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零五章 出人意料!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五章  出人意料!

    “何为草率!?”凃择心一声厉吼,震动四野,直让安沁公主娇躯一颤,差点儿酿出内伤。“本座以为,任凭鄂尔泰这样的逆臣贼子横行天下,无所顾忌,那才叫草率!皇帝陛下,请你下旨,立即处死鄂尔泰!”

    凃择心步步进逼,寸步不让,看那样子,是非要置鄂尔泰于死地不可。

    “朕……”安曦此时所承受着的压力,大的言语难以形容。鄂尔泰是他的左膀右臂,他自然是舍不得杀的,可是来自凃择心的压力,实在不是他所能抵挡。

    “陛下,已经没时间再犹豫了!你作为一名君主,岂能眼睁睁的看着百姓遭受奸官蹂躏荼毒?请皇帝下旨!”

    “鄂尔泰终究是一朝重臣,兹事体大,我皇兄要细细斟酌。国师大人,您先请回吧!”安沁公主急声喝道。

    “细细斟酌?哼!说白了,你们就是不相信我,以为我凃择心是在祸害忠良是吗?”

    安沁公主沉声道“我没这样说……”

    “混账!”凃择心一声怒喝,生生的将安沁公主迫退了三步,身形一阵摇摆,面色苍白而全无血色。

    凃择心上前一步,用手指着安沁公主,怒气冲冲的吼道“你是没有这样说,可本座也不是傻子,难道还听不出你话中的意思?本座一生,行的正坐得端,胸怀坦荡,问心无愧!你一介女流,怎可当着本座的面儿质疑本座的人品德行?”

    凃择心此时的一双眼睛,如同刀子一般锋利,其中透着森寒杀机,令安曦皇帝丝毫也不怀疑,下一刻凃择心便会出手杀了安沁公主。

    “国师,安沁也是心忧国事,不想错杀了好人,并没有不尊敬您的意思,还请您息怒,不要与她一般见识。”安曦皇帝急忙打圆场道。

    凃择心恶狠狠的瞪了安沁公主一眼,转身冲安曦皇帝,大声说道“现在,皇帝陛下可以颁旨了吧?”

    “朕……”安曦皇帝一滞,这才意识到方才凃择心有意针对安沁公主,其实是陷阱,借以将他彻底逼到了‘绝路’上。

    “难道真的要牺牲鄂尔泰?”安曦皇帝的心中疼的滴血。不光是因为鄂尔泰的才能与对他的忠诚,更因为若是他颁旨杀了鄂尔泰,让那些忠于皇室的人寒心的同时,也无异于当众承认,他安曦皇帝在国师的面前,处于弱势地位。这样的直接后果,便是进一步促进国师势力的疯长与壮大,将那些本来处于摇摆观望状态的人推到国师的麾下。

    可要是他坚持不杀,凃择心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他闹僵起来,也是麻烦事一件。

    安沁公主向来以聪慧闻名,可此时面对凃择心的绝对强势,也是全然没有了主意,只有些心急如焚。

    “哈哈哈……那鄂尔泰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把我们的堂堂国师气的火冒三丈,非要杀他不可啊?”伴随着一阵爽朗粗狂的笑声,猎圣于锦绣突然一步跨了进来。

    于锦绣很少来到皇宫,甚至有时候安曦皇帝请他他都不来,今日突然造访,让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好不意外。

    意外的同时,两兄妹的心情也变得更加复杂。谁也不知道,于锦绣的突然造反,目的为何,更不知道于锦绣的出现,对现在的局势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和安家兄妹一样,凃择心的脸上也充满了疑惑与惊讶,“于兄,今日怎么会有这么好的雅致啊?”

    于锦绣嘿嘿一笑,一步跨进大殿,右手看似随意的挥了几挥,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同时觉得浑身一轻,就好像一直背负着重石,突然放下了一般,神情一阵愉悦。

    于锦绣进门便先将凃择心之前布下的威压驱散开来,这一举动,令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心中不禁一振。

    凃择心的面色却是凝重了起来,于锦绣的举动虽然是做的云淡风轻,看似无心,然而这举动,却无异于向他挑战。

    在天运帝国内,凃择心与于锦绣虽然鲜少来往,但却是一对儿不折不扣的竞争对手。这么多年来,两人在修为的进境上,就没有停止过较量,尽管两人一个是国师,一个是猎圣,碍于名声,并没有将这种较量放到台面儿上。

    “看来,于兄的修为精进了不少啊。”凃择心眼睛微眯,透出一丝威压,试探性的向着于锦绣探了过去。

    于锦绣上身一晃,立时将凃择心的这一丝威压击溃,呵呵的笑道“涂兄的精进,更让于某吃惊。”

    凃择心有信心将于锦绣打败,但却也清楚,这需要耗费他极大的功力,而且很有可能还要带上不轻的伤。这也是为什么,凃择心如此一个极具野心之人,却迟迟没动被他视作劲敌的于锦绣的原因。

    于锦绣将凃择心释放出的威压击垮,但却并没有跟着施出反制手段,这让凃择心明白,于锦绣虽然替安家兄妹解了围,但却无异与他决裂。既然大家还都不想将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凃择心也不会做蠢事。微微一笑,将气息彻底收了起来。

    “于兄,您还没说,今日来皇宫,所为何事呢?”

    于锦绣拍了一下宽阔的额头,哈哈的笑道“看看我这记性,人果然不能不服老啊。”说完面色一凝,望向安曦皇帝,极为认真的问道“陛下,于某今日前来见驾,其实是有事相求,还请陛下能够应允。”

    此时的于锦绣,在安曦皇帝面前,是中规中矩,守足了规矩礼仪,与安曦皇帝去安乐园拜见他时所见到的,简直南辕北辙,不是一人。

    安曦皇帝一边吃惊于锦绣的变化,一边呐呐的问道“猎圣前辈有何事相求,尽管说来无妨!”

    凃择心也十分好奇,以于锦绣的修为,能有什么事儿求得到安曦皇帝,于是也在一旁支楞起了耳朵,细心旁听。

    于锦绣微微一笑,陡然扬声说道“今日于某前来,特恳请皇帝陛下,看在老夫的颜面上,释放鄂尔泰,不要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