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大的胆子!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大的胆子!

    “秦先生,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庞秋带着满脸赞叹的看向秦东。

    秦东笑笑,道“庞宗主不也一样?那锦盒中灵气四溢,其中的宝贝,必定举世罕见!”

    庞秋摇摇头,神情之间流露出一抹心痛。如果不是为了打探凤浪的消息,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将这宝贝拿出来送人的。

    “只是便宜了那两条看门狗!”庞秋恨恨的哼了一句。

    “便宜不了!”秦东嘴角儿露出了一抹冷笑。

    “国师大人请三位进去,请!”两名千龙卫匆匆返回,脸上再也没有了傲慢,剩下的只有谦恭与讨好。

    秦东见到凃择心的时候,凃择心的手中正把玩着一颗通体血红的圆润珠子。这珠子叫‘血珠’,乃是由高阶灵兽的精血所化,十分难得。之所以说难得,是因为这‘血珠’并不是任何一只高阶灵兽都能孕育出的,需要特定的条件,和极为难得的机缘方才能成就。而且‘血珠’的功用无穷,既能帮人增加修为,又有起死回生之效,十分珍贵。

    凃择心的目光只在秦东与庞秀的身上稍作停留,便定格在庞秋的身上,显然像秦东这样的‘无名小卒’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

    “呵呵……庞宗主,这么厚的礼,本座怎么敢收啊?”凃择心说是这样说,可他那满脸的笑容,哪儿有不敢收的意思?

    “国师大人说笑了,这珠子普通的很,您不嫌弃,已经是给足了庞某面子。”

    听庞秋如此会说话,凃择心笑了笑,转手将血珠放回了锦盒之内,道“既然是庞宗主的一番心意,那本座就收下了。”

    秦东见过不少虚伪的人,可像凃择心这么虚伪的还真不多见,而且这家伙骨子里都透着贪婪,阴毒,实在不是个好货。如果天运帝国真的落在了这种人的手里,那老百姓的罪可就遭大了。

    “国师大人,庞某今天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要……”庞秋正要问起凤浪,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充满仇恨与愤怒的厉吼“凃择心,你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怒吼,直把庞秋惊得不轻。有人竟然敢在国师府如此咆哮,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儿。凃择心的脸色也是当场便冷了下来,眉宇之间涌起层层杀机。

    暗哼了一声,凃择心起身走了出去,这样的热闹,庞秋,秦东自然不会错过,也随后跟了出去。

    秦东走出来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大闹国师府的人他认识,竟是冷卫东。不想让冷卫东认出自己,秦东悄悄的站在了凃择心的身后。实际上,冷卫东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凃择心的身上,对其他人根本就不理会。

    冷卫东自打被于锦绣废了修为之后,可以说是心灰意冷,对自己对人生,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希望。本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可转念一想,又不甘心。这才会冲到国师府,打定主意,即便是要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十几名千龙卫将冷卫东团团围住,却不敢轻举妄动。人的名,树的影,虽说冷卫东的修为已废,可他仍旧是黄金武士的统领,名震天运帝国的一流高手。

    见到凃择心虎着脸走了出来,十几名千龙卫的脸色无不瞬变。凃择心对待手下向来严苛冷酷,这一通责罚,他们只怕是逃不了了。

    果然,凃择心走出来之后,没急着对冷卫东动怒,冷峻的目光先是在十几名千龙卫的身上环视了一周,虽然没有做声,但却足以让这些千龙卫吓的心惊胆颤。

    “我还以为是那条疯狗这么不开眼,咬到了本座的头上,原来是冷统领啊。”凃择心的目光直如刀子般锋利,若在平时,足以震慑住龙卫东。

    可今天的冷卫东,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既然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会畏惧凃择心的一个眼神?

    任凭凃择心的目光如何锋利,冷卫东却是不为所动。不待凃择心的话说完,冷卫东便向他大指,张口骂了起来“凃择心,你这个狼子野心的畜生!”

    凃择心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了,再加上他的修为虽高,修养却是一般,要心胸没心胸,要气度没气度,冷卫东这一骂,凃择心的一张老脸登时涨得一片通红。

    凃择心的这一声怒骂,令庞秋却是十分畅快解气。放眼整个天运帝国,恐怕找不出几人不想痛骂凃择心一顿,只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没这个胆量。

    “你说什么?”凃择心显然是被气到了,说话的腔调都有些发颤。

    “我说你就是个畜生!想当年,先帝对您宠遇有加,奉你为国师,让你立于万人之上。可你呢,非但不思报恩,反倒倒行逆施,图谋不轨,妄想独霸天下,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天为什么不将你活活劈死?”冷卫东豁出去了,一字一句,锐利如刀。

    “冷卫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污蔑本座?!”此时凃择心抖的不光是嗓音了,连身体都开始颤抖。

    “哈哈哈……我污蔑你?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想谋权篡位,行大逆之事了?”冷卫东猛然向前踏出一步,浑身气势更隆。

    “本座……”

    不等凃择心为自己辩解,冷卫东又厉声吼了起来“好!如果真是我污蔑你,那你不妨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发誓,说你凃择心永远忠诚皇室,绝不行悖伦之事!如果你敢,那我冷卫东愿意以死来还你清白!”

    凃择心被结结实实的将了一军,脸色一变再变。

    “怎么,你心虚?”冷卫东直视凃择心,目光中充满挑衅与讥讽,直让凃择心有些恼羞成怒。

    “自古以来,天下从来都是有德者居之!”

    听了凃择心的话,冷卫东又是一阵狂笑,喝道“天下乃有德者居之,原来你也明白这个道理。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更应该自惭形秽,趁早收起你的狼子野心。像你这样的不仁不义,无德无行的人间败类,怎么有资格号令天下?如果我是你的话,心中一升起这样的念头,就会羞愧的自尽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