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沐昭的执拗!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沐昭的执拗!

    见秦东微微皱眉,却不说话,沈道君更是紧张,急忙又冲沐昭连使了几个眼色,暗示的说道“沐昭,沐鸿临死前对你的吩咐,你都听到了,你也是堂堂男子汉,应该不会反悔吧?”

    沐鸿的最后时刻,着实令沈道君感动。出于对沐鸿的敬佩,沈道君打心眼儿里想要保下沐昭。

    沈道君的暗示很浅显,要沐昭马上表忠心表决心,只要他表明了态度,沈道君再打打边鼓,沐昭十有八九就死不了了。可让沈道君恼火的是,沐昭就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似的,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如同一根电线杆子。

    沈道君心中着急,正要呵斥沐昭几句,沐昭突然将目光投向了沐天罡,扬声道“你是族长的儿子,同时也是未来的族长,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为我大哥沐鸿建造一座衣冠冢,以族长之礼厚葬。”

    沐天罡的眉头皱了起来,表情有些为难。在他的眼里,沐昭非但不是族长,而且还是图瓦族的叛徒,像这样的人,怎么能够以族长之礼节厚葬呢?可沐天罡又不想拒绝沐昭,让他失望,毕竟沐昭是图瓦族的第一高手,将来一定有倚重他的地方。

    正当沐天罡两下为难的时候,沈道君却是叫嚷了起来“沐昭,你别得寸进尺!沐鸿的所作所为,终究是有悖伦理的,虽然最后时刻,他幡然醒悟,但并不能抹杀他先前所犯下的过错。如今能保持他现在的地位,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你怎么还能够提出如此过分呢的要求?”

    沈道君并不担心沐正会不答应,他担心的是秦东。秦东已经准备要找沐昭算账了,沐昭非但不赶紧想办法请求原谅,反倒还提出如此苛刻的要求,这不是火上浇油又是什么?

    “不!成为图瓦族的族长,是我大哥一生的追求。他不让我随他而去,要我继续活着,我就一定要帮他达成这个愿望,否则我怎么对的起他?”沐昭神色坚定,说出来的话更是铿锵有力。

    一方面沐昭的忠心令沈道君感动,一方面他的倔强和执拗又让沈道君十分恼火。就算你沐昭要为沐鸿尽最后一份忠心,可为什么一定要当着秦东的面儿提呢?明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见,还要给人添堵,这不是找死吗?

    “沐昭,你这是强人所难!你想想,如果换做是你,会让背叛你的人与你平起平坐,甚至还享受崇高的礼遇吗?”

    听了沈道君的话,沐昭非但没有改变想法,反倒面色一板,冷冷的道“我大哥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们太一门,你沈道君,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你……”沈道君被沐昭一句话噎了个够呛,脸都涨红了。

    “哼!我只有这一个要求。你们若是答应,以后我沐昭哪怕是肝脑涂地,身陷九死,也会义无反顾。如果不答应,那你们现在就杀了我吧,我也好继续追随大哥!”

    “秦少侠,这……”沐昭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沈道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望着秦东苦笑不已。

    秦东沉默着不做声。

    沐天罡望向沐非,眼含问询“叔叔,怎么办?”

    沐非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恐怕还要等将你父亲迎回来,再行商议。”

    “对对对,等沐正回来了再说!”沈道君不想沐昭继续激怒秦东,连忙点头应和,以便早点儿结束这个话题。

    “天罡,我不是图瓦族人,按理说,不该插手你们图瓦族的事情,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大事。不过,作为朋友,我还是想说几句,希望你们不要见怪。”沉默半晌的秦东,终于开口了,沈道君的耳朵当即支愣了起来。

    无论是沐天罡还是沐非,对秦东都是打从内心存着一份敬意,沐天罡急忙道“东哥客气了,请说!”

    秦东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所谓族长之礼,固然隆重,但终究只是俗套虚礼,对死人的安慰而已。相比较起来,我倒是觉得,图瓦族的安危更重要。你们以为呢?”

    沐非想也不想的就点了头“那是自然!如果图瓦族都没了,这些礼节还有什么用?”

    “是啊,一切的一切,最根本的还是人。如果我是你们,我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用这虚俗的礼节,换来一员保家护国的猛将,这是多么划算的一桩买卖,你们真的算不清吗?”

    沐天罡与沐非对视一眼,对秦东的话,都很有感触。

    沈道君没有过多的深入思考,他只是觉得惊喜,没想到秦东竟然会替沐昭说话,如此也证明,秦东并没有要杀沐昭的意思。

    “谢谢你!”沐昭感激的冲着秦东弯腰鞠了一躬。

    秦东摆了摆手,淡淡的道“你用不着感谢我,只是你是否想过,以族长之礼厚葬沐鸿,会不会真正的令沐鸿的亡魂感受到些许安慰?”

    “当然会!”沐昭毫不犹豫的答道。

    “哦?可我听沈前辈说,沐鸿在临死之前,得以幡然醒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懊悔,并且诚挚的请求沐正原谅自己。最后以死洗刷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过。你以为沐鸿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不是为了能让自己的灵魂得以安宁,清清白白的来,清清白白的去吗?”

    “啊?这个……”秦东所说的话,显然是沐昭之前从来所不曾想过的,不禁一时呆了住。

    秦东没有理会,接着说道“可以说,为了争做族长,沐鸿错了一生,同时也被族长之位,害了一世。好不容易在临死之前,他豁然想通了一切,得以抛开族长虚名,迎接新的人生,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不容易?沐鸿已经放开了,相信他走的时候,内心一定很轻松,很愉悦。然而,你现在坚持要以族长之礼厚葬沐鸿,那岂不是要重新陷他于不义,让沐鸿死后的灵魂,不再享受安宁?”

    “我……我……”秦东一番话讲完,沐昭的浑身上下,竟然已经被汗水所浸透,神色之中充满了愧疚与后怕。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他就用自己的顽固和执拗,让沐鸿好不容易安息的灵魂,再陷泥沼。如果真的这样了,那他怎么能对得起沐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