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一剑平敌!(三合一)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一剑平敌!(三合一)

    上万大军随令而动,如潮水般逼向碧落村的木墙,一场大战瞬间便即展开。

    “碧落村的村民们,保卫家园的时候到了,给我杀!”南楚也不甘示弱,虎吼声中,木墙之上,利箭如雨般落下,一波连着一波不停。

    “宰了南老儿!”奇正的眼中只有南怀仁,大战乍起,便亲自带着十几名千龙卫高手,直扑南怀仁。

    “哼哼……想要以多欺少?做梦!”南怀仁手握五龙耀世,只觉得力贯全身,只仿佛连天空都能托起。面对奇正与十几名千龙卫高手的联手相逼,竟然寸步不让,一扬五龙耀世,在阵阵龙吟厉啸声中,祭起一片金光剑气,横扫而出,劈天斩地。

    十几道由灵力凝聚而成的强劲掌力,配合着细长黑剑发出的毁灭剑气,一齐撞向了五龙剑气。碰撞形成的余波四射,激荡起漫天尘土,蔽日血光,只一瞬间的工夫,便带走了至少数十名军士的性命。

    罗锦光带来的这些军士,只不过是普通人,没有修士那般飞天遁地的本领,在这种层面的战斗下,只能充当炮灰的角色,罗锦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肯硬攻碧落村。

    奇正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又配合了十几名千龙卫高手,却仍旧不能将南怀仁拿下,五龙耀世的威力已经不足以用可怕来形容了。

    站在木墙上的南楚,本来正想派高手下去支援南怀仁,却见到南怀仁竟然以一人之力独挡了奇正,外带十几名千龙卫高手的合力一击,一双眼睛直瞪的滚瓜溜圆,连呼吸都屏了住。

    “爷爷你太帅了!”南鹰终究是个孩子,此时再也忍不住,又蹦又跳,大喊大叫,直如疯了一般。

    “哈哈哈……过瘾!真是过瘾那!”南怀仁活到这么一大把年纪,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纵横’。手握五龙耀世,南怀仁只觉得自己的力量犹如咆哮的大海汪洋,永远也没有枯竭的时候。任天再广,地再阔,也绝不能困住他的脚步。

    就如同一只困在牢笼的雄鹰,蓦然获得自由,搏击长空,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是万不会明白的。

    “可恶!”奇正此时是又惊又怒,牙齿咬的嘎嘣作响。

    “姓奇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剑!”南怀仁身形一顿,眼神一瞟,手中五龙耀世金光迸发,只听嗖嗖嗖嗖嗖,接连五道剑气同时激射而出,呼啸在天地之间。

    不光是奇正,那十几名千龙卫高手,一个也没有落下,全都被五道金灿灿的剑气给锁了住。

    剑气尚未及体,骇人的威压便先扑面而至。犹如泰山崩塌,大地沦陷,留给他们的感觉,除了惊悚便是颤栗。

    在接连不断的惊呼声中,十几名千龙卫高手,包括奇正在内,无不将全身的修为施展到了极致,或躲,或避,或扛,种种手段尽数都用了出来。

    待五道剑气肆虐完毕,十几名千龙卫几乎全都带上了或轻或重的伤势,就连奇正,一身十分威武的黑色铠甲,也多了数处深深的剑痕,差一点儿便伤及到了皮肉。

    正所谓一剑惊魂!这一剑带给奇正的感觉,很难用笔墨来形容。

    “爹,爷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南鹰激动的都快傻了眼了,呆呆的对南楚问道。

    南楚摇了摇头,转头深深的看了秦东一眼。不是南怀仁变得厉害了,而是五龙耀世实在强的变态。

    “罗锦光,用你的人围死他!”奇正已经意识到,拥有了五龙耀世的南怀仁,绝不是区区几个高手就能对付的了的,眼睛一转,来了主意。

    “啊?”听了奇正的命令,罗锦光的心里直将奇正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怎么,他的人不是人吗?就该上去送死?

    奇正却懒得理会他心中所想,直喝道“要是不摆平南怀仁,我们两个今天谁都别想活!”

    罗锦光闻言这才咬了咬牙,一挥手,亲自带着一队约有百余名普通士兵,冲向了南怀仁。

    南怀仁见状,白眉果然皱了起来。罗锦光可以同族相煎,他却不能。这些普通的士兵虽然都是罗锦光的手下,但也都是天仆族的一员。他们的背后是无数个天仆族的家庭,他们一死,立即便会有无数天仆族家庭随之破碎,这样的悲剧,南怀仁实在不忍看其上演。

    而就在南怀仁心生犹豫的时候,这百余名天仆族的普通士兵已然围拢了上来,而且还在不断的缩小着与南怀仁的距离。

    “都给退下!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南怀仁一边后退,一边仗剑怒喝。

    南怀仁希望能够喝退这些无知的普通士兵,但他却低估了罗锦光卓越的带兵天赋。这些士兵经过他的训练,执行起任务来,可以说丝毫不打折扣,哪怕是面对着死亡,也是一样。

    任凭南怀仁喝声震天,这些个普通士兵愣是不予理会,只埋头前冲。被逼的无奈的南怀仁,只得挥掌祭出一道道灵力,不停狂劈,却不敢动用五龙耀世。

    掌力能将这些个普通士兵劈昏,不至于伤了他们的性命,但五龙耀世的杀伤力却要比掌力强大n倍,而且五龙耀世是如此的强大,南怀仁根本就没有信心能够将其掌控自如,所以唯有暂时将五龙耀世收起来不用。

    可是没了五龙耀世这个大威胁,无疑令那些个普通士兵气势更加张狂,冲击起来也越发的不要命。往往是南怀仁刚挥掌劈倒一个,便立即有十个,几十个随后补充了上来。

    没过多大一会儿工夫,南怀仁的身边便被人群填满,几乎连活动一下都难。眼看着南怀仁被一点一点的逼入了绝境,奇正的脸上满是阴沉冷笑,这正是他想看到的。

    “这些坏蛋,真是可恶!”木墙上的南鹰见到这一幕,大为恼火儿。他可不想南怀仁那样心慈手软,手中的一张劲弓不停的发出噗噗的利箭脱弦之声。而且每一声响起,必定会带走两三条性命。只让一旁看着的南楚啧啧称奇,心中惊呼,自己这儿子的箭术造诣竟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南怀仁挥掌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人群涌上来的速度,慢慢的已是力不从心。南楚见南怀仁处境不妙,接连拍出三波高手营救支援,结果都被千龙卫以及罗锦光手下的高手给缠了住,脱身不得。

    “嘿嘿……老家伙,看你还不死?”奇正看的高兴,阴笑连连。

    南怀仁却是被气了个够呛,口中连骂奇正卑鄙。

    骂归骂,南怀仁也知道自己再这么下去,只怕非要被这些普通士兵缠死不可。白眉一扬,身形陡然拔地而起,直射苍穹。

    “老家伙,你终于忍不住了,我等的就是现在!”南怀仁这一拔地而起,正中奇正的下怀。连他在内,足有二三十名强大修士,早已暗中蓄力待发。一见机会来临,眨眼间的工夫,便有几十道灵力冲天而起,硬是交织成一面骇人大网,兜头冲着南怀仁罩了下来。

    “糟糕!”见南怀仁中了奇正的轨迹,南楚登时急了。可急归急,南楚却并没有轻举妄动,他身为统帅,不光要关注南怀仁,更要关注整个战局。谁都可以乱,唯独他不行。

    南怀仁的反应也算的上惊人了,雪藏起来的五龙耀世,一转眼的工夫,便爆射出万道金光,先他一步,径直冲向那面灵力巨网。

    南怀仁有信心,五龙剑气定能突破灵力巨网,事实也确实如此,那一道空前绝后的灵力巨网,在五龙剑气面前,脆弱的就如同一张纸一般,瞬间便被突破。然而对南怀仁来说,真正的威胁并不是这道灵力巨网,而是从斜刺里破空而来的毁灭剑气。

    为了突破祭出五龙剑气,突破灵力巨网,南怀仁上升的身形不可避免的要在空中顿上一顿,而就这微微一顿的工夫,便让其成为了奇正的活靶子。奇正一直隐忍不动,等待的正是这一刻千载良机。

    毁灭剑气呼啸而至,别说是区区血肉之躯,就算是钢铁长城,也不在话下。南怀仁的注意力几乎全都放在了突破灵力巨网之上,面对这蓄谋已久的一击,根本就无暇挥剑抵挡。奇正的阴邪算计,取得了最佳效果,呼吸间将南怀仁逼入了绝境。

    “爹!”“爷爷!”木墙之上,南楚南鹰父子的吼声急切而充满惊惧,尤其是南鹰,眼泪犹如断线珠子,不停滑落。

    “老家伙,纳命来吧!”眼见狡计得逞,奇正的脸上满是狰狞狂笑。

    “贼子你敢!”南怀仁双目环瞪,直欲喷火,此时已然出离了愤怒。

    眼看着这道毁灭剑气便要凌空将南怀仁腰斩的时候,一阵朗笑破空而至。

    奇正听到这朗笑声,起初还未在意,可突然之间,半空中探出一只巨手,将他吓了一跳。这只巨手一出,便直冲着那道黑色剑气而出。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不给奇正留,毁灭剑气便在巨手中泯灭。

    “是谁?”奇正惊魂不定的张口喝问了一声,回答他的仍是刚才那一声朗笑。

    南怀仁躲过一劫,可是另外一劫,却又悄然而至。南怀仁力尽,身形自空中降落,而底下,足有上千名士兵已经高高举起了刀剑,只等南怀仁一落下,便一拥而上,将其砍成肉泥。

    “怎么办?”南怀仁心中电转,寻思着办法,却怎么也下不去这个狠心,放手大开杀戒。

    就在南怀仁犹豫不决,一直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秦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旁,伸手一探,南怀仁手里的五龙耀世便自动落入了秦东手中。

    意识到秦东要做什么,南怀仁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喊了一句“小兄弟,手下留情啊!”

    秦东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手中的五龙耀世却因为秦东向其中注入了混沌之力,而开始闪烁其金银相交的璀璨光芒。

    同样一把神兵,在秦东的手里,却开始展现出全然不一样的锋芒。就好比是给神兵赋予了真正的灵魂,从中透出的那股子气息,让一旁的南怀仁,都不禁骇然失色。

    南怀仁祭起五龙耀世的时候,发出的是一道道金灿灿的剑气,但在秦东的手里,释放出的却是一条条犹如实质的金龙。

    那是货真价实的金龙,鳞片细密,五爪锐利,龙角长须,威武不凡,而且还足足有五条之多。

    五条金龙乍出,便占据了整个天空。双方原本正在天上斗得正酣的修士,无不被五条金龙的威势所慑,一个个犹如下饺子般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厉……厉害!”南怀仁连咽了三口唾沫,方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木墙上的南楚与南鹰父子,此时更是屏住了呼吸,眼睛瞪着,一眨也不敢眨的望着那五条在空中盘旋飞舞的金龙,神情犹如在梦中。

    “这……这怎么可能?”同样的话,今天奇正已经不知道重复问了几遍。此时他的双眼,在五条金龙的掩映下,显得空洞一片,全然谈不上神采。

    就连强大的修士尚且有着如此震撼的感受,那些个普通的士兵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喧嚣热烈的战场,仿佛一瞬间便归为了平静,除了五条金龙的咆哮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五条金龙在天空奔腾飞旋片刻之后,便一头栽进了人群之中。罗锦光手下的那些个普通士兵,何曾见过这样的威势,十之八九当场便呆了住,连躲闪都忘了。

    五条金龙横扫而过,罗锦光手下上万士兵,顷刻间便躺下了三分之二。其中甚至还有不少修为不俗的修士。这一场如火如荼的战斗,就犹如被大盆凉水浇灭的火堆,嗤啦间便平息了下去。

    剩下的那三分之一,虽然还站着,但同样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他们甚至比那些躺下去的还要悲惨,躺下去的人输的只是身体,可他们,输的却是意志,精神。

    天地间陡然陷入了一片死般寂静的氛围之中,无论是木墙上还是木墙下,无论是倒下的还是站着的,没有一个人不是呆若木鸡,目瞪口呆。这样的阵势,只怕对奇正来说,也是平生仅见。

    一剑泯灭了一场万人大战,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又有几人能够相信?

    秦东一直走到了南怀仁的面前,南怀仁方才从怔愣惊愕中醒过神儿来,“小兄弟,哦不,秦……秦先生,你……”

    秦东哈哈一笑,道“迫不得已,冒昧出手,还希望老爷子勿怪啊。”

    “你……他们……”南怀仁举目一扫,目光所到之处,密密麻麻躺满了人,白眉略微皱起。

    秦东笑道“老爷子大仁大义,令人钦佩。您老放心,这些人只不过是昏了过去,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方才如此大的动静,却没伤一人,如此精准的控制力,简直令人叫绝。

    罗锦光此时的表情,直可以用一片死灰来形容。一双睁大了的眼睛里,充满了惊骇与深深的畏惧。放眼天下,能一剑释放出如此威力的,能有几人?

    罗锦光急急的转头看向奇正,希望他能拿出个办法来。如若不然,一旦秦东追究起来,那他们的下场恐怕是不堪想象的。

    罗锦光实在高估了奇正。奇正虽说是凃择心的第一心腹,但也终究是个凡人,尤其是在秦东的面前,同样如蝼蚁一般。事情发展到现在,他又有什么法子可想?实际上,奇正还真的想出了个法子,不过这个法子并不光彩,那就是脚底抹油——溜。因为从头到尾,秦东的目光只在南怀仁的身上,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如果趁此时溜走,或许是个机会。

    可就在奇正准备开溜的时候,高高站在木墙上的南楚,却是第一眼便发现了他“奇正,现在才想起来要溜,是不是太晚了?”

    众目睽睽之下,奇正的脸色时青时红,犹如开了染布作坊,这个人丢的实在是有点儿大,就连对他唯唯诺诺的罗锦光,都忍不住流露出鄙视之意。

    “哼!我是国师的人,你们敢把我怎么样?”奇正恼羞成怒,当即将凃择心搬了出来。

    “凃择心现在在哪里?”秦东没有理会,张口问道。

    “你要找国师大人?”奇正愣了一下,呆呆的问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回答我的问题!”秦东一声断喝,愣是将奇正吓的身形一颤,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

    奇正是什么人?国师凃择心麾下的第一红人儿,是凃择心最为信任借重的臂膀。那绝对是睥睨一方,雄视天下的大人物。就这么被秦东呵斥的一愣一愣,直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大跌眼镜。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奇正可能也感觉到有点儿丢脸,挺了挺脖子,做出一副硬汉模样,想要为自己争回点儿颜面。

    “找死!”秦东可没那么好的耐性,一声顿喝间,挥掌便拍了出去。奇正虽然是早有防备,也及时祭出了一道毁灭剑气,可他低估了秦东的修为,想要以毁灭剑气抵挡秦东的掌劲,更是异想天开。

    毁灭剑气犹如一道轻薄的云烟,倏忽间便被秦东的掌劲吹散,余劲不减凌威,砰的一声,直接将奇正的肩胛骨生生打碎。剧烈的痛楚犹如潮涌,一度让奇正的喊声都变了腔调,犹如触电般不停轻颤。

    “我可以再给你三次机会。打碎你的另外一边肩胛骨,然后是两条膝盖骨,如果你还不说我想听的话,那最后,我回劈碎你的脖子!”

    秦东的声音很轻,很平静,但传到奇正的耳朵里,却颇有一种惊涛骇浪,犹如天塌地陷般的感觉。

    “我说,我说!”奇正完全屈服了,连声哭喊起来“国师大人在……在梧桐神树那里。”

    “凃择心去那里做什么?”秦东又问了一句。

    “我……我不知道。”见秦东的眼神有异,奇正忙又补充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虽然我表面上是国师面前的红人儿,其实也只不过是个跑腿儿的,像这样的机密,国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我说的。”

    生怕秦东不信,奇正又是诅咒又是发誓,眼神中更是写满了恳求。

    “原来凃择心真的到了东极仙境!”听了奇正的话,南怀仁的面色不禁一变,其中充满了深深的忧虑。

    秦东摇了摇头,缓缓的道“来到东极仙境的可不光是凃择心,东极仙境的这场暴风雨,是不可避免了。”

    “秦先生,这两个人该如何处置?”南怀仁收了收心,一指罗锦光和奇正两人问道。见识到秦东的修为,南怀仁再也不能一口一个小兄弟,在秦东面前以长辈自居,而是不由自主的还了尊称。

    秦东扫了两人一眼,在他的眼中,罗锦光与奇正只不过是小喽啰,不能引起他的丝毫兴趣。

    “他们两个就交给前辈,一切由前辈做主吧。”

    南怀仁也不客气,闻言点了点头,“那好!罗锦光,奇正,你们两个是束手就擒呢,还是准备负隅顽抗一番?”

    罗锦光与奇正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同时发出了一声充满沮丧的叹息,一齐将头低了下去。

    南怀仁冷哼了一声,挥指点出,封住两人数处要穴,令他们再也不能妄动灵力,这才命人将他们绑了,押回了碧落村。

    而罗锦光和奇正带来的上万军士以及一干高手,虽然绝大多数都已被秦东吓破了胆,万不敢再做抵抗,但是南怀仁基于谨慎,还是没有放他们进村,而是命令他们就在碧落村外安营扎寨,什么时候真心实意的降服了,再放进碧落村中不迟。

    这一战,在碧落村的历史上,规模最大,战果最辉煌,但同时却也最容易。当消息传遍整个碧落村的时候,仍有相当一部分人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看见了驻扎在村外的大批俘虏,这才肯相信。

    “哈哈哈……秦先生,您真是瞒的我们大家好苦啊!”回到南府,南怀仁不等安排好一切,便急不可耐的来到秦东房中,大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