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零四章 国师凃择心!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四章  国师凃择心!

    安沁公主急忙将她按了住,安慰道“卉儿别急,我们现在只是推测,并不一定就是事实。说不定是我们杞人忧天呢?”

    安沁公主的话摆明了不光是在宽慰安卉,同时也在宽慰她自己。安曦皇帝摇了摇头,这种自我安慰,甚至是有些自欺欺人的侥幸心理,他作为一名君主,是绝不能有的。

    “不管怎么样,朕要先见过此人再说!”安曦皇帝剑眉一挑,下定了决心。

    “陛下,陛下……”安曦三人正说着,前殿的太监带着满脸惊慌的冲了进来。

    “何事?”陛下面色一肃,沉声问道。

    那太监粗喘了几口,这才平复下心中的惶急,颤声道“陛下,国师大人到了,正在勤心殿嚷嚷着要见您呢。”

    “凃择心他要见朕做什么?”安曦皇帝一脸厌烦。

    “这个……这个奴才不知。不过国师大人似乎很生气,已经有好几个小太监被他给打伤了。”这凃择心向来都是这般狂妄无礼,皇宫里的小太监被他打伤打死的不在少数。在这些太监的眼里,凃择心不啻于活阎罗,所以这小太监才会如此紧张畏惧。

    “凃择心他又想做什么?”安沁公主娥眉紧蹙,一脸气恼。

    安曦皇帝叹息着道“如果我料想不错,他定是为了鄂尔泰而来。你们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皇兄,我与您一起去!”安沁公主不放心,追在安曦皇帝身后,匆匆离去。

    “国师大人,您先请用茶,皇帝陛下马上就到。”

    “滚开!本座用不着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狗奴才伺候!”

    安曦皇帝才走到勤心殿外,便听到殿内传来凃择心的连声怒斥,同时还夹杂着宫中小太监求饶的喊声。

    安曦皇帝面色一凝,踏进勤心殿一看,只见负责勤心殿的小太监,不是受伤倒地,就是面色铁青的跪在那里,浑身瑟瑟发抖。

    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凃择心如此粗暴的对待勤心殿的小太监,跟当面打安曦皇帝的脸毫无不同。安曦皇帝的面色能好看的了才怪。

    “国师大人,朕琐事缠身,让您久等了。”安曦皇帝举步来到那端坐于太师椅之上的国师凃择心面前,嗓音冰冷的道了一句。

    这凃择心已经有上百的年纪,但却依旧保持着中年男人的容貌,体态魁梧健壮,眉毛粗壮浓黑,配上一张四方脸,浑身腾腾的杀气,极其具有威慑力。

    只是这凃择心着实狂的可以,见安曦皇帝进来,竟然连眼都懒得转上一转。安曦皇帝来到他面前说话,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只是鼻子里哼哼了一声,就算是应付了。

    凃择心这副嘴脸,安曦皇帝也不是第一天面对,心中虽恨,脸上却并不表露出来,挥挥手将一干小太监撤出了勤心殿,转身坐到了金椅之上。

    在安曦皇帝转身落座金椅的时候,凃择心才正眼向他望了过去,只是那目光更多的还是流转在金椅之上。

    “安沁参见国师!”安沁公主来到凃择心面前,盈盈拜了下去。天运帝国祖制,国师的地位与皇帝同,安沁公主虽说贵为金枝玉叶,比起凃择心也低了一头。

    凃择心一双精光暴射,威势十足的眼睛,在安沁的身上转了转,只是摆了摆手,连句免礼之类的客套话都懒得说。

    “国师大人,今日您来见朕,所为何事啊?”

    凃择心长身站起,身为一名八级巅峰修士,气势不自觉的弥漫开来,让他本就魁梧的身形,更是又高大了几分,让安曦与安沁兄妹,同时心中一闷。

    这是凃择心的惯用伎俩,无论在说什么事之前,总会利用自己强大的威压,先将对方震慑住,让对方不敢抵牾他的意思。对他的这种招数,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都是深恶痛绝,但却又没有办法。威压的强弱完全取决于修为的高低,凃择心的修为远高于两兄妹,想要在威压气势上与其一较长短,即便是加上皇家的皇者贵气,也是无济于事。

    安曦皇帝与安沁公主对视了一眼,同时将体内的灵力摧动起来,尽量抵制住来自凃择心的威压,不至于心灵失守。不过,这有多辛苦,只有两兄妹知道。

    两兄妹体内的一举一动,自然都无法瞒过凃择心的一双眼睛。凃择心冷笑了一声,只是稍稍增加了一丝功力,两兄妹的额头便同时冒出了冷汗。

    有此效果,凃择心方才满意,沉声道“皇帝陛下,本座今日前来见驾,只为一事,便是向您请旨!”

    “请旨?”在这样的氛围下,说话都变的极为不容易。

    “不错!本座请皇帝陛下即刻下旨,处死鄂尔泰!”

    “为……为什么!?”安曦皇帝实在不能压制心头的愤怒,张口怒喝起来。

    “为什么?”凃择心的眼睛倏的一瞪,脚下猛然向着安曦皇帝踏出一步,威压骤增,直让安曦皇帝不由自主的打起哆嗦。

    安沁公主知道自己这位皇兄虽然经韬纬略,但修为却是不济。急忙冲上前来,插入凃择心与安曦皇帝中间,有意无意的替他分担了来自凃择心的强大威压。

    凃择心握拳振臂,表情充满愤怒,厉声喝道“皇帝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要处死鄂尔泰,真是让本座失望!鄂尔泰仗着你的宠幸,胡作非为,祸害百姓,使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天地共愤!如这样祸国殃民的败类,你作为皇帝,竟然问我为什么要处死他,不觉得失职吗?”

    配合着强大的威压,凃择心所说出的每个字,当真可以用‘句句冷箭,字字如刀’八个字来形容。

    安曦皇帝的功力不济,完全无法承受凃择心话语的冲击,一张脸转为煞白,嘴唇颤抖着,竟然连说句话都难。

    看着皇兄被凃择心死死的压制在了下风,安沁公主又气又急,娇声喝道“国师,你如此控诉鄂尔泰,可有证据?”

    “证据?哼哼哈哈……本座所说的话就是证据!”凃择心仰天狂笑的喝道。

    安沁公主的额头汗流如雨,一边用尽灵力抵抗凃择心释放出的威压,一边咬牙说道“鄂尔泰是国之重臣,国师这样轻易的便定了他的罪,未免过于草率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