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七百九十七章怒斥萧如瑟!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九十七章怒斥萧如瑟!

    “不必!一定是付延山对我父亲诬陷栽赃。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大派,竟然连这点儿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真是蠢到了极点!”秦东脸色冰冷似铁,根本就不将萧如瑟的话往心里去,撇嘴喝道。

    “你……你简直是冥顽不灵!”秦东的顽固让萧如瑟好不恼火儿,一张小脸儿涨的通红。

    “有胆子你再说一遍!”秦东双眼一瞪,如同牛铃,其中寒光四射,直让萧如瑟的心头一阵狂跳,不由自主的将嘴巴闭了上,不敢再多言。

    甘卓与木卫相互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显得有些复杂。两人跟随在秦东身边时日已久,也都大约知道秦东的为人,倒是不会怀疑秦东有什么不轨企图,但一想到,秦东的父亲竟然是天上天界的公敌,心中多少有些惴惴。以他们的修为,在人界尚且很难称得上顶尖高手,放到天上天界,就更不用说了。

    秦东目光一扫,见到两人的神情,还以为两人是在怀疑自己,心中一股无名火起,怒道“你们干吗这样看着我?莫非怀疑我父子真如她所说,狼狈为奸,甘愿做幻兽族的走狗?”

    “不不不,我们绝没有这样的意思!”甘卓一听,赶忙摇头否认。

    木卫也急声说道“秦大侠,您的为人,我们当然清楚,是绝不会怀疑您的。只是令尊如今与整个天上天界为敌,这……这可如何是好?”

    秦东冷哼一声,道“这有什么了不起?想当年,我与我父亲被万鹏帮追杀,天上天界无人敢施加援手,反倒处处想要谋害我父子,以便去向付延山讨商,我父子俩儿还不是活的好好儿的?天上天界的一干蠢人,若非要与我父子为敌,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一死!”

    “你……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我父亲是因为敬重你父亲的为人,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父亲走上绝路,所以才会派我来人界四处寻你。你当真以为,凭借你们父子,可以斗得过整个天上天界?”萧如瑟连连摇头,一脸的懊恼。

    “斗得过又如何,斗不过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贪生怕死?好了!萧小姐,如果你要想抓我回天上天界的话,现在就请动手,要不然,就请你自便!”秦东一摆手,满脸不耐烦。

    “你……你要赶我走?”萧如瑟一脸的意外。

    秦东沉声喝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在一起,只能令彼此都不愉快,既然如此,何不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那我师兄……”

    “我秦东说话,向来是言出必践!我说过会帮你救出莫邪龙,就一定会做到!”秦东脸色板起,没有半点儿暖意。

    看着铁面无情的秦东,萧如瑟无比气恼的跺了跺脚,转身掠了出去。见秦东正在气头儿上,米芬,肖梅,甘卓,木卫四人,没有一个敢为萧如瑟说话,只能默默的看着萧如瑟负气离去、

    萧如瑟刚一离开,秦东便猛的抬手,将一张大好的红木椅子,劈成了齑粉,脸上布满了让人心惊的怒容。

    看着如此愤怒的秦东,米芬急忙细言安慰道“哥哥,也许大家都误会了秦伯伯,等到误会澄清了,秦伯伯的名誉自然会挽回。”

    秦东面目苦涩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米芬,幽幽的道“我与我父亲的感情,比天高,比海深。如果他真的变成了像萧如瑟说的那样,我也不可能向他动手,唯有自杀以谢天下!”

    “不!”

    “不可以!”秦东的话才刚说出口,米芬与萧如瑟便一起惊呼了起来,两女的脸上无不流露出浓浓的凄惶。

    秦东仰天发出一声长叹,此时他心中苦涩,唯有他自己才知道。萧如瑟的话固然让秦东痛心疾首,但却十有八九是真。一想到今后很可能要与自己的亲生父亲为敌,秦东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了?

    自打来到人界,秦东四处奔波,哪怕是受伤垂危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显得如此疲惫。双目之中充满了悲情与无奈,让人看在眼里,好不心酸。

    米芬难以遏制心中的悲苦,直忍不住娇躯轻颤的哭了起来。

    摆摆手,秦东嗓音无力的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哥哥,让我留下来陪你吧。”米芬完全能理解秦东此时的心伤,忍不住恳求的道。

    秦东却只是冲她勉强笑了笑,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

    无奈下,四人正要退出,下人来报,卞真求见。

    秦东强打起精神,让人将他领了进来。

    卞虎被秦东所伤,秦东知道卞真的心里一直对他有恨意,可卞真精于心计,掩饰的很好。

    “属下卞真,参见副教主!”卞真见到秦东,躬身一拜,面色平静从容。

    “罢了!你找我什么事?”

    “哦,是月教主让我来请副教主过府饮宴!”

    “过府饮宴?现在?”秦东扫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已是凌晨时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这个时候邀请别人饮宴的。

    卞真的眼神何等锐利,看出了秦东的犹疑,转头扫了一眼四周,这才小心谨慎的低声说道“月教主得知姥姥邀请副教主饮宴,十分担心姥姥会借机加害于您,心中一直倍感担忧。所以才特意命手下来请副教主过府一叙!”

    秦东听了卞真的这一番漂亮话儿,心中发出了几声冷笑。月未央这个时候请他喝酒,担心他被姥姥加害,恐怕只占十分之一,倒是有十分之九的目的,是想探听姥姥邀请秦东饮宴的目的所在。

    秦东微微一笑,心中有了计较,道“你回去告诉月大人,就说我在姥姥那里,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再喝只怕就要醉了。他的这一番美意,只好留待他日了。”

    “这个……副教主,月教主吩咐在下的时候说过,如果请不到副教主,绝不会放过小的。还请副教主能体谅一下属下的苦处。”卞真没有想到,秦东竟然会一口拒绝月未央的邀请,表情大为意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