!米姑娘不眠不休,足足在门外守了三天三夜,真是不容易。”听说秦东出关,斗万鸿,江浩天,徐凌峰,花千紫师兄妹四人急忙赶了过来。这三天对他们四人来说,也是煎熬,神色中都透出疲倦,但更多的还是轻松与欣喜。

    秦东冲着四人一一点头示意,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四人身后。

    随后而来的是杨尚飞和沙通,两人应该已经冰释前嫌了,并肩走在一起,满面笑容,看起来像是多年的老友。

    “秦先生真是神人,经历了这样一场旷世之战,竟然只用了三天便恢复如初,若不是亲眼所见,杨某万难相信。”

    秦东看了一眼江浩天,笑道“这多亏了江前辈倾囊相助,将几十年的积蓄全都拿了出来,要不然晚辈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江浩天连连摆手,谦逊的道“不算什么,不算什么的。”

    “我说,大家就别站在这儿聊了,浩天,你是主人,还不赶紧备下好酒好菜,让我们大家一起给痛痛快快的喝上一顿?”斗万鸿大笑着说道。

    这三天来,师兄妹四人坐在一起,做了一番长谈,将之前所有的误会与疙瘩,都悉数消解,关系比之前显得更要亲密融洽,再也没有丝毫隔阂。双龙会经过这一番洗礼,师兄妹四人同心,想必日后定会再创辉煌。

    江浩天连连点头称是,飞快的命人去办。不消片刻,一桌精美精致,不落俗套的筵席,便摆在了众人面前。经过众人一再坚持,秦东不得不在主位落座,秦东一旦坐定,其余人的座位就好安排了,按照年长辈分,各自就位。

    本来像米芬,庄虎,沙平,杨心这样的年轻人,是完全没有资格就座的,但因为秦东的关系,一并作陪,着实是热闹。

    酒席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辈分,身份,众人还都有些矜持,可酒过三巡,矜持便荡然无存,气氛也随之热烈起来。尤其是在庄虎,沙平这两个后生的带动下,酒桌上更是笑声不断。

    “我说沙平,你和心儿的婚事,准备什么时候办啊?”江浩天膝下无子,又和沙通相处的极为融洽,对沙平也是视如己出,当下,笑眯眯的问道。

    沙平看了一眼修不自胜的杨心,道“我和心儿已经商量好了,一日不将幻兽族逐出天上天界,我们便一日不成婚!”

    “好!难得你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志气。来,我敬你一杯!”沙平话音一落,斗万鸿竟然举杯站了起来。

    斗万鸿是什么身份?双龙会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就连沙平最为敬重崇拜的江浩天,都要尊称他一声师兄,那对沙平来说,斗万鸿简直就是站在天际,遥不可及的神。如今这神一样的人物,与自己同桌饮酒不说,竟然还主动要向自己敬酒,这样的待遇,直让沙平有些发昏,迟迟反应不过来。

    “臭小子,怎么,你瞧不起我?”见沙平傻傻的不动,斗万鸿脸一板,佯怒道。

    斗万鸿这一吆喝,沙平更是吃不住劲儿,一声惊呼,手中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脸上充满了惶恐之色,连汗都流了下来。

    一旁的杨心有些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冲着斗万鸿小嘴儿一嘟,嗔道“斗伯伯,不准你欺负阿平。”

    斗万鸿先是一愣,随即一边大笑,一边摇头道“好你个丫头,枉我平日里那么疼你,现在胳膊肘竟然往外拐,真是让我伤心。”

    “我说师兄,这你可就冤枉心儿了。人家是向着自己的夫君,怎么能说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呢?”江浩天笑着道。

    “哈!照你这么说,我反倒是外人了?”斗万鸿不服气。

    江浩天笑的更响“你才明白过来啊!”

    “我偏不信!心儿,你说,我和这个小子,谁是外人?”斗万鸿分明是故意促狭,偏偏还能装的一本正经,也委实是不容易了。

    杨心纵算是再冰雪聪明,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直羞的将螓首埋在了胸脯里。

    “斗伯伯,晚辈年纪轻,资历又浅,哪儿有资格让您敬酒。还是让晚辈来敬前辈吧!”看到杨心发窘,沙平来了勇气,大声对斗万鸿说道。

    斗万鸿眉头一皱,撇嘴道“年纪轻怎么了?你看秦少侠的年纪,估计也比你大不到哪儿去吧,不照样纵横天地,英雄盖世?”

    “我说大师兄,你也未免太苛责平儿了。我问问你,你如秦少侠这般年轻的时候,有他这样的能耐吗?”看的出来,江浩天很是爱护沙平。

    江浩天一问,斗万鸿立即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不假思索,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没有了!我哪儿有秦少侠那么变态?”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冠以变态的称号了,秦东也不好反驳,只好苦笑着自己饮酒。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自己尚且做不到,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我们平儿?你不变态,难道我们平儿就变态了吗?”江浩天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