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天降大任!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天降大任!

    若是在以前,秦东会认为,将付延山杀了,那一切便就都解决了,可是随着他的逐渐成熟,他的思虑也越来越全面,越来越理智,心中更是已经培养出了优良的大局观。

    就算他再恨付延山,再想杀他,也绝不能挑选在这个时候。以万鹏帮的实力,付延山的人脉和影响力,都将成为保卫天上天界,不遭受幻兽族荼毒的强大力量。如果这时候将万鹏帮杀了,那天上天界就算不大乱,也必定掀起无数纷争,这简直就是在帮幻兽族的忙,秦东怎能做这样不顾一切,只为私欲的蠢事?

    更何况,这中间还牵扯着感情因素。秦东可以不在意他母亲是否伤心,因为他的母亲从来也没对他尽过一丝一毫的责任,可他不能不顾忌付凤鸣。付凤鸣是真心实意的将他当做弟弟看待,这一点秦东看的清,也感受的到。

    “沈前辈说的是,在付延山的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极为谨慎,这一定程度上关系到天上天界的生死存亡。另外,由我出面担任盟主,也不大合适。一来我空有一身修为,但却没什么威望,就算做了盟主,也很难服众。二来,在我爹的苦心没有被天下人明白之前,我的身份十分敏感。如果太一门将我推出来,只怕非但达不成团结的目的,更会将太一门都陷入困境。”

    “不错!秦少侠所说的也正是我心中的另外一大疑虑。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前,我觉得我们太一门非但不能与秦少侠表现的过于亲密,还要有意的疏远他,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借此摆弄玄机,挑拨离间。”沈道君对秦东的话十分赞同,急忙应和补充道。

    “那……那这岂不是委屈了小东?”萧思腾满是不忍的道。

    秦东却是笑的很坦然“比起我父亲,我受的这点儿委屈又算的了什么?”

    听了秦东的话,萧思腾发出一声长叹,轻轻的拍了拍秦东的肩膀。

    “道君,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有没有法子?”月千桦有些急了,忍不住张口问道。

    沈道君想了想,道“眼下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说服付延山,不要和门主争这个盟主之位,或者说服他能暂时搁置与我太一门的矛盾,一切以大局为重!”

    沈道君的话光是听上去,就让人觉得有些悬,更别说是具体实施了。月千桦直接抛给了他一个诺大的白眼,撇嘴道“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就算你口吐莲花,付延山也不会听你的。只怕你话还没说完,就一掌把你给毙了!”

    沈道君笑了笑道“我当然没有这个本事,不过秦少侠可以!”

    “我?”秦东愣了住,满是疑惑的看向沈道君。

    萧思腾也被沈道君给搞糊涂了,前面才说过秦东与付延山有仇,现在沈道君便提出让秦东去说服付延山,放弃竞争盟主的位子,与太一门合作,如果不是沈道君的表现一直正常,萧思腾直要怀疑,他时不时得了疯病。

    “道君,你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赶快说吧!”萧思腾急不可耐的催促起来。

    沈道君道“秦少侠当然不能直面付延山,但却可以采取迂回的战术,去找付夫人谈一谈。”

    一语惊醒梦中,萧思腾猛然一拍额头,大笑着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付凤鸣的老婆时庆曌不正是小东你的亲生母亲吗?你要是去见了时庆曌,她一准什么都答应你。你让她给付延山吹吹枕边风,付延山说不定真能听进去!”

    萧思腾兴奋了起来,秦东的面色却是沉郁了下去,嗓音中颇带着几分苦楚的缓缓说道“这恐怕不一定,也许她根本就已经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

    “怎么会?你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忘了你呢?母子终究是母子,毕竟血浓于水!”萧思腾摇头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十几年来,她从来也不曾看过我,甚至连一封书信都没有?”秦东的神色越发悲怆,更透露出一种深深的愤懑。

    从秦东的话语中,萧思腾听出了他的怨念,再加上他听说的关于秦东父子的一些个事迹,心中对秦东着实产生了几分同情。

    察觉到秦东的伤感,米芬默默的走上前来,握住了秦东的手。

    沈道君皱了皱眉头,说道“关于你父亲和付延山,时庆曌三人之间的故事,在天上天界流传着太多各自不一的版本,真正的故事,或许只有他们三人知道,我们这些人,很难从中做出评判,更不敢说是谁对谁错。但是我觉得,像这样的故事,受伤害最多的往往都是女人。你母亲十几年来都不曾看过你,问过你,想必也有着她的苦衷。”

    秦东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时庆曌受到了伤害再多,难道有他受的伤害多吗?从小失去母爱也就罢了,还要承受无穷尽的追杀,小小年纪,便数次死里逃生。回首过往,秦东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到底好到了何种程度,竟然能够顽强的活下来。

    见秦东沉默不语,沈道君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想要将秦东的这个淤积二十年的心结打开,不大可能。叹息了一声,说道“秦少侠,无论如何,还请你以大局为重,能与时庆曌见上一面。无论结果如何,试试总是好的。”

    秦东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可以去!”

    萧思腾看着秦东那落寞忧伤的神情,感慨的道“有时候真是搞不明白,你到底是老天的宠儿呢,还是老天的仇人?如果你不是老天的宠儿,老天为什么会让你年纪轻轻,便有这般惊世骇俗的修为?可若你是老天的宠儿,老天为什么又要编排这样的命运来折磨你?都说天意弄人,此话诚然不假啊。”

    萧思腾这一番感慨,正好是说到了秦东的心坎儿里,闲下来的时候,他何尝不曾这样想过?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倒是觉得,这正是老天对秦少侠的磨练。”沈道君振声说道。

    秦东勉强笑了几声,道“行了沈前辈,您就不要再安慰我了。命是父母给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关老天什么事?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去将沐天罡的父母放出来了?再继续关下去可就有些不像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