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杨心病危!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杨心病危!

    “马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沙平完全懵了,求救也似的看向马老。

    然而马老不是杨尚飞肚子里的蛔虫,更不是神仙,又哪里知道杨尚飞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疯狂?只是冲着沙平连连摇头。

    杨尚飞激怒之下,出手绝不留情,沙通也是被打出了真火,将十二成的修为一齐全都用了出来。两人这一番战斗,那叫一个激烈,直可以用日月无光来形容。

    激烈的碰撞,前后持续了约莫盏茶的工夫,伴随着两声震天的怒喝,两道灵力光波,在空中犹如两朵彩云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紧接着众人便看到,沙通和杨尚飞各自向着相反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这最后一次的碰撞,力道非同小可,只怕是凝聚了两人所有的灵力,沙通落地之后,身形站立不稳,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只见他浑身上下,长长短短,深深浅浅,至少有十几条伤口,好不凄惨。

    而另外一边,杨尚飞也好不到哪儿去,落地之后,一连喷了三口血箭,以剑支撑,这才没有如沙通那般坐倒在地上,不过身形摇摇晃晃,不停的打着摆子,如同醉酒。

    马老走上前来,想要将沙通扶起来,沙通却猛然将他推了开,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杨尚飞,自己咬着牙,硬撑着站了起来“姓杨的,你不是要打吗,来啊!”

    看的出来,杨尚飞此时似乎已经力竭了,脸上虽然依旧弥漫着愤恨,可远不似先前那般疯狂骇人。听了沙通的怒吼,冷笑一声,道“姓沙的,你别急!等我休息一会儿,就将你们父子俩儿一起送上西天!”

    杨尚飞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一直都在沙平的身上,显然他的这满腔杀气,全都是冲着沙平一个人去的。沙平再也忍不住,大声的问道“杨伯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呸!小畜生,发生了什么事,你难道会不清楚?这一切,不都是你的阴谋吗?”杨尚飞恨恨的呸了一口,一双眼睛里直仿佛要喷出了火来。

    杨尚飞的厉吼,让沙平越发的摸不着头脑,急急的道“杨伯父,不管发生了什么,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什么阴谋,还请您说清楚。”

    杨尚飞的脸上又流露出一股极大的恨意,其中更夹杂着无比的懊恼,嗓音沉痛悔恨的道“我杨尚飞纵横一世,万没想到,临了却栽在了你这小畜生的手上,只可惜,我的心儿正值豆蔻年华,就要面临着香消玉殒的悲惨命运,我……我怎么配做一个父亲?”

    “心……心儿?”沙平如遭雷击,身形震颤不已,一张脸随即转为一片灰白之色。“杨伯父,您……您说心儿她……她怎么了?”

    沙通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表情显得空前紧张。

    杨尚飞狂吼着道“心儿她就要死了,你满意了?”

    “不……不可能!你不是将无根花带回去了吗?不是只要有了无根花,心儿的病就会痊愈吗?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沙平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整个人就好像是进入了癫狂的状态,令人好不担心。

    “小畜生,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难道不是你在无根花上做了手脚,要置心儿于死地吗?你放心,如果心儿真的就这么去了,我一定将你连同整个追风族都夷为平地!让你们所有人为我的心儿陪葬!”

    “姓杨的,你发什么失心疯?我儿子为了救你女儿,连性命都豁出去了,他是那样的深爱着她,又怎么会置他于死地?”沙通气不过的连声吼道。

    “哼!无根花是这小畜生亲手交给我的,可服用了无根花之后,心儿便突然病重,几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难道你的儿子能脱得了干系?”

    “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米芬满是惊异的转头看向了秦东,秦东却是眉头紧皱的沉思不语,只急的芬儿丫头连连跺脚不已。要说沙平会故意害死杨心,她绝不会相信。沙平冒着生命危险,攀爬仙女崖,几乎丧命,她可是亲自看在眼里的。

    “心儿她……她真的要死了吗?”沙平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身体一软,重重的瘫软在了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就如同当机了一般,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我要你为心儿陪葬!”杨尚飞爆喝一声,紧咬牙根,硬是鼓荡起一丝真气,甩手将手中的长剑投出,直冲着沙平的心口而去。

    “混蛋!”沙通怒呼一声,下意识的便要挥出一掌,想将杨尚飞投出的利剑格挡开来,没想到体内却是空荡荡的,全然没有一丝灵力。这一掌全无威势而言,还因为惯性的作用,将他原本就站的不稳的身形,给引得失去了平衡,扑倒在了地上。

    沙通心中涌起一股绝望,一颗心就要撕碎之际,那刺向沙平的利剑,却突然诡异的改变了方向,错开了沙平,贴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

    沙通心中一振,目光追随着利剑,这才发现,原来关键时刻,是秦东出手救了沙平。

    至于秦东如何能够做到,隔空将杨尚飞奋力甩出的一剑吸过来,沙通已经无心去想,沙平安然无恙,才是最重要的。

    “你……”沙通没有想太多,杨尚飞却是将惊异的目光投向了秦东。虽然他是力竭之下投出的长剑,力道并不是太强,但秦东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隔空将长剑给吸过去,仍然需要极高的手段。

    秦东倒提着杨尚飞的长剑,缓步走了出来,先是将沙平扶了起来,这才望向杨尚飞说道:“无根花药性奇特,若是对了症,那便是救命的良药,可若是不对症,便是要命的毒药。你的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

    秦东虽然年轻,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子令人不敢小觑的威势。杨尚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几眼,摇了摇头回答道“具体什么病,我也不清楚。”

    秦东听了,很是有些哭笑不得,问道“你连你女儿得了什么病都不知道,就敢用无根花为她治病?”

    杨尚飞沉声道“我虽然不知道,但自有别人知道。总之,无根花正对我女儿的病症。如果不是沙家的小畜生在无根花上做了手脚,我女儿现在说不定已经好了。”

    “可是沙平并没有在无根花上做手脚。”秦东淡淡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