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八百三十六章 宫中变故!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百三十六章  宫中变故!

    清儿的话才刚说完,侍剑便怒不可遏的斥道“真是笑话!二皇子为人憨厚正直,心肠仁义,说他会杀人,我死也不信!”

    皇后面色凝重的道“侍剑,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只不过是苏喜的借口而已。当初先皇只育有两子,一个是苏喜,一个便是皇上。苏喜为兄长,本应继承大统,可先皇看出苏喜心术不正,不会成为一个好皇上,所以才将皇位传给了放儿的父亲。苏喜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对皇位的觊觎也从未停止过。他之所以杀二皇子,正是为他谋朝篡位扫除障碍。”

    “啊?那……那太子殿下岂不是很危险?”侍剑的心登时提了起来。

    皇后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好像有点儿明白逍遥对我们所说的那番话的意思了。”

    皇后的话让侍剑心神一震,呐呐的问道“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说,逍遥他一直坚持不肯救太子殿下,其实是为了保护太子殿下?”

    “你想想,如果现在放儿没有陷入昏迷之中,那放儿就是苏喜登上帝位的最大绊脚石。以苏喜的性格,恐怕早就对放儿下毒手了。”

    侍剑仔细一想,事情果然如此,不禁张大了嘴巴,满是不敢置信的问道“那么说,当初逍遥打太子殿下的那一掌,其实并不是像他所说的是一时失手,而是早就预料到这番形势,刻意为之的?”

    皇后转头看了一眼安然睡在床上的太子,缓缓的道“放儿被他打了一掌,浑身上下却一切如常,只是昏迷不醒。当时我们都觉得这一掌十分的蹊跷,现在看来,这是逍遥在刻意保护放儿,所以才会如此。”

    “那……那这么说来,他不但不是个坏人,反倒是好人咯?”如此戏剧性的转变,直让侍剑有些拐不过弯儿来。

    皇后的娥眉一紧,点了点头“十有八九!”

    “难怪他几次都能杀了我,却是处处留情……”之前好多侍剑想不明白的事,此时豁然开朗。“哎呀,糟了!他是一片好意,而我们却要杀他,那岂不是恩将仇报?”

    皇后笑着说道“是啊!如果不是人家修为高,本事大,今天就被你给射成马蜂窝咯。”

    “那……那该怎么办?他此事一定恨死我了!”侍剑脸上充满了惶恐与焦急。

    皇后摇了摇头,安慰道“你也不用如此担心!今日与他一见,我倒是觉得此人行事虽然怪异,但却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想必他是不会与你这个傻丫头一般见识的。”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皇后与侍剑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哭哭啼啼的喊声。

    “你不是德妃身边的丫鬟杏儿吗?”侍剑拦下了来人,诧异的问道。

    杏儿顾不得跟侍剑多说,噗通一声便跪在了皇后的面前,哭着恳求道“皇后娘娘,求求您救救德妃娘娘吧。荣庆王的夫人马娘娘,向来与德妃娘娘不和,如今德妃娘娘落在她的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呜呜……”

    “嗯?德妃娘娘不是被荣庆王关进冷宫了吗,怎么会落到马芷那女人的手里。”皇后十分吃惊的问道。

    杏儿哭诉道“本来德妃娘娘是被打入了冷光,可随后不久就来了一队官兵,将德妃娘娘带去了荣庆王府。我用我平生积蓄贿赂了一名王府的杂役,是那杂役告诉我,马芷请求荣庆王将德妃娘娘送给她当丫头,这才将德妃娘娘给抓进了王府。”

    “岂有此理!德妃娘娘乃是皇上的妃嫔,荣庆王却将她送给自己的老婆当丫头,这简直是大逆不道!”侍剑气的直要吐出血来。

    皇后满面担忧的说道“荣庆王的夫人马芷,最是恶毒,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每年她手下的丫鬟,都会被她活活打死好几个。当年,德妃娘娘就是不满她的这么狠毒,狠狠的训斥了她一顿,所以才与她结下了仇怨。如今德妃娘娘落在她的手里,不光会受尽无数苦楚,恐怕连性命都难保。”

    “皇后娘娘,平日里德妃娘娘一直视您为亲姐姐,如今她蒙难,我们一定要设法相救才是啊!”侍剑迫不及待的恳求道。

    皇后长吸了一口气,道“这是自然!侍剑,你这就“与我一起去荣庆王府一趟!”

    侍剑虽是心系德妃娘娘的安危,却也担心皇后会遭到不测,带着一抹忧色的问道“可现在那荣庆王为了得到帝位,已是不择手段,万一他做出什么对皇后娘娘不利的事情,那可如何是好?”

    皇后冷笑道“放心!荣庆王虽然军权在握,势力滔天,可也斗不过民心。他要想登基为帝,就必须得到我的准许。否则的话,那便是名不正言不顺,纵然他能当上皇帝,也坐不安稳。所以,我这个皇后,他暂时是不敢动的。”

    听了皇后的话,侍剑稍稍放下了心。不过依旧点足了侍卫,这才保护皇后,来到了荣庆王府。

    荣庆王此时并不在府中,皇后没有片刻耽搁,直接奔向荣庆王府的后堂,马芷的居处。

    皇后尚没有跨入后堂,便听到后堂传来阵阵叫骂之声。这叫骂之声虽是女音,但却有着男人的粗重,极有特点,皇后一听便知,这叫骂之人正是马芷。

    “肯定是马芷在撒泼了,我们快走!”听到马芷的叫骂声,皇后的神色一紧,急忙加快了脚步。

    “什么人?”一走进后堂,立即便有院中护卫跳了出来。

    侍剑此时怒极,哪儿管的了那许多,不等那护卫的话音落地,飞起一脚,便将他踹飞了出去,同时呵斥道“瞎了你们的狗眼,皇后在此,岂容尔等嚣张?”

    一听是皇后,众护院这才跪了下来,不敢再造次。

    侍剑正要护着皇后去找马芷,马芷却带着一群丫鬟迎了出来。

    与其说是迎,不如说是示威。只见马芷手提着一条金丝细鞭,带着满脸的张扬跋扈,一步三晃,摆足了架子,不知道的人准会以为,他才是皇后。

    “皇后娘娘,来之前怎么不说一声啊?”来到皇后面前,马芷连跪拜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满脸的冷笑,浑然没将皇后放在眼中。

    “大胆马芷!见到皇后娘娘,还不跪下?”侍剑气不过,放声呵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