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血刀威力!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血刀威力!

    见青女三人又哭又笑,直好像疯了一般,文裴特别能理解她们此时的感受。在外人眼里,他们是玄天子的义子义女,好像很威风,走到哪里,都受到人的敬仰。可实际上,他们就是玄天子的奴仆,是他手中的提线木偶。这么多年来,她们受了多少屈辱,多少磨难,几乎每个人的故事写出来,都能编成一部血泪史。

    这么多年来,文裴从来也不曾感觉到自己是个人。虽然她活着,可她连行尸走肉都不如。她已经记不清,多少个夜晚,她们姐妹们抱在一起,放声痛哭。奴仆契约,就好像是一个无形的枷锁,锁住了她们的灵魂,锁住了她们的自由。

    “虎子,秦少侠他……他真的有这样的本事,能够替我们解除奴仆契约吗?”文裴抓住庄虎的手,流着泪的问道。

    庄虎还真不知道秦东有这样的本事,因此他此时的心情,和文裴她们几乎一样,又惊又喜,又有些发懵,只觉得这幸福来的太突然。

    米芬在一旁咯咯的笑了起来,毫不掩饰内心的自豪与骄傲,大声说道“当然了!我哥哥的本事大的很呢!小小的奴仆契约,难不住他!”

    “那……那这么说来,我们的那些姐妹有救了!”文裴与青女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又喊又跳,就好像是四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儿。难得的是,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她们仍旧如此可爱。

    望着抱成一团的四女,米芬也打心眼儿里为她们感到高兴,更为自己有秦东这样一个哥哥而愈加骄傲。

    “我一定要求东哥,救救那些还在玄天子的奴仆契约下痛苦挣扎的兄弟姐妹!”庄虎握紧了拳头,只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秦东面前,大声的说出他的恳求。

    “哈哈哈……血刀当空,血威已现!你的死期到了!”玄奎歇斯底里的狂笑声响起,令极度兴奋中的文裴,青女瞬间消弭了喜意,回头一望,更是面露惊容。

    短短的瞬间里,血刀已经膨胀了千倍有余,犹如一座刀山般悬浮在半空中。其通体血红,犹如一滩正在流动的鲜血,浓重的让人皱眉的血腥气息,从中散发开来,直让人作呕。

    “糟了!血刀的威力,十分可怕,秦少侠能抵挡的住吗?”文裴一脸担忧。

    “去死吧!”玄奎右手虚空一指,巨大的血刀刀锋,顿时从天而降,直向秦东劈落下来。

    秦东不敢怠慢,身化流光,围着血刀犹如蔓陀螺旋转不停。随着身形的一动,不停的释放出混沌之力,击打在刀身之上。秦东的身形快的惊人,已经超越人们视觉所能捕捉的极限。看不到秦东的身形,却能听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这声响越发密集,显然秦东与血刀战的正酣。

    说来,这血刀也的确是一件邪兵,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邪门。秦东的灵力击打在血刀之上,非但没能削减血刀的锋芒,反倒有不少灵力被血刀吸了过去。

    要知道,秦东所拥有的乃是混沌之力,天地之间最强的三种灵力之一。从来都是混沌之力吞噬别的灵力,鲜有能吞噬混沌之力的灵力存在。单凭血刀能够吸收混沌之力这一点,便足以说明血刀的不凡。只可惜血刀是一把邪兵,否则的话,若能好好利用,将是一把极为不错的兵器。

    “哈哈哈……放弃吧,没用的!无论你的修为多么深厚,多么强大,总有被血刀吸尽的时候。你应该从一开始便阻止我祭起血刀,只是现在,已经太晚了!”玄奎放声大笑起来。

    青女三人的脸上立时流露出愧疚之色,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秦东何止于落入如此艰险的境地?文裴心细,看出三人的情绪,忙拍了拍她们的肩膀,略作安慰。

    “还真是挺难缠!”秦东现出了身形,摇头说道。

    不等他的话音落地,那血刀便凌空一折,又向着他劈了过来,气势非但没有丝毫减弱,似乎比方才更强了。秦东眉头一皱,身形如山般岿然不动,待血刀到了身前不足一尺的距离,这才猛的扬掌劈出。华丽夺目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犹如一头巨龙,狠狠的撞击在血刀阔达数丈的刀锋之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血刀,硬是被秦东的灵力,顶出了数十丈之遥。如此刚猛霸道的力量,直把玄奎看的一愣一愣的,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心中惊惧的同时,又感到十分庆幸。如果不是玄天子将血刀传给了他,只怕他今天是必死无疑。如果今天他能够在秦东的手下生还,说不定以后为人做事能够低调一些,不至于那么猖狂。

    秦东虽然一掌劈飞了血刀,但却并没有就此解除危机。血刀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儿之后,又自动的折了回来,继续劈向秦东。

    玄奎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小子,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血刀出鞘,如果不喝光一个人的鲜血,是绝不会罢休的。”

    秦东听后,眉头不皱,反而一展,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还真得感谢你提醒我!给我过来!”说着说着,秦东陡然爆出一声断喝,掌心遥遥对准了玄奎。

    一股绝大的吸力,顿时将玄奎给牢牢的攫了住。玄奎大惊失色,急忙奋力挣扎,奈何祭出血刀,消耗了他大量的灵力,再加上之前受伤,哪里是秦东的对手?在阵阵凄厉的惊呼声中,玄奎整个人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拉扯着一般,飞也似的向着秦东靠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玄奎彻底被恐惧所淹没,此时喊出来的声音,就像是一个迷路的无助的孩子。

    “没什么,借你的血用用!”

    “不……不要!我义父不会放过你的!”玄奎一听直吓的魂飞魄散。

    秦东全然不予理会,看准血刀的来势,猛然将玄奎的身体犹如破麻袋似的抛到了血刀的毕竟之路上。玄奎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听噗嗤的一声,便被血刀砍了个正着。

    血刀一刺入玄奎的身体,就如同打开了水泵的引擎,玄奎浑身的血液,几乎是喷薄而出,一滴不落,全都涌入了血刀之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