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千零二章 报应!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二章  报应!

    于锦绣警惕的向后靠了靠,郁闷的道“本来你说的是不错,可那是在今天之前。”

    沈燕愕然的问道:“什么意思?”

    于锦绣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尴尬的道“今天安曦皇帝来找我,想要请我出山,帮他对付国师凃择心,结果被我给拒绝了。”

    听了于锦绣的话,沈燕长吁了一口气,道“反正你已经不止一次拒绝人家了,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于锦绣苦笑了一声,接着道“可这次我将冷卫东那小子给废了……”

    “啊!?”于锦绣的话音尚未落地,沈燕整个人便已经跳了起来,一双本就极大的眼睛,更是水灵灵的瞪的溜圆,嗓音微微发颤的问道“你……你所说的‘废了’是什么意思?”

    于锦绣此时自己想想,也觉得自己这事儿干的有些过火儿,人家冷卫东不过就是顶撞了他几句,让他丢了些面子,他就愣是将人家打成了个废人,无论怎么看,都不怎么仁义。此时在沈燕一双大眼睛的逼视下,明显有些心虚。

    “废了就是废了,还能是什么意思……”

    “还……还能治得好吗?”沈燕对自己这个师父多少还是了解些的,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心情颇带着三分紧张的呐呐问道。

    于锦绣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除非是天仙在世,否则……”

    “老家伙!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沈燕的一双眼睛直要喷出了火来,那发飙的模样,直让于锦绣的心里都有些打哆嗦。

    “我哪儿知道那姓冷的小子那么弱?偏偏他修为不济,脾气还不小,态度更是蛮横,竟然敢对我横加指责,你说我能饶了他吗?”于锦绣为自己辩解道。

    沈燕大为头痛的道“可是你知不知道,冷卫东是皇家第一高手,又是黄金武士的总统领,安曦皇帝对其甚为倚重,视若兄弟。你将冷卫东给废了,那岂不是摆明了与皇家为敌?人家怎么还会将赤龙剑借给你?”

    “我……我压根儿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还有求得着他们的时候。或许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什么天意?我看就是报应!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就算你瞧不上皇室,也要对人家客气点儿,不要整天用鼻孔看人。你倒好,这次算是和皇室彻底掰了,我倒要问问你,我们还该怎么向人家开口借赤龙剑?”沈燕满头的怒火,只恨不得将于锦绣活活烧死。

    “既然开不了口,那就不要开了,直接将赤龙剑抢过来!”于锦绣一咬牙,恨恨的道。

    “抢?”沈燕没想到于锦绣会想出这么个主意,整个人都愣住了。

    于锦绣回头瞥了她一眼,道“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可……可是这样做,皇室岂不会恨死我们?”

    “恨就恨,难道我于锦绣会怕他们不成?你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皇宫找安曦皇帝,给他来个先礼后兵!”于锦绣一旦打定主意,行事便会格外干脆,不等沈燕再多说,便飞身掠出了安乐园。

    与此同时,皇宫内。

    在冷卫东的床前,安卉公主几乎要哭晕了过去。一张俏面梨花带雨,看了就让人心酸。

    “师父,谁谁把你弄成了这样,是谁这么狠毒?”安卉公主握住冷卫东的手,不停的哭喊流泪。

    冷卫东此时的心情直可以用万念俱灰来形容。听着安卉公主的哭泣声,只是将头扭向里侧,默默垂泪,一言不发。

    “爹,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干的?”安卉公主见冷卫东不答,立即转头冲着安曦皇帝问道,双瞳中布满仇恨的火焰。

    “卉儿,我……”安曦皇帝张嘴说出几个字,便戛然而止。猎圣的强大,岂是儿戏?安卉公主即便知道了伤冷卫东的人是猎圣,那又能怎么样?

    “爹,你倒是说啊!”见安曦皇帝只是叹息不语,安卉直急的浑身颤抖,连番催促。

    “好了卉儿,这件事爹自会处置。你下去为冷师父准备些可口的饭菜,冷师父现在的身体很弱,需要好好补养。”

    “不!我要为冷师父报仇!”安卉公主与冷卫东的感情颇深,紧咬着银牙贝齿,厉声喝道。

    “冷师父!”安卉公主的话音未落,安曦皇帝便看到冷卫东浑身抽搐,急忙大喝了一声,强行将冷卫东的身体从面向里侧扳了过来。

    这一扳,父女俩儿差点被一齐吓昏过去。只见大股大股的鲜血,不停的从冷卫东的嘴中喷出,触目惊心。

    “不好!”安曦皇帝大喊了一声,运指如飞,闪电般的在冷卫东的胸前连点了数指,这才将那不停喷涌的鲜血给止了住。

    “冷师父,您怎么这么傻,干吗要自杀?”安曦皇帝又痛又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

    冷卫东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失血过多,加上伤势沉重,直接昏了过去。

    “冷师父……”冷卫东刚一昏过去,安沁公主便带着一声充满急切的呼喊,从外面风尘仆仆的冲了进来。

    见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冷卫东和那一大滩殷红吓人的血迹,安沁公主的一张俏脸,旋即转为一片惨白。

    “姑姑!”安卉回头见到安沁,立时发出一声悲呼,扑进了她的怀里。

    安沁顾不得细细安抚安卉,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便将她从怀里推了出去,几步来到了冷卫东的床前。

    待安沁公主弄明白冷卫东的伤势,整个人立时陷入了一片如熊熊烈火般的愤怒之中,猛一转头看向安曦皇帝,怒声问道“皇兄,这是凃择心干的吧?他怎么敢这样做!”

    “对!这一定是凃择心干的,我怎么就没想到!我这就去,杀了这狗贼!”安卉公主大骂了一声,转身就向外冲。

    安曦皇帝赶忙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急声道“卉儿,不要胡闹!”

    安卉一听,悲愤交加的冲着安曦皇帝吼了起来“爹,我要为冷师父报仇,怎么是胡闹?那个坏蛋,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凌我们皇室,您到底还要忍耐到什么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