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七百五十三章再遇左让羽!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五十三章再遇左让羽!

    “混账!这件事与我爷爷有什么关系?”卞虎一听这话,勃然大怒,厉声吼道。

    “既然与卞真仙人没有关系,那你为何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大家你是卞真仙人的孙子,难道是想要给卞真仙人的脸上添彩?”伴随着这朗朗的嗓音,一人从人群中分众而出。

    乍一看此人,秦东的心中立即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再细看其相貌,搜遍脑海中的每一个角落,却始终没有找到一张能与此人对上的面孔。这种感觉,让秦东对此人,加了几分留意。

    “左大哥,是您?”一见到此人,丰泽与言琴的脸色同时掠过一抹惊喜。

    “左大哥?左……”丰泽这一声惊呼,让秦东蓦的一振,再仔细打量对方的时候,嘴角儿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显然已经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逍爷,这个人,我怎么觉得有点儿蹊跷,他的脸好像……”甘卓也在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一脸狐疑的说道。

    “好像有点儿假,对吗?”

    秦东接着甘卓的话茬儿一说,甘卓立即一拍大腿,恍然道“不错!这人一定带着假面!”

    秦东轻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左让羽,你改头换面,乔装打扮,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东说的一点儿也不错,这个丰泽口中的左大哥,正是乔装过的左让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通过这次选拔大会,潜入邪龙教,想法刺探到琉璃仙子的下落。

    这个法子,是左让羽自己想出来的,甚至没有知会过飞情。如果飞情知道,是断然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左让羽是太小看修士了,他以为化化装,带张假面,便能蒙混过关。殊不知,他的这点儿小把戏,在甘卓这里都过不了关,更不用说是在月未央那里了。只怕一眼便会被看穿。好在他此时遇到了秦东,如若不然,一旦进了邪龙教,分分钟便会命丧当场。

    左让羽刚才一直都在人群中,只是想到自己的任务,不敢轻易露面。此时是见到丰泽与言琴的处境分外不妙,这才决定站出来。

    左让羽的两句话,可以说是巧妙至极。既戏谑了卞虎,又让卞虎不敢再拿自己的爷爷挡横,要不然的话,就是败坏他卞真的名望,这个罪过,卞虎可不敢承担。

    “你又是什么人?”卞虎一指左让羽,满面愤怒的喝问道。

    左让羽冷笑一声,道“我只不过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俗人,我的名字,对卞大公子毫无意义,不说也罢!”

    “哼!可我手下从来没有无名之鬼!”

    “哦,那也没关系。因为在下虽然不济,却也不是卞大公子您说杀就杀的了的。”

    左让羽的聪明才智,秦东早就见识过了,而且甚是欣赏。卞虎想要跟左让羽斗,就嫩多了。两人你来我往,几句话便把卞虎气的暴跳如雷。

    “你是纯心来找茬儿的吧?”卞虎依然动了杀机。

    左让羽却依旧是从容镇静,笑道“我说过了,我只是爱管闲事,尤其是不平的闲事。”

    卞虎一咬牙,将言随喊了过来,沉声道“我与言琴的婚事,是言随亲口答应的。所谓长兄如父,言随的话言琴怎能不听?所以,言琴根本就是我的老婆!要说不平,也是因为这小子横刀夺爱,你应该找他理论才是!”

    左让羽狠狠的瞪了言随一眼,满是不屑的说道“就凭他,也配做琴儿的哥哥?也不知道琴儿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喂,你说什么?!”言随一听,怒喝道。

    左让羽衣袖一拂,懒得再跟他多说,望向卞虎道“父母之命,怎比的上两情相悦?言琴与丰泽彼此爱慕,情比金坚,乃是天造一对。至于言随答应你的,狗屁都不是!你要是心中有气的话,那就娶言随好了。”

    左让羽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之中,立即发出一阵哄笑。

    “笑什么笑?莫非你们想再等上三年?”卞虎一声怒斥,将全场的笑声都压了下去。

    毕竟三年一度的选拔大会,对大家都很重要,再等上三年,说起来容易,真要熬过来,那就不知道有多艰辛了。

    见众人被自己的‘威势’压了住,卞虎多少有些得意,正要转头找左让羽算账,突然间,一阵爽朗的笑声,孤单但却响亮的飘荡在整个大厅上空。

    “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

    众人循着笑声一望,只见秦东笑的前仰后合,好不痛快。

    “找死!”卞虎咬牙怒喝,冲着一个手下,猛一瞪眼,那手下立即冲着秦东而去,挥掌便劈。

    甘卓见状大怒,正要好好惩治惩治这狗奴才,左让羽腾身而起,几个起落便已挡在了秦东身前,挥出一掌,将那打手的掌力接了下来。两人都是身形微晃,平分秋色。

    左让羽的修为也是先天巅峰境,不过要比卞虎略高一筹。同样的资质,不同的是,不同的品行,再加上左让羽要比卞虎刻苦十倍,修为高他一筹,理所当然。

    以左让羽的修为却只能与卞虎的手下打个平手,可见这个卞真在用人方面,还是有些不寻常的。

    “笑是大家的权力,卞虎,你未免也管的太宽了吧!”左让羽怒瞪卞虎,喝道。

    “就是!”

    “狗仗人势!”

    “如果他爷爷不是卞真,他敢这么得瑟吗?早让人拍死在大街上了!”

    左让羽的话立即得到了众人的赞同,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到处都是对卞虎的指责之声,捎带着连卞真也有人骂上了。

    卞真的品行虽然一般,但却十分爱名,有时候也会因此而责罚卞虎。见今天这事情有越闹越大的趋势,一旦传到卞真的耳朵里,只怕少不了又是一顿责罚,卞虎心中恼怒万分,但却一时也没有办法。

    言随心生一计,站了出来,大声道“我父母辞世之前,曾经叮嘱过我,一定要让我妹妹嫁个好人家,别让她受穷挨饿。妹妹,我没说错吧?”

    想到疼爱自己的父母,言琴的眼圈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