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无奈之举!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无奈之举!

    “糟了!”杜勇这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一边感叹凤浪彻头彻尾就是个疯子,一边自己也发疯似的冲进了天牢中。万一要是真让凤浪得了手,那他的脸可就真的没地儿搁了。

    安曦皇帝也焦急了起来,鄂尔泰不光是国之重臣,更是皇室的忠臣,他的左膀右臂。如果被凤浪所杀,那将是皇室的一大损失。

    安曦皇帝正要跟进天牢之时,安沁公主急匆匆的赶了回来。一见皇宫中的这番乱象,安沁公主立时吃了一惊,赶忙问道“皇兄,发生什么事了?”

    安曦皇帝心急如焚,没心思对安沁公主详说,只是指了指天牢,说道“鄂尔泰危险,快!”

    天牢内并不宽敞,不利于黄金武士发挥人数上的优势,杜勇很是费了一番脑子,方才将凤浪从天牢内给逼了出来。将凤浪逼出天牢之后,杜勇便将所有的人手都调出来围攻凤浪,天牢中并没有安排多少黄金武士。一来凤浪修为很高,确实不容易对付,二来杜勇压根儿就没想到,凤浪有机会不逃走,却自投罗网的又杀回天牢,这简直也太疯狂了。所以此时凤浪重新进入天牢,杜勇是真的急了。

    留在天牢中的几名黄金武士,哪儿里是凤浪的对手,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凤浪撂倒在地。待到杜勇冲进天牢,一切都已经晚了,凤浪就如一匹脱缰的野马,畅通无阻,直扑鄂尔泰所住的牢房。

    “出来!”凤浪一声怒喝,猛然挥掌劈出,牢门如纸般化作碎屑。伸手遥遥一抓,一个头发花白,身形魁梧的老者,便被凤浪抓在了手里。

    “凤浪,你可别胡来!”鄂尔泰终究还是落在了凤浪的手里,杜勇此时甭提有多懊恼。

    凤浪抓住了鄂尔泰,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可凤浪却犹豫了起来。他终究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恶人,要他对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老人下杀手,这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看到凤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杜勇的心神立时为之一振,或许还有机会。

    “凤大侠!”安曦皇帝也在此时走了过来,脸上满是焦急。

    几名黄金武士缓缓靠近,想要找机会发难,凤浪的眉毛一挑,一只手扼住了鄂尔泰的脖子,厉声喝道“都不要动!否则,别怪我无情!”

    别看凤浪表面上杀气腾腾,可他的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一边是妹妹的性命,一边是天生的正义与善良,凤浪着实不是一般的矛盾。

    “凤浪,有话好好说,你可千万不要冲动!”杜勇一边安抚着凤浪,一边转动着脑筋。

    “凤大侠,朕对你向来敬重,觉得你是一条汉子,是一个真英雄!朕相信,你是不会做出滥杀无辜,屠戮忠良的恶事来的。”安曦皇帝几句话,令凤浪的心中更是起伏难平。

    “凤浪,你和鄂尔泰到底有什么血海深仇?”杜勇张口问了一句。

    这也是鄂尔泰心中的疑惑,转头看向凤浪,皱眉道“我与阁下好像从未谋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冤仇吧?”

    这鄂尔泰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虽然此时的性命已经攥在了凤浪的手中,却仍然毫不畏惧,神色一派从容平静。

    “我……”凤浪一辈子也没做什么亏心事,面对众人问询的目光,心中充满了难言的愧疚。可是想起凤咏,凤浪使劲的摇了摇头,还是逼着自己将心肠狠了下来。

    “颚大人,对不住了!”说完,凤浪扼住鄂尔泰喉咙的手便猛的开始了收缩。

    “颚大人!”安曦皇帝,安沁公主和杜勇三人无不齐声惊呼了起来。

    尤其是杜勇,更是怒不可遏!凤浪竟然当着他的面儿要杀了鄂尔泰,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凤浪,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一定要杀颚大人,但我向你保证,你若杀了颚大人,你自己也休想活着离开!”

    “我凤浪若是怕死,今天就不会来了!”

    “你是英雄,你当然不怕死!可是你的家人呢,你有替他们想过吗?听说,你还有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妹妹,是吗?”杜勇的攻心战术运用的很成功,凤浪扼住鄂尔泰的五指松了一些。

    “咳咳~~”鄂尔泰咳嗽了一声,缓缓的说道“凤英雄,我能感觉的到,你并不是一个坏人,你之所以要杀我,一定是有你不得已的苦衷。你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们大家能帮你解决。”

    鄂尔泰的目光充满了真诚,丝毫也没有怨恨。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心胸宽广,性格宽厚的老者。事实上,鄂尔泰在天运帝国也的确颇受人们敬重。

    听了鄂尔泰的这番话,安曦皇帝大受启发,急忙说道“凤英雄,你有什么苦衷尽管说,我们大家一定会尽力帮你。今天所发生的事,朕也可以既往不咎!”

    对凤浪,安曦皇帝是真起了拉拢之心。如果能招揽到凤浪,他与杜勇便可以相互辅助,皇室便又多了一分获胜的机率。

    凤浪本就心地仁厚,下不去毒手,此时见鄂尔泰,安曦皇帝,言语神色之中都透着真诚,凤浪就更是不忍心了。

    “凤浪,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你也是条爽快的汉子,干吗这么婆婆妈妈的?”杜勇急了,大声喊道。

    “我……我要救我妹妹!”凤浪神色一顿,眼中突然溢出了泪水,嗓音充满悲切。

    “救你妹妹和杀颚大人有什么关系?”安曦皇帝一脸的诧异,其余人也是充满了不解。

    凤浪摇了摇头,神色之中满是痛苦“我妹妹受了重伤,只有国师才能救他。我去求国师,国师提出的条件就是……”

    “哼!是老夫的人头!”鄂尔泰冷哼了一声,神色之中充满了讥诮。

    凤浪心中大感惭愧,低着头不敢与鄂尔泰对视,悲声道“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妥,可是我……我真的没有办法!”

    “凤英雄,朕有些不明白,令妹到底受了什么伤,怎么会只有国师能救?这天下的能人,也不见得只有国师一个吧?”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对视了一眼,不解的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